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中国中部(湖南)农博会将设立“袁隆平农博奖”


 发布时间:2021-05-06 17:59:53

今年前7个月江苏造船新承接订单量同比下降幅度较大。一些业界人士判断江苏乃至中国造船低迷行情接近探底。江苏科技大学船舶与海洋工程学院教授陶永宏18日在受访时表示,BDI目前处于历史低位,进一步下探可能性小,近期中国汇率变动也是船舶出口的利好因素。被业界视为全球海运行情“晴雨表”的波罗的海干散货运价指数(BDI),在今年2月深跌至509点,下探30多年来最低点,与指数最高时相比跌去超90%。今年以来,难脱困境的江苏造船业,最主要是受国际航运市场“牵制”和“拖累”。据陶永宏观察,国际航运宏观环境有转好迹象:至今年7月,BDI已破1000点大关;至近期,该指数再次刷新年内新高、冲至1151点。江苏船企不论大小,正绞尽脑汁应对行业低迷期。据中国最大民营船企、江苏扬子江船业集团今年上半年工作汇总,当下船厂经营、接单形势确为严峻,不过,主营造船业务的子公司在生产节点、成本控制、实现利润方面均达预期目标,产能从原来的“占全国5%”升至9%左右。

南通中远川崎公司则引进机器人生产线,大部分车间实现自动化,以减少人力成本、提高生产效率。江苏是中国第一造船大省,其行情走势是全国造船业的“风向标”:今年上半年,全国造船完工量同比增长6.3%,新承接船舶订单量、手持船舶订单量同样缩水,同比分别下降72.6%、9.2%。陶永宏认为,近期江苏造船行情大涨、大跌的可能性都不大,中国造船业是否已真正触底仍待观察,期待行业早日回暖复苏。(完)。

中国与中东合作的战略水平正在稳步提升。记者日前从沙特基础工业公司(SABIC)获悉:它将斥巨资在华继续打造石油下游产业链。此前,中国石油和化学工业联合会举办了2011中国国际石油化工大会。SABIC执行副总裁阿卜杜拉·赛义德·巴兹迪强调,中东与中国双边贸易关系紧密,以及该合作关系是如何在这两大极富活力的经济体之间得到不断加强的。多年来,中东是全球和中国最重要的原油进口来源之一。据统计,去年中国从中东进口了价值650亿美元的原油,占中东原油出口的16%。近年来,中国也与海湾合作委员会国家开展了石化产品、化学品和种类繁多的成品进出口贸易。“中国石化和化工产业的持续增长,这为中东石化产业提供了良好的机遇。双方可在全球市场通力合作,优化使用稀缺的油气资源,实现共同成长。”阿卜杜拉·赛义德·巴兹迪认为。

作为全球领先的石化企业,SABIC从1985年进入中国市场,以稳扎稳打的拓展策略,其业务每年保持两位数的增长。目前,SABIC是中国市场上领先的石化产品和工程塑料的供应商和投资者。据阿卜杜拉·赛义德·巴兹迪披露,将与中国石油化工集团在天津共同投资10亿美元,建立一个年产能为26万公吨的聚碳酸酯生产工厂,预计于2015年投产。而在上海新建一个研发中心暨和大中华区总部,占地6万平方米,预计于2013年完全投入运行。目前,SABIC在上海、广州和天津分别拥有一家工厂,在上海有一个技术与创新中心,共有900多名员工。而全球人力资源、领导力及战略领域知名调研机构CRF将其评为2011年“中国最佳雇主”。

根据商务部最新发布的数据,截至2010年,中国已经连续16年成为全球遭受反倾销调查最多的国家,连续5年成为全球遭遇反补贴最多的国家。其中仅在2010年一年,中国共遭遇贸易救济调查66起,涉案金额71亿美元。根据世界银行数据,当年全球47%新发起的贸易救济调查和已完成的案件都针对中国。可以毫不夸张地说,中国已经成为全球反倾销的最大靶子。之所以会出现这种情况,自然跟中国对外贸易的快速发展过程中,国外的贸易保护主义加剧和国内贸易政策或企业行为失当有关。改革开放以来,中国的国民经济和对外贸易取得了突飞猛进的发展,经济以近年均10%的速度高速增长了30多年。与此同时,对外贸易规模日渐庞大。据海关统计,2010年,我国货物进出口贸易总额达2.97万亿美元,比2009年增长34.7%,规模已经超越美国而跃居世界第一。与中国快速增长不同,世界大多数国家的发展并不如意,导致贸易保护主义逐渐泛滥。如今贸易保护主义的形态日益增多,贸易壁垒形式多样。统计数据显示,在加入WTO的10年里,中国共遭受国外贸易救济调查602起,合计金额389.8亿美元。

其中,反倾销调查510起,反补贴调查43起,保障措施106起,特保措施33起。除此以外,对中国的贸易制裁还往往成了一些国家国内政治斗争的一个筹码。除了外部原因外,中国自身的外贸发展方式存在着缺陷也是关键性的因素之一,数量庞大而又廉价的劳动力一直是我国的比较优势。目前,德国每小时平均工资为30美元,美国为21美元,而中国仅有0.8美元。当然,简单地这样比较不尽科学,但工资低下不仅使得劳动者消费水平难以提高,而且往往成了引发劳资矛盾冲突和国外贸易摩擦的导火索。不合理的出口退税制度增加了国外对中国反倾销诉讼的可能性。虽然从国际范围来看,出口退税制度是许多国家采取的一项鼓励出口的政策,并不违反国际贸易的通行规则。但从本质上来说,出口退税制度就是依靠政府的财政补贴,降低出口产品的各种税收,进而促进产品的出口。如果补贴范围过大、补贴力度过强,极容易成为国外对中国反补贴诉讼的把柄。这也是为何很多出口压力较小的国家一方面自己补贴出口,一方面又抨击别国补贴出口的原因。不仅如此,国内出口市场混乱无序的恶性竞争,也造成了一些出口产品价格过低的恶果。

随着外贸经营权的不断放开,在中国从事出口贸易的企业越来越多,目前全国对外贸易经营实体超过70万家,其中有民营企业近40万家,更重要的是,由于中国的行业集中度低,中小企业占这些出口贸易企业的绝大多数,达80%以上,而且其出口额也占全国出口总额的70%以上。这些出口企业由于技术水平、生产规模、议价能力差异巨大,降价是他们唯一抢夺订单的法宝。恶性竞争在降低价格的同时,也容易给国外的反倾销诉讼授人以柄。因此,要想尽快摘掉中国头上这顶全球反倾销“冤大头”的帽子,除了在WTO的框架内学会运用法律武器维护自身利益外,更重要的是改变传统的贸易发展方式。只有摆脱一味依靠低成本、低价格的竞争模式,努力改变企业处于国际分工和全球产业链低端的局面,提高产品附加值,中国产品才能在国际竞争中免遭反倾销的“暗算”,也才能实现从贸易大国向贸易强国的真正转变。

农业 农博 中国

上一篇: 甩掉政策“拐杖”后的空调市场:“这个冷年不太冷”

下一篇: 中国冬虫夏草主产区量价双涨



发表评论:
相关推荐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琪花资讯网 版权所有 2.048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