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互联网用户增速放缓 创新分发成应用商店破“困”之道


 发布时间:2020-11-30 21:24:25

随着一栋栋高楼大厦雨后春笋般拔地而起,众多家装行业和材料商们也迅速蓬勃发展起来。他们在为市民提供服务的同时,一些家装公司趁机“吃回扣”,那老百姓的钱是如何被当回扣吃掉的呢?家装行业有哪些不为人知的黑幕呢? 吃回扣已成潜规则 “如果你花5万元钱装修一个房子的话,就有1万多元钱被吃回扣了。” 不少行业都存在吃回扣的现象,甚至靠吃回扣生活的人还不在少数。但在装修行业,吃回扣到底能到一个什么样的程度呢? 从事装修20余年的曹先生给记者举了个例子:如果你花5万元钱装修一个房子的话,就有1万多元钱被吃回扣了。

买油漆要是花1万元钱的话呢,油漆工就从你买油漆的商店得到3千到4千元的回扣。如果你花8千元钱买板材,木工能得到2千元左右的回扣,其它的材料如水暖件、瓷砖,一般回扣也都在20%左右。勾结商家利益相连 “如果业主答应用我们所介绍的商店提供的材料,那这些商店都会给我们回扣。” 按曹先生所说,回扣大都在20%左右,那这些回扣又是通过何种手段吃出来的? 曹先生说,吃回扣主要有两种方式。第一种,几乎每一家在进行装修之前,主家都让我们给他算一算用多少材料,而且还会问我们哪家材料好,价钱更便宜,我们就给他推荐几家商店,如果业主答应用我们所介绍的商店提供的材料,那这些商店都会给我们回扣。

第二种情况就是如果业主不去我们推荐的商店,我们其实也能得到回扣。我们只要在主家嘴里套出来他在哪个店买的就行,回头就跟那个店一联系,就可以去那取回扣了。大多数时候,我们都不用问,以对这个行业的熟知程度,一看牌子就知道是那个店的了。打个电话告诉店主,是我们让主家去买的,回扣就给留着呢。大多数的建材商店都会给我们回扣。忽悠业主让其上套 “如果主家从没回扣的店买回了材料,我们就告诉他,这个超标那个超标,吓唬他。” 如果在没回扣的商店买回来材料你们怎么办? 马先生说,这种情况也很好办,因为我们装修方的员工怎么也算技术人员,对产品推介方面有专业和技术性,没有哪个主家愿意用出过问题的产品吧? 如果主家从没回扣的店买回了材料,我们就告诉他,这个我在别人家也用过,并且出过事。

这个超标那个超标,吓唬他。我这么说,主家心里就没底了,有的一吓唬,还真就退了,然后就按我的意思买了,这样回扣也就有了。

“慈善超市”里,一名小女孩好奇地试穿大人的高跟鞋。一辆满载日常用品的三轮摩托车开进北京皮村社区文化活动中心,车还没停稳,人们就围了上去。“脸盆大的两元,小的一元。”不少妇女带着孩子拿起盆子开始挑选,而男人们则聚在一旁摆弄起一个绿色的旅行箱,“箱子20元,但这上面有密码锁,看上了得自己把密码试出来。”流动小卖部的后面,则是一排狭窄的简易房。这是北京一家民办“慈善超市”的景象。这家由农民工创办、专门针对农民工提供服务的名为“同心互惠”的商店,每天傍晚7时,成为皮村最繁华的“商业中心”。

农民工的消费盛宴 随着200多家工厂和2万多名农民工的进驻,原本只有1000多名居民的皮村已经成为北京最大的农民工聚居地之一。2006年,孙恒和王德志带着一群和他们一样的外来打工者,在皮村成立了同心互惠商店,“最初,这只是一个平台,我们吸收社会上闲置的生活用品,低价卖给需要的人,但现在,我们还强调服务,要满足农民工更高的需求。”同心互惠商店负责人王德志这样向记者介绍他的工作。所谓“慈善超市”,主要以“接受、处理、销售捐赠旧物”为主要运作模式,目前,京、沪、浙等地民政部门以及民间组织都有开办。

价格低廉则是其最大的特点。走进同心互惠商店,记者发现,在这间面积不超过10平方米的简易房里,衣物、鞋帽、围巾、皮带一应俱全,大部分商品售价在5元至10元,一些大件棉衣、羽绒服的标价也仅在20元至30元。虽然价格便宜,但记者马上就体会到了王德志所谓的“更高的需求”。“这是真耐克还是假耐克啊?”张师傅拿着一件上衣自言自语。坐在一旁的售货大姐打趣道:“你天天来,把这店里的衣服都试了个遍,还不知道这是真的还是假的?”张师傅在皮村一家工厂里做广告牌,每天晚上都要光顾同心互惠商店,售货大姐对记者说:“他就知道挑品牌!”一旁的张师傅听见,不好意思地笑了笑:“那当然得穿好点啦。

” 在商店里的鞋架前,一对小女孩痴迷地望着架子上琳琅满目的高跟鞋。年纪稍大的女孩踟蹰良久,终于拿起了一双黑色高跟鞋,手紧紧扶住锈迹斑驳的鞋架,小心翼翼地把自己的小脚伸进明显尺寸过大的高跟鞋里。享受了高跟鞋带来的片刻满足后,小女孩蹦跶着冲出了商店,消失在皮村没有路灯的街道深处。便宜是驱使农民工来同心互惠商店的动力,但这并非这个小商店最吸引人的地方。“你以为便宜就会有人抢着来买么?”王德志摇了摇头,“市民有市民的文化,农民工有农民工的文化,消费也是一样,我打工十几年,天天生活在皮村这,他们想要什么,我最清楚。

” 王德志向记者介绍,尽管农民工收入低、消费能力有限,但他们却具有很强的消费观念和消费欲望,消费在农民工的文化认知中是他们脱离土地和农村,融入城市的重要标志。“别看收入低,农民工中也有购物癖呢!”王德志兴奋地说,“那人就住在村头,没事就来买东西,什么都买,反正也不贵,这是他的乐趣。买多了用不了,他又捐回来。” 有尊严的帮助 为了满足农民工的“更高的需求”,同心互惠超市对衣服、床上用品、鞋子等不同用品设置了详细的捐赠标准,坚持不接受有破损、霉变和不能正常使用的物品,并鼓励捐赠者将物品做清洁处理。

“你穿破了的衣服不穿了,就拿来捐,那别人愿意穿吗?”让每一位劳动者都能有尊严地生活,是王德志和他的工友团队提出的愿景。鼓励爱心人士进行“有尊严的帮助”,对捐赠物品进行筛选,成为他们设定“尊严”门槛的重要环节。每件捐赠物品在进商店货架之前,都会经过筛选、分类和必要的清洗、修补。“破破烂烂的再便宜也没人买啊!”在仓库工作的大姐向记者介绍,在所有捐赠物品中,大约有三分之一的物品因为破旧损坏被淘汰。一位正在挑选衣物的大姐拿起一件衬衣对记者说,“你看上边这块斑,这个我们就不要,谁不想穿干净的啊?”对一些贴身的衣物,同心互惠超市还会进行紫外线消毒。

而商店销售人员告诉记者,尽管经过挑选和处理,仍然有三分之一的物品长期无人问津,最后只能当做废品处理。除了社会捐赠的二手货物以外,同心互惠商店还尽可能拓展新的捐赠源,不少企业与商店建立了联系,有的企业会向商店捐赠全新的商品。为了满足农民工多元的消费需求,同心互惠商店在衣物等主要商品之外,还提供书籍、电器、玩具、工艺装饰品甚至乐器。玩具是经常出现在同心互惠商店门口三轮车上的商品,也是最受农民工子女喜爱的商品,但大多数情况下这些商品都卖不出去。

“小孩子都爱围着看,但大人不让买。每次到最后我们都白送了。” 在王德志看来,他们服务的群体是社会中最基本的建设力量,却遭受了与他们贡献所不相符的歧视和边缘化。“农民工这个词起初是中性的,但现在已经变味了,一说农民工就联想到脏,我就要卖干净漂亮的衣服!” 难念的慈善经 同心互惠商店创立7年来,在北京共发展出14家门店。按其平均售价为市场价10%的标准和过百万元的年销售额计算,它已经为农民工节省了超过1000万元生活开支。然而,同心互惠商店一直没有明确的身份。

“民政局我们跑了很多次,但因没有挂靠单位,所以得不到承认。”由于缺乏认可,同心互惠商店始终面临着尴尬的身份困境,最终只得把自己定位于社会企业,在工商部门办理了一系列手续。这也是国内大多数民办“慈善超市”普遍面临的问题。据记者调查了解,民政部创办的同类型的“慈善超市”一样面临着经营的困局,无人知晓、门庭冷落。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大多数持爱心卡前去购物的低保户在消费额度用完后,便不再光顾。为了打破困局,民政部日前发布了《关于创新慈善超市建设的指导意见》,明确了社会化管理和运营的发展方向。

在这座由民间和官方身份构建起的围城中,王德志已经放弃了同心互惠商店成为慈善机构“正规军”的念头,但同心互惠商店仍然在帮助着无数普通的农民工实现他们的“进城梦”。

用户 商店 模式

上一篇: 虚拟现实产业5年内迎来首轮产业机遇期

下一篇: 民航局:2017年春运期间民航预计执行航班47万班



发表评论:
相关推荐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琪花资讯网 版权所有 0.252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