河北省工业设计奖评奖工作启动 增设工业设计成果转化奖


 发布时间:2020-10-31 23:27:25

中国汽车行业正在步入“寒冬”。中国国家统计局原总经济师、国务院参事室特约研究员姚景源30日表示,建议降低汽车行业税负,将购置税减免扩大到全部车型。2015中国汽车产业区域经济峰会30日在西安举行。姚景源在峰会上说,“经济增长换挡是从五挡换到四挡,而不能把五挡换到一档甚至倒挡”。稳增长主要是稳住实体经济,稳住工业,在工业中特别要稳住汽车业。2014年,中国汽车产销超过2300万辆,而今年从5月份起,车市遇冷。中国汽车工业协会的数据显示,今年前三季度,中国汽车产销分别完成1709.16万辆和1705.65万辆,产量比上年同期下降0.8%,销量比上年同期增长0.3%。而去年同期,汽车产量增速为8.08%,销售增速为7.04%。

有观点认为,中国汽车业“黄金十年”已接近尾声。对于汽车产销下滑的原因,原中国工业和信息化部总工程师朱宏任在峰会上表示,外部大环境许多区域需求不振,国内出口、投资需求都在下降,同时,汽车业成本不断提升,汽车业赋税较重,因此希望政策能进一步放松。针对汽车业困境,国务院决定从2015年10月1日到2016年12月31日,对购买1.6升及以下排量乘用车实施减半征收车辆购置税的优惠政策。姚景源表示,汽车工业的特点,一是产业链长,关联到钢铁、化工、电子、橡胶、玻璃、制革、纺织等行业,汽车工业放缓,能影响到150余个行业;二是对就业影响大,除生产、销售、研发外,还包括洗车、保养等下游就业。姚景源说,发达国家遇到经济衰退最根本的办法就是减税,建议有关部门采用积极的财政政策为汽车行业减税,如减半征收1.6升及以下排量乘用车购置税,完全可以扩大到全部车型。

此外,还应通过积极的财政政策,加大黄标车(指高污染排放车辆)的淘汰力度,进一步拉动汽车工业。(完)。

记者从省经信委获悉,2010年,我省完成技术改造投资2472.3亿元,同比增长37.1%,占全省工业投资的47%。其中,以合肥、淮南、巢湖、六安为主的合肥经济圈完成工业技改投资增长45.9%,合肥完成“双千工程”等技改投资1310亿元。技改投资助推工业转型升级 “技改投资保持高速增长,表明工业转型升级步伐加快,新型工业化正在加速推进。”省经信委相关负责人介绍。传统产业升级步伐加快。突出内涵式发展,坚持总量控制、淘汰落后和精深加工相结合,提升传统优势产业的技术装备水平和集约发展能力。

钢铁、有色、建材等传统行业以龙头企业为依托,加大改造升级。其中马钢公司引进世界一流的冷热轧薄板、镀锌板、彩涂板、大小H型钢、高速车轮等生产线,主体装备实现大型化和现代化,70%的工艺装备达到世界先进水平,形成了独具特色的“板、型、线、轮”产品结构。区域投资协调发展。2010年,以合肥、淮南、巢湖、六安为主的合肥经济圈完成工业技改投资增长45.9%,合芜蚌自主创新综合试验区完成技改投资增长38.1%,皖江城市带承接产业转移示范区9市完成技改投资增长34.2%,投资增幅趋于平衡,合肥经济圈投资继续保持较高速度。

皖北地区亳州、宿州、阜阳三市完成投资同比增长78.8%,投资增幅加快,发展后劲不断增强。“三核”合肥占全省半壁江山 作为皖江城市带承接产业转移示范区、合肥经济圈、合芜蚌自主创新综合试验区三个区域的核心,合肥2010年完成“双千工程”等技改投资1310亿元,占据全省份额超过半壁江山。合肥全社会科技研发投入占GDP比重已由“十五”末的1.5%上升至2010年的2.3%。专利授权量年均增长45%,技术交易合同额年均增长28%。高新技术企业和创新型企业发展到710户,增加2.3倍;高新技术产业产值由488亿元增加至2000亿元。

产学研模式取得突破,新建新能源汽车、语音信息、公共安全技术研究院等公共服务平台。企业创新能力显著提升,新建国家级工程技术研究中心3个、企业技术中心9个,新增中国驰名商标8个、中国名牌产品6个。区域创新服务体系加快完善,示范核心区及“一中心、三基地”建设加速推进,省级以上科技企业孵化器发展到13个。人才资源对创新的支撑作用进一步显现,新建院士工作站6个,在肥工作院士达49人,17位海归人才进入“千人计划”。记者 吕珂。

为了保证中国工业振兴规划的落实,确保民族产业的快速崛起,应尽快制定《工业振兴法》。作为中国电子信息产业排头兵企业代表的他认为,全球性的金融危机给中国发展时间短、基础薄弱的工业体系带来了巨大挑战,同时也带来了产业结构升级加快调整振兴的历史机遇。国家出台的十大调整振兴产业规划,就是要使中国从“世界工厂”开始走向“工业强国”的国家战略。周厚健分析说,中国工业的发展历史较英美等国时间短,且长期受到战争的影响和西方国家技术上的封锁,一百多年间处于落后且受到巨大剥削的位置。新时期的工业得以快速发展是在1978年改革开放以后,中国开始以经济建设为中心来面对世界,敞开了长期比较封锁的大门,推行经济特区,创造“深圳速度”,创建市场体系,加入WTO,轰轰烈烈地发展自己的现代工业,也创造了令世界瞩目的奇迹:中国工业产品的数量现时已占全球的17%,超过了美国的16%,“世界工厂”之誉绝不是浪得虚名。应该看到,中国的工业体系虽然基本建立,但由于基础薄弱和西方的技术封锁导致大部分产业处于世界链条的低端,“两头在外”,缺少话语权,受制于人。全球金融危机的到来,使得中国南方“来单生产”型企业首先受到了巨大威胁,众多企业关门倒闭。

这充分说明我国相当多的产业因为技术和自主品牌的缺失而存在着严重的依赖性和脆弱性。周厚健说,“从历史经验看,欧美、日本等发达资本主义国家在各自制订并实施具体的产业政策时,非常重视建立和推行法制化的产业立法制度。如美国罗斯福新政重要政策之一的《国家工业复兴法》(1933年)、韩国《电子工业振兴法》(1969年)等。” 他介绍说,二战后,日本制定了经济复兴时期的战略规划,并出台相应的规划以及法律、法规和产业扶持政策。例如,20世纪60年代,日本采取了赶超型的发展战略,配套的发展或调整性的经济对策和法规包括:《煤炭矿业合理化临时措施法》、《振兴机械工业临时措施法》、《振兴电子工业临时措施法》等。上述规划和法律的实施,充分保证了战后日本的产业政策能够顺利和有效的实施,促进了日本重化工业的成长,在1968年超过了英、西德等发达国家,成为仅次于美国的世界第二大经济强国。韩国也是如此。1969 年,韩国制定了《电子工业振兴法》和《1969-1976 年的电子工业振兴8 年基本计划》, 规定限制从国外汽车进口, 保护和扶植本国汽车工业, 促进了韩国汽车工业的腾飞。韩国汽车工业从1980 年到1986 年, 汽车产量增长了1 倍多。

周厚健认为,产业政策如果不通过立法制度化,就会在具体实施中出现诸多变数,很难达到预期的效果。因为,政策与法律规章相比有许多不足:政策往往只有行为模式,没有法律后果,在实践中政策的约束力并不强,并且其贯彻实施大多通过行政手段来进行,如果该政策的决策者职务发生变动,该政策的实施就会大打折扣。另外,如果不能用法律的形式确保把精力和资金充分应用在关键技术的积累和突破上,那就不能保证产业的持续性领先,也就很难长盛不衰。此外,政策实施还要依靠各部门的综合协调,由于各部门各有自己的利益,在实施中一旦与部门利益发生冲突,会使产业政策的要求在实践中被搁置。诸如此类,都需要用法律法规的形式让产业的调整振兴得以高效地推进实施。谈起中国振兴产业规划,周厚健认为,首先要选择好重点的项目和卓越的企业。应该重点扶持在关键技术上创新和突破的项目,尤其是那些填补国内空白,缩小与国际大公司差距的核心技术项目,不断向上游延伸打破国际垄断而又能够对产业有较为长远贡献的项目;要支持真正拥有核心技术研发能力的、有项目承担能力的企业;在筛选项目的时候要特别关注企业自身是否有优化产业结构的发展战略和能够进行关键技术突破的基础能力。

通过支持企业对一些关键技术的突破来优化产业机构,进而带动产业链的整体健康良性运行。周厚健认为,以上这些内容都应该用法律法规的形式进行约定下来,这是使产业规划落到实处的有力保障。访谈结束时周厚健告诉记者,正是基于对产业调整振兴规划的高度期望并对于世界工业发展进行了详细地研究,在这次人大会议上他将提出制订《工业振兴法案》的议案,并期待全国人大的采纳。(完)。

工业 河北省 设计奖

上一篇: 大雪致部分旅游团改行程 九寨沟等路线暂停发团

下一篇: 中国明年起将对个人转让上市公司限售股征收个税



发表评论:
相关推荐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琪花资讯网 版权所有 0.275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