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半年中国经济有哪些确定性和不确定性?专家回应


 发布时间:2020-11-22 11:34:49

美国经济将有“相当大风险”。相比此前言论,美联储如今对经济前景更不乐观:今年美国经济会进一步恶化,失业率至少持续上升到二0一0年。美联储的政策制定者是在上月的例行议息会议时作出这一判断的,但直到本月六日才向外界公布。美联储正是在上月十六日的这次议息会议后,决定将联邦基准利率降至历史新低,以挽救美国经济。美联储官员相信,美国经济前景将持续走弱,经济面临巨大的下跌风险。美联储一些负责人表示,“在目前的金融动荡中,美联储的资产负债表需要保持在一个较高水平”。事实也证明,美国经济每况愈下:二00八年第三季度,美国经济负增长百分之零点三,跌幅创八年新低;失业率则不断创下新高,仅上月就减少了五十万个工作岗位。“或许要到今年下半年,美国经济才能缓慢复苏”,美联储官员说。(完)。

全球经济因为“脱欧公投”的结果面临着新的不确定性,而这种不确定性的影响,首先体现在对英国经济、欧盟经济的冲击。未来两年因为英国脱欧的结果将使欧洲经济和全球经济面临着新的不确定性挑战。朱光耀表示,“脱欧公投”结果公布后的两三天里,英镑汇率和全球股市都出现剧烈下跌,在短暂的剧烈振动后,国际金融市场又恢复稳定。英国的脱欧进程是相当长的过程。在公投之后,何时启动英国同欧盟关于脱欧的正式谈判,首先要取决英方何时启动《里斯本条约》第50条的有关决定。即使是在启动谈判之后,谈判进程也是十分艰巨的,一般预计至少需要两年时间。此外,主要工业化国家货币政策的分化也为世界经济带来了不确定性。近期,欧洲中央银行、日本中央银行都明确要继续实行量化宽松的货币政策,而美国的联邦银行、中央储备银行则已经在去年12月启动了利率正常化的进程,首次将利率提高了0.25个百分点。

另一个值得特别关注的因素来自两个重要的新兴市场国家,俄罗斯和巴西。朱光耀认为,近期随着这两个国家经济结构调整的进行,以及全球油价一定程度的回调,使得这两个国家的经济状况有所改善。俄罗斯和巴西2016年度经济增长率仍然是负数,这些重要的新兴市场国家恢复到经济强劲增长还需要一个过程。在恢复期间,这种情况的变化对全球经济不确定性产生了影响。另外,朱光耀称G20杭州峰会已进入倒计时阶段,其召开对于构建创新、活力、联动、包容的世界经济具有重要意义。关于促进基础设施建设、促进联动方面,G20财长和央行行长会议讨论了关于互联互通的全球基础设施联盟建设,并且一致同意提交杭州G20峰会审议和批准,这是对全球基础设施建设有着重大影响的决策。□本报记者 陈莹莹 实习记者 潘漩。

今天上午国家统计局公布了2020年上半年国民经济运行情况,央视新闻对话国家统计局新闻发言人刘爱华、中国首席经济学家论坛理事长连平进行解读。刘爱华认为,下半年的 ,对企业抗风险能力、经济自我调整能力很有信心。今年上半年,面对前所未有的疫情挑战,但是企业、政府部门表现出调整能力,超出我的预期。,一个是来自外部疫情发展,第二,世界经济深度衰退程度也有不确定性。两个问题有联系,互相影响。世界经济最大的不确定性是美国经济 ,美国疫情还没有完全控制住,由于自身疫情控制不住,经济发展困难,会搞“甩锅”。

据欧盟委员会的最新预期,英国公投确定“脱欧”后,欧盟与英国未来关系的不确定性造成了巨大的经济和金融风险,这可能导致2017年欧盟经济增长率下降0.2至0.5个百分点。在11日召开的欧盟财长会结束后,欧盟经济事务专员、法国财政部长莫斯科维奇表示,英国“脱欧”公投结果令市场感到意外,此后经济的不确定性显著增加,不确定性持续的时间越长,经济所付出的代价就会越大。作为此前欧盟最大的金融中心,英国是许多欧盟成员的主要贸易伙伴。上周五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已经警告称,由于英国“脱欧”公投所产生的政治和经济不确定性,欧元区经济将在未来几年内以较慢的速度增长。如果金融市场混乱局面继续,形势可能更糟糕。IMF预计欧元区2016年经济增速为1.6%,低于此前预期的1.7%,并将2017年经济增长预期从此前的1.7%调降至1.4%。IMF表示,全球经济增长进一步放缓可能拖累欧元区由内需主导的经济复苏。英国“脱欧”余波蔓延、难民激增、安全疑虑升温以及银行业疲软都可能冲击欧元区经济增长。记者 杨博。

2015年中国出口将略有回升,消费保持平稳,但投资增速回落将拉低经济增长,预计GDP(国内生产总值)增速在7.2%左右。报告同时提醒,中国经济需警惕国际环境变化、工业领域通缩及地方债务违约压力等三大不确定性。当天在北京举行的发布会上,交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连平表示,从中国经济“三驾马车”(出口、消费、投资)的情况来看,出口将保持平稳增长,新型消费模式和资本市场财富效应将推动消费实际增速保持平稳,但固定资产投资增速或比2014年小幅回落。他指出,上述“一升一稳一降”幅度都不会太大。基于上述判断,交行预计,2014年中国全年GDP增速为7.4%左右,而2015年GDP增速将较2014年小幅下降至7.2%左右。连平强调,2015年中国经济运行可能存在三大不确定性: 首先,地缘政治等一些因素带来国际经济环境变化,不能排除各类不确定性。

第二,中国工业与制造业领域的PPI(工业生产者出厂价格)负增长“通缩”现象很难得到改善。截至目前,中国PPI已连续33个月同比下降。第三,房地产市场调整及地方政府债务政策收紧可能导致地方债务违约。不过,连平亦指出,2015年中国经济有五大积极因素:宏观调控仍存政策空间,改革将释放新红利,经济结构将改善并提质增效,去产能过程持续推进,就业基本保持稳定。“预计不会出现‘硬着陆’,不应感到悲观。”(完)。

经济 疫情 不确定性

上一篇: 北京临空经济核心区签多个大单 意向融资超560亿元

下一篇: 老娘舅餐饮广告违法被罚25万元 称德清源鸡蛋专供领导人



发表评论:
相关推荐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琪花资讯网 版权所有 0.422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