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视频版权问题凸显 专家:传播、制作或涉嫌侵权


 发布时间:2021-02-24 04:51:59

广州咪表停车收费背后的问题正在逐渐浮出水面。媒体调查发现,从咪表经营权的蹊跷获取,到咪表泊位的翻番增长,再到停车费上涨后咪表上缴财政的钱不涨反降……咪表停车收费背后的问题可谓触目惊心。特别是近期发布的相关报告显示,2012年电子泊车公司和德生咪表公司未按实际经营路段缴交道路自动收费停车泊位经营权收入,合计70条路段没有缴费记录;已经缴费路段的缴费车位数少于实际经营车位数,且差异较大。但至于到底差额有多大,报告没有披露。仅2012年,两家咪表经营公司就有70条路段没有缴费记录,且缴费车位数远少于实际经营数,这样在大马路上、眼皮底下的违规行为,为什么能存在?这其中是否涉嫌利益输送? 恐怕在督促对两家咪表公司的漏缴费用予以追收之外,监察部门也要迅速行动起来,查一查这其中的利益勾连,而审计部门也应进一步扩大审计范围,梳理出过去十余年两家咪表公司上缴财政的明细账,给市民一个交待——毕竟以常理推论,2012年就存在的问题至2014年底才发现,很难让人相信漏缴“占道费”的问题仅孤立存在于2012年这一年内。

其实如果回溯广州目前经营路内咪表泊位的两家公司(电子泊车公司和德生咪表公司)获取咪表经营权的过程,就会发现其间有大量疑团让人不解:电子泊车公司是如何最早在2001年获得经营权的,无公开资料可查;而德生咪表公司在2008年经营期满至2011年11月重新招标之前的这段长达3年多的空档期内,一直经营着1022个咪表泊位,其经营权并未由政府无偿收回。在经营权到期的情况下竟然可以继续安然经营3年多,并在咪表车位重新招标时再次中标,德生咪表公司的“市场运作”能力让人惊叹,这其中到底存在什么,令人遐想。还有咪表泊位的翻番增长问题。公开资料显示,只有3122个咪表泊位有过公开招标记录,但市交委公布广州当前的咪表泊位有6426个,其中3000多个泊位在过去十多年中是通过什么渠道获得合法“准生证”的,媒体无法从公开渠道查询到相关招标记录,只能寄希望于政府部门给出合理解释,否则,又如何能消除公众对于咪表泊位翻番增长背后可能暗藏问题的疑虑呢? 从8月至今,广州停车费大幅上涨已经满4个月了,但是公众依然没有看到政府职能部门采取任何实质性的行动,来调研咪表车位的经营情况,并论证咪表公司上缴财政的“占道费”是否应随之上涨等问题,这越发让人怀疑停车费上涨背后的真实原因。

尤其是媒体梳理发现,上一次停车费上涨是在2008年,而2011年11月起,广州二、三类地区咪表泊位的道路经营权有偿使用费却开始下调,形成咪表公司上缴财政的“占道费”不涨反降的局面。有关部门总是体贴地为咪表公司想得更多,积极推动停车费上涨,却不操心财政能否从停车费上涨中获益、不操心如何利用增长的“占道费”加快停车场建设等问题,这究竟是为什么?究竟谁在从停车费上涨中获益? 必须指出,在媒体已经曝出两家咪表公司的经营存在如此多问题的情况下,是否应该继续由电子泊车公司和德生咪表公司来经营广州咪表车位,是要打一个大大的问号的,至少,也应该让两家公司处理好手尾、补上漏缴的“占道费”再说。而长远来看,广州咪表车位经营有待重新洗牌,在公开、公平、公正的基础上面向市场再招标。

抖音快手成假货橱窗,监管应转战流量入口 - 观察家 早几年,谁能想象到工商局打假要打到短视频头上呢?但是,既然抖音、快手等短视频平台被媒体曝光,已经成为“假货橱窗”,监管就应该及时跟进。据报道,抖音、快手等短视频平台成了“假货橱窗”。一些视频制作者公然展示“自制”口红、粉底的过程,然后贴上名牌商标,通过留下微信号,转账发货,形成一条黑色产业链。除了自制“名牌”化妆品,在抖音、快手等平台,搜索“奢侈”、“名表”等关键词,还能找到大量展示山寨奢侈品的内容。目前“微商”正在成为售假的重灾区。这些年《广告法》以及相关互联网法律日益严格,倒逼电商平台履行责任;图片分析、语义分析等监管技术的提升,也让电商平台上售假越来越难。如今,在电商平台,售假者如果上传了带有Chanel、Gucci等名牌logo的图片企图售假,很容易被平台的图片处理系统识破。

所以,最近一两年售假者纷纷转型做“微商”,做社交营销。因为这些流量入口,之前属于娱乐、社交平台,没有对电子商务做出严格规范,监管也存在盲区。就像这次媒体所揭露的事件,因为是跨平台违法,更容易形成监管真空,甚至不排除有的平台揣着明白装糊涂,“浑水养鱼”。在前一阶段集中整治短视频的暴力、色情乱象之后,短视频售假也该被纳入下一阶段的整治重点。据记者的调查,部分疑似制假视频获得了平台“推荐”。互联网法律领域有著名的“红旗原则”,如果网络侵权的事实是显而易见的,就像是红旗一样飘扬,那么,网络服务商就不能装做看不见,或以不知道侵权的理由来推脱责任。况且,一些网络主播明明展示的是自己DIY的产品,却贴上名牌商标售卖,明摆着是制售冒牌奢侈品,为什么平台还是做了“推荐”?平台推荐就是对传播影响力的“赋权”,就要对其真实性、合法性负责。

说到底,这些短视频平台已经触犯了“红旗原则”,属于明知故犯,不能再推脱责任。短视频平台应该明白,自己的商业本质是流量入口,其实质相当于《广告法》规定的广告发布平台;按《侵权责任法》的规定,故意纵容他人利用平台售假,也可能被认定是共同侵权方,要承担连带责任。据报道,抖音方面已经表态,会根据系统识别、人工审核以及站内外的举报等方式,对垃圾广告内容的创作者进行标注;涉嫌制假或有其他违规行为的用户停止推荐,如果情节严重的直接封号。希望平台及时亡羊补牢。不过,随着售假从传统电商平台,转战娱乐平台、社交平台,国家职能部门的监管重点也应该及时切换。两三年前,关于微商到底归不归《消法》管,归不归工商管,曾引发过很大的争议。的确,如今的微商、“直播主带货”等新商业模式,模糊了传统商业交易的边界,也溢出了传统的监管领域。

早几年,谁能想象到工商局打假要打到短视频头上呢?但是,既然如今抖音、快手等短视频平台被媒体曝光,已经成为“假货橱窗”,监管就应该及时跟进,包括实施对短视频平台的“广告抽查”,倒逼平台履行监管责任,协同网信部门切断跨平台售假的产业链。特别是新的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成立之后,整合了之前多个监管部门的职责,更容易实施全产业链的无死角监管。毫无疑问,既然一些短视频平台成为了假货橱窗、售假的前端,相关的平台监管责任就必须落实,职能部门的监管也应该及时跟进。□沈彬(媒体人)。

视频 问题 短片

上一篇: 房地产业年内或推“营改增” 房企该如何应对?

下一篇: 发改委将贵州纳入国家输配电价改革试点范围



发表评论:
相关推荐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琪花资讯网 版权所有 0.298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