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协委员建议:地方债可尝试让地方“做主”


 发布时间:2021-05-06 17:17:26

非洲幅员辽阔,自然条件优越,发展农业的条件也得天独厚,但是由于各方面的原因,非洲国家不仅没能实现粮食自给自足,反而成为世界上唯一的粮食净进口大陆。粮食危机严重制约了非洲国家经济发展和消除贫困的步伐,也成为社会不稳定的重要因素之一。非洲政府大力发展农业 在充分意识到农业发展的重要性之后,非洲国家纷纷加大对农业的投资力度,同时也张开怀抱拥抱海外投资带来的先进技术和经验,并赋予种种优惠政策。近年来,赞比亚把农业作为经济发展中的重中之重。2011年初,赞政府签署了非洲农业发展综合计划协议,承诺该国年度预算的10%投入农业开发,并将利用国家优势增加农业产量,加大研发投入,推动农业走多元化发展道路。赞农业部长称,赞政府决定加快农业发展速度,将农业增长率从目前的1%提高到2015年的10%。坦桑尼亚地域辽阔,可耕地面积4400万公顷,但只有少部分得到开发。为提高可耕地使用率,政府已划定一批土地富饶区域,通过制订一系列农业发展规划,提高农业生产率,以期通过出口获得更多收入。这就是农业领域发展计划(ASDP)、坦桑尼亚南部农业发展走廊(SAGCOT)和农业优先政策。

坦桑尼亚近年还实施了农业灌溉计划,以改变该国3000万公顷土地中只有不到1%能够得到灌溉的现状。此外,该国也在积极准备实施“农业第一”计划,在全国引进优良种子和机械化耕作方式,增加单位面积粮食产量。投资非洲农业优惠政策多 非洲国家一系列发展农业的规划吸引了众多中国投资企业的目光,中非农业投资有限责任公司就是其中的一员。经过几年的发展,公司已经在赞比亚、坦桑尼亚等国进行了相应的农业投资,并且取得了不错的经济效益和社会效益。作为投资非洲农业的大型企业,公司也感受到了非洲国家发展农业的决心并且享受了相关的优惠政策。据公司总经理赵玉勤介绍,在坦桑尼亚,公司进口农业设备享受“先交纳,后退税”的免税政策。但是,坦桑尼亚和加蓬,都是农业设备整机进口免税,零部件进口需要交税。“在赞比亚,免征农产品增值税,只有小麦一项先交17%的增值税,然后凭发票,例如农业机械的发票证明是为小麦生产购买的,可以100%退税。对于一些特种农产品,例如玉米(玉米是赞比亚主粮,国家控制价格,不能卖高价玉米),赞比亚政府象征性的收取一些定税。此外,赞比亚政府在企业所得税方面也给予农业优惠。

在过去,农业企业所得税是15%,现在只征收10%。相比较农业,其他行业的所得税就很高了,大约在25-35%之间。因此,政府对于农业还是扶植的态度。”公司总经理助理金顺荣介绍到。此外,坦桑尼亚相关部门已经向国家建议,进口农机配件、燃油等都免税,但是现在还处于酝酿期,尚未形成法律。值得一提的是,赞比亚和坦桑尼亚等过的法律比较健全,执行力强,这些给赵总经理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进口设备退税的时候有一个证书,但是我们由于人员交接,找不到原件,退税的时候遇到麻烦了,于是向海关进行申诉。关长专门到公司了解情况,并且全额退回税费,五万多美元。”赵总经理说到。“当地政府在很多方面做得很完善,例如,在向政府机构提交文件时,通常是一式两份,分别盖章,一份给当地机构,一份自留,证明他们收到相关的资料文件。” 了解信息渠道多 据赵总经理介绍,企业的投资信息来源多方面,首先是商务部各经商参处官方网站,其次是非洲各国政府的英文网站。在赞比亚政府网站上可以下载最新的《劳动法》,但是这些法律通常更新速度慢。除了官方的信息渠道,企业内部人员的信息反馈也至关重要。

“我们在当地的管理人员经常会跟当地管理机构、管理人员打交道,因此信息也是最及时地,通过他们的反馈,我们能掌握当地的投资信息变化。” 对于当地的投资促进机构,赵总经理直言他们的“大门是敞开的”,只要预约,都可以进行拜访。“坦桑尼亚设有投资促进中心(TIC),赞比亚有发展署,这两个机构我都曾经拜访过,我们是他们的常客。有什么困难都可以找他们,他们免费提供服务。”曲晓丽。

经济困难时期,一方面是财政收入减少,另一方面,基础设施需要建设,企业需要扶持,社会事业需要投入,要花钱的地方变得更多,迫切需要政府勒紧裤腰带,过过“紧日子”,把节省下来的资金投入经济建设,用于改善民生。这是政府能为改变经济困难局面所作的直接贡献。“紧日子”怎么过?不少地方政府推出了新举措。例如,广东、浙江等省最近相继推出今年公务购车和用车经费、会议经费、公务接待费用、党政机关出国经费预算等“零增长”目标。这样的做法,恰恰传递出了政府部门过“紧日子”的态度。政府过“紧日子”的实际效应和意义远非简单的“减法和加法”。不管国家在什么样的发展时期,有什么样的财力状况,政府的大手大脚、奢侈浪费总会触动社会的敏感神经。在目前这样一个紧要时期,人们期望通过“紧日子”看到政府带领大家共克时艰的一种果决态度,一种实际作为。要不要过“紧日子”,已经不是一个问题。问题在于能不能过“紧日子”,会不会过“紧日子”,有没有切实有效的办法、措施和制度来保证把“紧日子”过好,可以说,这体现的是党和政府的执政能力。

过“紧日子”的基本要求是努力降低行政成本,提高行政效率,同时服务质量不打折扣。不能说,裤腰带勒紧了,服务质量就下来了,该办的事情不办了。话说回来,即使是过“紧日子”,政府的用度相对来说还是要宽松得多,公务人员仍没有理由不把工作做好。对政府来说,过好“紧日子”,又何尝不是转变政府职能、提高管理水平的一个重要契机? 这里有必要强调拉动消费不等于鼓励浪费的观念。在公务交际中,经常看到以“拉动内需”为名义的大手大脚。这样的借口和观念要不得。我们提倡的是健康消费、理性消费,而不是奢侈浪费。拉动内需,扩大消费,大头在基础设施建设,在广大的农村,在有条件消费的市民那里,而不在慷公款消费之慨。财政支出应该公开透明。政府信息公开条例已经颁布,这是推动政府管理改革的一个重要杠杆。只要不涉密,不涉及公共安全,很多信息都应该对社会公开。我们的财政支出,一直在强调取之于民,用之于民,就应该让公众了解。财政支出的公开透明,既可以满足公众知情权,也可以推动财政预算和支出更加科学、合理。

某些领域还可以依靠改革来推动过“紧日子”。比如公车改革,在不少地方搞得有声有色;比如公车工作日按号限行等,既节约支出,又减少排放。没有听说哪个地方因为车改、限行等使得公务员变懒了,该办的事不办了。这样的改革只要有依据、有章法、有效果,就可以尝试在更多的领域推行。(刘成友)。

地方 政府 谢卫

上一篇: 央行上海总部:8月金融机构定期存款大幅增加

下一篇: 美的燃气灶玻璃挡板爆裂 灶下有燃烧迹象(图)



发表评论:
相关推荐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琪花资讯网 版权所有 0.319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