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伊犁官方回应气味扰民:已责令川宁药业停产


 发布时间:2021-01-14 00:29:19

天山主脉对于记者来说也许永远都是一个地理名词。乘坐越野车从项目部出发,沿着崎岖的便道一路盘山而行,经过2个多小时的颠簸,终于在26日下午,来到了位于天山深处的750千伏伊犁-库车输电线路Ⅲ标段施工现场。此刻,虽然阳光静好,但在海拔3200米的山谷中,始终都弥漫着一种深秋的清冷。到达的第一站是304号铁塔组立现场。这里的施工作业面不大,除了塔基四周有一溜窄窄的平地,其余地方都是陡坡。铁塔已经组立了有20多米高,一根组塔抱杆像定海神针一样,从塔基中心直插天际。几名施工人员正沿着抱杆一步步地往上攀爬。塔下,几名施工人员蹲着泥泞的草地上,忙着给塔材上拧螺丝,为即将开始的吊装做准备。山坡上,还有几名施工人员扛着重达1吨的塔材,正沿着湿滑的草地,小心翼翼地向山上一点点的转运。他们粗犷的劳动号子声,彻底打破了天山千百年来的宁静。“750千伏伊犁-库车输变电工程是新疆历史上第一条跨越天山主脉的输变电工程,也是新疆电网建设史上建设任务最重、施工难度最大、自然环境最恶劣的输变电工程。”在304号铁塔组立现场,750千伏伊犁-库车输电线路Ⅲ、Ⅳ标段施工项目部副经理李波坦言了工程难度。作为一名曾经参加过多条750千伏和±800千伏输电线路施工的项目经理,他对此有着最切身的体会。

李波指着正在组立的304号铁塔说,这里吊车上不来,每根塔材重达1吨上下,所有运输和吊装等工作只能通过人工完成。似乎是为了验证李波的话,几名攀爬到塔顶的施工人员,系好安全带后,在队长邓平国的指挥下,通过滑轮和绞磨把地面组装塔材缓缓地吊到了20多米高的铁塔上,开始在高空安装。邓平国是Ⅲ标段三队立塔队队长,今年春天,在南疆750千伏施工工地上,不到50天时间就带队组立完成了100基铁塔,创造了他自己的最快组塔纪录。“现在,我又在创造一个记录,一个最慢的组塔记录。这基铁塔我们已经干了6天,如果天气好,还得再干4天。在这里,平均组立一基铁塔需要7天有效工期。”邓平国苦笑道。“天气是影响施工进度最大的‘拦路虎’。”李波接着邓平国的话说道:“这里天无三日晴,地无三日干。一个月有十几天都在下雨。”李波抖了抖拿在手上的气象部门提供的天气预报无奈地说道:“地形复杂、山势陡峭这些困难我们都能够克服,但碰上雨天就没折了。汽车动不了,走路也是一步一滑,根本干不了活。这不,刚晴了两天,今晚,随着一股冷空气入侵,沿天山一带将普降大雪。明天我们又不得不停工。” 与304号铁塔相比,前往295号铁塔组立现场的过程可谓要艰难的多。

乘坐的越野车刚刚走到山脚下,上山的路就被一辆侧滑的大车完全封死。这是一辆给施工点运送材料的车,在等山上的铲车赶过来救援。对于这种情况,李波早已见怪不怪了。他说:“在山上几乎每天都会发生这样的事,有许多司机送过一次货以后,就再也不肯来了。” 越野车上不去了,大家不得不徒步上山。两天前刚刚下过大雨,便道上泥泞不堪,落不得脚。只能沿着起伏的山峦艰难行进。幸好,路上还有一排整齐的铁塔相伴,倒也不觉得孤寂。就在途经一座刚刚架设好的输电铁塔下面,几个牧民正骑着马,赶着羊群悠闲的从施工人员身旁走过,他们是这座大山真正的子民。当看到他们用好奇的目光,打量着眼前发生的一切,这是两种文明的一次不期而遇。走了1个半小时,终于气喘吁吁地到了目的地。295号铁塔还没有开始组立,只能看见四个基础底座,坐落在一个斜坡上。现场的20多员施工人员都在休息,他们的脚下堆满了崭新的塔材,是刚刚从山下一点点转运上来的,这是他们的劳动成果。施工队长李小林介绍说,我们每天工作10个半小时,到现在,295号铁塔的组塔准备工作已经完成,短暂的休息之后,我们就在塔基上安装组塔抱杆,正式开始组塔工作。远处,笔直的云杉树指向天际,和即将组立的铁塔遥相呼应。

再往远看,天山顶上千年不化的积雪,更像一位久经沧桑的白衣老人安详地静卧在那里,以平静从容的目光,见证着一条连通南北疆的电力大动脉的诞生。750千伏伊犁至库车输变电工程建成后,可打通北疆重镇伊犁向南疆电力直送通道,形成围绕天山山脉西段的大环网,使伊犁盈余电力既可在全疆调配,也可送往内地,提高新疆与西北电网安全运行可靠性。所以,不管有多大的困难,我们必须要按工程建设计划完成施工任务,确保2016年10月整个工程如期投运。当晚,在项目部召开的碰头会上,项目经理潘金钟再一次明确表示,Ⅲ、Ⅳ标段的施工工期绝不拖延。与会人员说,这话潘经理可是每次开会都要强调。

川宁 异味 伊犁

上一篇: 中国电子信息博览会显现可穿戴设备行业曙光

下一篇: 中国航天科工全面参与“智慧天津”项目建设



发表评论:
相关推荐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琪花资讯网 版权所有 0.167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