垫泡沫“偷秤”不靠谱 网上流传电子秤“猫腻”


 发布时间:2021-01-14 00:23:19

上周,宏观经济数据发布,2009年GDP增8.7% 中国经济V形反转。伴随着这份亮丽数据的是去年12月份CPI涨1.9%,上行速度超出预期,市场再次传出调控的声音。在一个经济论坛上,金融界“代表”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金融研究所副所长巴曙松,与房地产界“代表”住房和城乡建设部政策研究中心主任陈淮,就调控政策展开了激辩,双方互指金融和地产泡沫。陈淮 “中国的金融政策和金融专家一样是说了不算、算了不说的!” 巴曙松 “如果金融调控的政策使他暴跳如雷,说明政策确实开始产生效果了。” 【争辩一 城市化】 城市化是资本市场的基础 “美国的政策资源全部用于交医药费,我们是用在铁路、公路、基础设施、城市化、廉租房建设上了。无论资本市场,还是投资者的希望,关键在城市化。没有城市固定资产物质基础,我们的产业完成不了国际竞争力,完成不了他们业绩进一步提升,大家指望的股票上涨也就没有基础。”陈淮指出。高房价的城市化值得反思 巴曙松对此表示怀疑。“任何事情都应该经得起质疑才行,城市化代表高价房子,不断出地王吗?我们房价已经赶英超美了,我们还说要上升60%至70%,这样的城市化道路是不是值得反思?金融风险不是金融行业造成的,是城市化道路研究得不清晰,相关部门应该给予更多的思考和冷静的讨论。

” 【争辩二 泡沫】 金融是彻头彻尾的纯泡沫 陈淮迅速反击,“巴曙松非常坦然地承认房价高是金融带来的。首先影响房价的是金融,第二地、第三税、第四投资,哪条也不归住房和城乡建设部管。” “金融业的专家们太拿自己当回事。”陈淮说:“他们2007年不停地说流动性过剩、通胀,得采取措施,已经让我们吃了大亏。金融才是彻头彻尾的纯泡沫。印100元一张票子的成本和100元票子大小的画片有什么区别?100元纸币除交易之外还有什么用?人们赋予了它权威的社会认定的虚拟价值,100元本来就是一个泡沫。” 房产泡沫会导致系统性风险 “作为房地产行业的一个代言人,如果金融调控的政策使他暴跳如雷,说明政策确实开始产生效果了。”巴曙松轻松地表示, “以前房地产界对金融政策的调控,常常讽刺为空谈,如果调控开始见效,我认为这次可能真的有点不一样。” 巴曙松没有直接反驳金融泡沫论,但他说,“其他领域的泡沫不一定能导致系统性的风险,房地产领域的泡沫会导致系统性风险,前面已经有日本、美国、迪拜做样板。针对这些领域重点的风险监控,我觉得是有必要的。” 【争辩三 GDP保8】 保住8也未必说明没问题 陈淮在上周五的财经中国2009年会上表示:“昨天统计局一公布数字我们增长8.7%,大家觉得得来全不费工夫,觉得我们2010年顺势而上就行了,未必!” 陈淮说:“亚洲金融危机以及2008、2009年初的形势决定中国经济要保持一个基本增长速度,这个临界点就是8%。

保住了2010年就一定没有问题吗?未必。” 2010年GDP增长将达9% 乐观派巴曙松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从中国经济的波动趋势看,经历了2008至2009年的剧烈调整之后,中国经济经过成功的危机应对措施,在2010年将进入新一轮上升周期。从整个增长的趋势看,基本上属于较为温和的复苏,例如经济增长速度会回到9%的水平,物价总体上保持在相对温和的水平,这为推进结构转型提供了良好的条件。(记者 高晨)。

而中国经济增长趋缓已露端倪。面对国内外不确定的经济形势,中国该何去何从?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宏观经济研究部副部长魏加宁在出席2011“中国智造 世界强音”高峰论坛时表示,中国经济面临房地产泡沫破裂、地方政府融资平台、产业空心化等三大内部风险,明年经济工作要处理好“稳”和“进”的关系。魏加宁说,如今一谈风险似乎就是“唱衰中国”,但我们只有保持清醒头脑,把风险看的更清楚,才知道风险在哪,才可以绕过去,才能更好地发展自己。魏加宁指出,国内风险首先是房地产泡沫破裂的风险。美国在上个世纪30年代大萧条时期,初期仅是房地产泡沫,货币政策追加之后,又有了股市泡沫,两个泡沫叠加破灭,导致经济大萧条。

而美国次贷危机初期存在IT泡沫、股市泡沫,没有及时调整,货币政策一追加,又引来一个更大的泡沫——房地产泡沫。对于中国而言,08年房地产市场开始调整,但是09年金融危机之后,房地产又被政策托市,泡沫进一步加大。这两次调整可能会有叠加效应。房地产调整将会对银行产生多大压力?目前各界说法不一,但的确让人担心。另一方面看,贷款收紧,卖房变现困难,中小房地产商也将面临资金链断裂风险。第二个风险就是地方政府融资平台风险。09年地方政府贷款集中到期,还款压力大。房地产市场调整导致土地出让金减少。而民间借贷资金链断裂风险也不断加剧,基本判断是民间借贷利率处于高位运行,企业倒闭、企业主逃债导致资金断裂,风险正在快速聚集。

“由于没有存款保险机制,一旦资金链断裂,将会引起连锁反应,甚至会波及到正规金融机构,引发泡沫破裂。”魏加宁不无无担忧地说。第三个风险是产业空心化。“我们现在经历两极分化,一部分企业热衷于资本运作,炒作房地产等各种资产,甚至直接戳钱,推进各种泡沫,导致现在面临泡沫破裂风险。另外一部分企业坚守实体生产,但是各种生产成本上升,生产资料价格上涨、劳动力价格上涨、汇率升值,使得企业举步维艰。”魏加宁分析说,“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指出,现在经济下行压力和物价上涨压力并存,这值得高度关注。” 魏加宁最后表示,明年宏观调控要处理好“稳”和“进”的关系。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提出“稳中求进”,应当分成两个层面理解。

第一个层面是“稳中求进”,要保持现有宏观政策相对的稳定性来争取在经济结构调整、发展方式转变和体制机制改革方面有所进步。第二个层面是“以进求稳”,通过加快经济结构调整,加快生产方式转变,加快体制机制改革,来达到稳定经济的目的。(中新网财经频道)。

电子秤 泡沫 纸箱

上一篇: 海归人士感悟福建发展:临海、近台、侨多三大优势突出

下一篇: 医保支付标准料难如期出台 制定原则或为中央出标准



发表评论:
相关推荐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琪花资讯网 版权所有 0.181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