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肃天祝藏族民众“下山入川”(图)


 发布时间:2020-09-18 22:30:49

将200万居住在深山区、石山区特别是石漠化严重地区的贫困农户进行生态移民。搬迁经费中有部分需要农民自筹,但有近60%的贫困农民无力负担,而薄弱的贵州地方财政在资金筹集方面捉襟见肘,贵州生态移民资金筹措方式亟待破题。贵州省铜仁市松桃县迓驾镇马鞍村居民常年处于极贫状态,1999年的一场泥石流淹埋了村中三分之二的土地,如今全村390户农民只能靠仅有300亩可耕农田,这里山路崎岖交通不便,山下的一条小河一遇暴雨便会涨水,使村民无法外出,搬出深山谋生成为了村民最好的出路。马鞍村妇女龙老冬家里的青壮年全部外出打工,只有80多岁的母亲与身患残疾的15岁儿子和她在家,3人居住在一栋破败的木屋中,屋顶墙体全是洞,一年种的玉米只够糊口。“很想带着家里人搬到政府规划的移民点去,但我现在连基本的生活都成问题,连给孩子治病的钱都拿不出来,国家就算给我政策补助,我也没有办法支付搬迁所需的钱。

” 据了解,马鞍村中390户村民的基本情况都与龙老冬家类似,这些居民想要搬到移民点居住每户大概需要自筹5万元左右,这对于居住在深山区、石山区特别是石漠化严重地区的贫困农户来说,无疑是一个天文数字。贵州省扶贫生态移民工程领导小组办公室主任付贵林坦言,生态移民规划的200万人中,目前只有40%左右的人有条件能搬出深山。付贵林向记者介绍,到2020年,预计会有380亿左右的各级财政补助到位。根据今年实施的相关文件,扶贫生态移民工程对搬迁的贫困农户有人均1.2万元的财政补助以及部分的贴息贷款,但未来9年里政府还要在安置点里通水通电,建设排污系统,设立学校,再加上后期移民的就业培训费用等,预计需要1600亿元。“我们只能做到以补助的方式来帮助这200万贫困农户。”付贵林说。付贵林表示,目前只能通过社会投资、善款以及银行贷款来筹集这笔资金,对农户采用先易后难,循序渐进的方法,先把能搬的搬出来。

“目前我们正积极向国家有关部门汇报,争取国家给予大力支持,同时省、市(州)、县财政也要配套一部份资金,特别是要对一些涉农资金进行整合,形成强大合力,共同推进此项工作。”付贵林说。据了解,按照“先易后难”的方式,贵州被纳入生态移民的200万贫困户中,越往后越是无力解决自筹部分资金的贫困户,要让这些农民最终都搬出大山,贵州面临着巨大的资金压力。(完)。

不仅是当地的生活水源,也是发展高原绿色渔业的理想水域。目前水产品主要销往贵阳和长顺周边市县,多数山区搬迁移民养殖户在这一项目上已实实在在得到了实惠。“由于黄花寨电站库区地理区位和水质原因,养殖出来的冷水性商品鱼,鱼肉质嫩、无土味、口感好,很受市场青睐。”敦操乡斗麻村河边组生态搬迁村民韦小全在乡里扶持下到水库养殖淡水鱼,韦小全感概说,“只要能吃苦,肯干活,人就一定不会穷下去。当初如果不搬迁出来,肯定还要受穷。”两年前,就连他自己也无法想象今天幸福的日子。

现在的韦小全一家安居乐业,在乡政府的帮扶下依靠淡水养殖正朝着小康生活前进。对乡政府倡导的扶贫生态移民搬迁,两年前,一些村民一度是冷眼旁观,有的不但不支持,还带着自己的家人抵触政府工作,成为搬迁“钉子户”。“在山里,穷是穷点,心里踏实,搬出来,心里没有底。”搬迁前这样的顾虑不止韦小全一个人有,这样的疑问困扰着不少被通知需要搬迁的村民。如今,在敦操乡,一片新的移民新村拔地而起。搬迁出来的村民生活已经步入正常,老人们安详,孩子们欢乐,年轻人进城务工,家庭妇女也可以就近在园区打工,有种养殖技术的政府还帮扶发展。

“两年来,围绕‘搬得出、稳得住、能致富’的目标,我们将移民点的规划与小城镇建设、产业长远发展紧密结合,建立返乡农民工创业园,鼓励村民发展家庭作坊式的小规模生产加工,鼓励在外务工能人回乡创办企业,还出台了一系列扶持政策,鼓励村民大力发展种养业。”贵州省黔南布依族苗族自治州长顺县敦操乡党委书记陈勇介绍说。在长顺县委县政府的大力支持下,敦操乡把移民“搬出去、稳得起、能致富”作为重点工作来抓,组织专门人力帮助移民群众考察论证,根据群众意愿,为搬迁群众“设计搬迁方式”,陆续筛选出种养殖、园区就业、商业贸易等一批符合移民特点的致富项目,确保移民生产生活有保障。

目前,敦操乡移民新区已完成沿街人行道改造,排洪引水沟渠,建设了邮政所、幼儿园、集贸市场等机构。地处贵州麻山腹地的长顺县敦操乡,聚居着汉族、布依族、苗族,是贵州省的100个一类贫困乡镇之一,是一个典型的深山、石山、偏僻、落后的少数民族聚居区。喀斯特地貌发育突出,山高坡陡,地表支离破碎,水土流失严重,生产生活环境十分恶劣。为帮助当地群众脱贫,保护脆弱的生态环境,2013年开始,在省、州、县的各级党委政府大力支持下,该乡逐步实施扶贫生态移民搬迁工程。

贵州民族大学社会建设与反贫困研究院毛刚强副教授分析指出,实施易地扶贫搬迁是贵州贫困人口有效脱贫途径之一,通过山区农户“生态搬迁”,也可有效减缓当地的生态压力。广大群众对扶贫生态移民工程所展现的热情以及对未来的憧憬,充分说明实施该工程,改变的不仅仅是贫困群众的居住条件,更是为他们的脱贫致富、长远发展打下了坚实的基础。农民进入城镇后,将获得更多的就业致富机会。地处中国西南腹地的贵州,截至目前仍有623万人生活在贫困线以下。

贵州是全国易地扶贫搬迁中规模最大、任务最重的省份。全省91.2%的贫困人口、94.6%的贫困乡镇、92.1%的贫困村均处于武陵山区、乌蒙山区和滇黔桂石漠化三大集中连片特困地区。这些地区位于长江、珠江上游,具有十分重要的生态地位。把这些贫困人口从生态功能脆弱区搬迁出来,对修复生态意义更大。随着扶贫生态移民工程深入实施,这一工程逐步显现出“脱贫与生态保护”的双赢效益。根据《贵州扶贫生态移民规划(2012-2020)》,到2020年,贵州将建成1041个集中安置点,对全省47.7万户204.3万人实施搬迁,安置地以小城镇、产业园区为主。

临近21点,陈勇带着乡里干部还要和搬迁村民进行一场群众会。陈勇说,“石漠山区工作的难度超出想象,在平原地区干部忙着招商引资的时候,敦操的干部正磨破嘴皮为说服百姓搬出深山,多种几亩药材、多养几箱蜜蜂而走村入户。麻山地区自然条件严峻,扶贫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只靠干部干不可能做好,还要动员群众跟,大家齐心协力才能翻越贫困大山。”(完)。

冯当智 移民 牛羊

上一篇: 海南推广100M宽带普通家庭迈入“百兆时代”

下一篇: “青藏快运货物”打造青藏铁路运输“绿色通道”



发表评论:
相关推荐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琪花资讯网 版权所有 0.189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