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方严禁融资平台公司通过保底承诺等参与PPP项目


 发布时间:2021-01-14 01:29:58

国务院总理温家宝在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出,“积极扩大直接融资。完善多层次资本市场体系,扩大股权和债券融资规模,更好地满足多样化投融资需求。”全国政协委员、中央财经大学证券期货研究所所长贺强此间也递交了建议大力发展证券场外交易市场(OTC,又称柜台交易市场)的提案。接受本报记者采访的相关人士指出,直接融资正谋求突破。迫切 与以往不同的是,此次政府工作报告用“积极”一词来描述扩大直接融资。“扩大直接融资最主要的是可以降低整个金融系统的风险。”英大证券研究所所长李大霄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称。

“去年,我国直接和间接融资总量是11.6万亿元左右,其中9.6万亿元是间接融资,2万亿元左右是直接融资,占比17%。”中国政法大学资本研究中心主任刘纪鹏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称,“而直接融资里央行票据和国债等政府行为有1.1万亿元左右,通过资本市场发行的股票和债券只有9000亿元左右,债券和股票都是四千多亿元,资本市场支撑背景下提供的债券和股票占整个融资的8%左右,比例非常低。和发达国家直接融资和间接融资各占50%相比差别很远,银行的风险也就显得过大。” 缓慢? 中国社科院金融研究所所长助理、副研究员殷剑峰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指出,我国股权融资股票市场发展相对比较快,但债券融资方面,特别是公司债市场相对比较落后。

他说,“直接融资总体而言发展相对缓慢,主要有两个原因。一是发行制度还是以审批制为主,而国外发行股票和债券是以备案制为主;二是公司债券市场是由央行、证监会和银监会等多家机构来管,管理的标准也不同。” 刘纪鹏认为,我国直接融资发展较慢,而且经常随着资本市场的波动出现较大的反复,场外柜台交易发展不起来是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此外,政策层面对市场支持和爱护不够充分。不过,李大霄认为我国直接融资发展并不缓慢。他解释称,中国资本市场在飞速发展,只是起步比较晚而已,经过20年发展,中国已经是全球第二大资本市场。

截至2009年底,沪深A股市场总市值为24.27万亿元人民币,超过日本,成为仅次于美国的全球第二大市值市场。途径 刘纪鹏认为,扩大直接融资首先要大力发展资本市场,资本市场除了民间直接投资和政府投资外,还包括创业投资、证券投资和外商直接投资等,其中证券投资和风投创投是以退出为投资目标。因此,强大的多层次资本市场体系的支撑是扩大直接融资的关键。“多层次的资本市场体系需要从四个层次完善:稳步发展主板市场,壮大中小板市场,发展创业板市场,并建成能够覆盖全国统一监管背景下的场外股权交易市场。

”刘纪鹏称,“如果说去年创业板的出现,是拉开多层次资本市场体系的大幕,今年就是新三板年,将会把多层次资本市场体系的发展进一步向前推进,今年的标志就是场外股权转让系统背景下的三板市场,今后的企业要上市先上柜,这个市场将以更快的速度、更大的幅度对中小企业的融资和中国资本市场的完善提供强有力的支撑。” 贺强称,在股指期货和融资融券即将推出的背景下,大力发展统一的场外交易市场有助于解决中小企业融资难的现实困境。他建议以有基础的中关村三板市场为中心,发展成连接全国的统一性的场外交易市场。

(王继高)。

【导读】发改委报告:金融领域潜在风险增加,房价反弹压力较大。据经济之声《央广财经评论》报道,今天在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四次会议第二次全体会议上,国家发改委主任徐绍史报告说,国民经济运行总体平稳、改革开放力度加大、转型升级扎实推进、民生保障继续加强,但财政收支矛盾突出,金融领域潜在风险增加,房价反弹压力较大,部分行业稳岗就业困难较多。发改委的报告让我想起了今天看到的另一则新闻,近期多个地方政府酝酿上调基准地价,而地方债务偿债压力是提高基准地价的重要原因。

很多人担心,地价上涨将进一步推动房价上涨,而且如果地方政府过于依赖推高地价来填补债务,将引起其他相关行业跟涨,无益于实体经济。看来发改委和普通民众都有一样的担心,财政收支矛盾突出、地方债问题严重显然加大了金融领域的潜在风险,也使得一些地方政府很难摆脱“以房为纲”、“以地生财”的土地财政模式,偿还存量债务和筹集基建资金是多地准备提高基准地价的深层次原因。至于地价上涨会不会马上传导到房价,也有观点认为,基准地价上调或下调,对市场影响非常微小。

但是,眼下房价反弹压力非常大也是个不争事实。那么,对于发改委的担忧该如何解读,有没有破解的方法,经济之声特约评论员、中国农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向松祚对此发表评论。关于发改委主任徐绍史报告说,财政收支矛盾突出,金融领域潜在风险增加,房价反弹压力较大,部分行业稳岗就业困难较多,这几句话是不是概括了当前中国经济面临的主要问题? 向松祚:报告里面所提的这几个问题,确实是我国宏观经济层面所面临的比较突出的矛盾,最核心的是财政收支矛盾加大,这是现在在中央层面的宏观经济调控最麻烦的一件事情。

财政收入增速的大幅放缓已经是长期的趋势,短期之内财政收入很难再回到一个两位数的增长,甚至可能马上就会跌到5%以下。但是财政的开支在我国目前的价格下,依然非常有刚性,所以现在实际上有很多的地方政府已经出现了“硬赤字”,财政收入已经完全不能符合基本的财政开支。深入来看,我国经济所面临的最核心的问题是制造业的问题,特别是很多制造业行业产能严重过剩,盈利能力大幅度下降,企业经营严峻困难。在这样背景下,基本的财政收入下降才导致地方政府依赖土地财政,很多地方政府对于中央调控房地产的一些政策属于“上有政策、下有对策”,使得房产仍然在很多城市爆涨,导致了很多其他的问题。

未来一段时间宏观调控的形势是否依然严峻,依然要稳中求进? 向松祚:现在的宏观调控陷入到非常困难的境地,财政政策上所能采取的手段已经非常有限了,比如过去要稳增长,稳投资,稳投资就要上项目,但是现在上项目面临资金困难?地方政府本来已经负债很高了,不可能再大规模从银行取得贷款,也很难大规模通过第三方融资解决债务,现在卖地还能支持地方政府去搞项目吗?卖地的这种冲动是非常强劲,但是可卖的资源越来越少。另外,货币政策正是一个大麻烦,上半年银行贷款的增长速度,特别是社会融资的增长速度非常高的,社会融资增长已经超过30%,但是制造业、民营企业仍然在拼命的叫苦,所以结构性的矛盾不能再头痛医头,脚痛医脚,必须从长远思考。

由于楼市的持续回暖,最近关于房价反弹的担忧很多,多数人预测至少今年下半年楼市将继续保持升温态势。近日,很多地方政府因为偿债压力要提高基准地价的消息更加重了人们的担忧,基准地价的提高要马上导致房价进一步上涨吗? 向松祚:中央政府,包括发改委、国务院、住房建设部应该深刻反思,调控这么多年为什么这些一线城市越调价格越高呢?今年两会期间,住建部的部长已经向全国人民做出了军令状,称国五条出台,今年房价必降。到今天,已经过了三个季度了,房价仍然在疯涨,到底是什么问题?房地产调控政策的方向从根本上已经搞错了,大家一直在拼命的遏制刚性需求,调控投资需求。

问题是在经济非常萎靡、股市又非常萎靡的背景下,老百姓自然想到的投资渠道就是买房,越压制这种需求,提前释放的冲动就越强烈。地方政府的卖地的价格越来越高,卖地的收入到底干嘛去了?谁也不知道。中国财政最大的黑箱就是卖地的收入,客观上推高个房价,进一步促使老百姓投资,形成了恶性的循环。与此同时,中国房地产现在危险的信号已经开始显现,中国的房地产现在出现了两级分化的态势,一方面北上广深杭等一线城市的房价仍然在上涨,二、三、三四线的城市出现了房子严重积压,房价大幅下降,甚至出现鬼城的情况。

媒体报道,发改委主任徐绍史、财政部部长楼继伟今天在向全国人大常委会报告时,双双提到“扩大个人住房房产税改革试点范围”,房产税的全面推开是迟早的事,向松祚判断,房产税的推广应该会加快。向松祚:这个“加快”主要不是遏制房价,遏制房价只是一方面,更重要的是现在财政收支的矛盾越来越突出,需要开辟新的税源和新的税种。房地产存量如此庞大,大家会想到如果再通过房地产开辟税源、税种,可能是为了增加政府财政收入比较好的办法。短期之内如果要想控制住房价,核心还是土地政策和房地产供给政策,这两个政策始终没有理论,而且也没有真正实施下去,这才是造成房地产价格一直调整不下去最核心的原因。

政府 社会 资本

上一篇: 浙江绍兴将召开“发展大会” 汇聚合力打造最强大“朋友圈”

下一篇: 底特律或于12月第2周退出破产案



发表评论:
相关推荐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琪花资讯网 版权所有 0.196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