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富宁隧道坍塌 俩男子被困6天6夜后获救(图)


 发布时间:2021-01-14 02:09:01

历时3年施工建设的“南广铁路”重要控制性节点工程五指山隧道已全面贯通,该隧道长度超过10公里,是该铁路全线最长的隧道。南广高铁是两广交通经济大动脉,亦是东盟地区进入桂粤两省及珠三角地区的快速通道。始自广西南宁的南宁站,经广西贵港、梧州,广东省云浮、肇庆、佛山至广州的广州南站,线路全长577.1公里,其中广西境内349.8公里,广东境内227.3公里,全线共设车站23座,为双线电气化国家I级铁路,基础设施设计速度250公里,预计2013年12月建成通车。该隧道始于云浮市都杨镇,出口至肇庆市高要大湾镇禄岸村,有全线隧道的“老大”之称,全长12208米,设计为无砟隧道,单洞双线,设计时速200公里。2009年3月开工,历时3年多。承建方中铁隧道集团四处第四工程公司技术负责人刘刚称,工程项目部采用斜井施工作业的方式挖掘,在长隧道横面上另挖短隧道,利用两隧道交界处对长隧道进行分段同时施工,施工中,该隧道打了两个斜井,分别在离隧道进出口3公里处。刘刚介绍说,该隧道地质条件复杂,共有8条断层破碎带,施工中变更设计和施工方法穿越断层带。

据了解,仅该隧道Ⅱ级硬质花岗岩围岩就占隧道总长的80%。在隧道现场,施工人员正对隧道仰拱和衬砌、洞壁上铺设防水板。刘刚表示,衬砌完成后,就进行轨面铺设。(完)。

云南省富宁县板仑乡境内正在施工的云桂铁路富宁1号隧道突然发生垮塌,15名工人被困,情况万分紧急。经过130多个小时的紧张救援,7月20日凌晨3时许,14名被困工人成功获救,一人下落不明。大河报记者了解到,14名获救工人中,有俩人是洛阳人。昨日上午,记者电话联系上正在富宁隧道施工工地上休养的洛阳人张福乐,他讲述了在隧道内被困的6天6夜里,14名工友相互鼓励,经历了等待、煎熬、绝望,直到最后获救的惊心动魄求生记。另一名生还的洛阳人丁某正在休养中,暂未接受记者采访。一声闷响后,隧道发生塌方 跑到安全位置后,一下子瘫坐在地上,脑子一片空白,感觉身体像真空状态 24岁的张福乐是河南省洛阳市嵩县人,在富宁县这个工地上从事隧道测量刚满1年零1个月,他的作息时间一般是工作24个小时后,休息12个小时。

7月13日晚,福乐上了一夜班,次日上午又上了半天。大概11点左右,他从隧道出来,又累又困,赶到距施工隧道约500米的生活区休息。下午3点40分,接到上班电话的福乐从床上爬了起来戴上安全帽,将上身T恤搭在身上,赤身与负责测量的主管负责人(也是洛阳人)一起乘卡车进入隧道,开始测量工作。“隧道已经打了有千余米了。”福乐说,下午4时15分左右,突然听到工友吼了一声,他下意识朝洞口看了看,“不妙,隧道拱顶往下掉石块,有坍塌迹象”。福乐立即拉了正在测量的主管负责人朝隧道内跑去。跑了15米左右,突然听见一阵闷响,眼前一片漆黑。福乐扭头一看,洞口已被封死了。“黑,真黑,伸手不见五指。坍塌发生得太突然了,到安全位置后,我一下子瘫坐在地上,脑子里一片空白。

”福乐说,感觉身体像真空状态,当反应过来时,两腿发软,连站起来的力气都没有。隧道的突然垮塌,引起开挖面轻微坍塌,正在该处施工的多名工人,也立即掉头朝洞口方向跑去。脑子里开始胡思乱想,工友们相互鼓励 有经验的工友鼓励大家,做好打持久战准备,并想尽办法自救 事发突然,福乐脑子里开始胡思乱想,黑暗中听到工友们的声音,有工友把随身携带的手电筒打开,大家聚到了一起,一查共14个人。“我们共有4个手电筒,但只能轮流开。”福乐说,大家情绪很低落。后来,一40岁的施工员对大家说,他曾有过类似经历,鼓励大家不要担心,让大家做好打持久战的准备。“我们被困的区域水平长度约有20米,宽12米。”福乐说,在这名工友的指导下,大家靠着手电筒微弱的光在洞内找到一些矿泉水瓶。

隧道内的高压水管、风管没被压断,他们立即打开阀门,用矿泉水瓶储备水。每隔段时间,大家就用锤子敲打高压水管,试图让外面的人知道洞里边还有人,但没回应。后来他们做了一个大胆的决定——“将高压水管拆掉。”水管里的水来自隧道外一个大水池子,高压水管拆除后,让水一直流,外面的人看到水池里的水有变化,可能会想到洞里边有人。“让水流一会儿,然后再堵上,周而复始,但依然没有奏效。” 洞内一片漆黑,工友们情绪变得越来越低落。福乐说,15日凌晨刚过,他特别困,可又不敢睡觉,坍塌地方还不停地掉石块。“每次要睡着时,工友就拍我,每个人都高度紧张。”没食物,只有高压水管里的水,浑浊有沙子,还有一股铁锈味。“为让工友们提神,一根香烟同时让4个人一起抽。

”福乐说。7月15日凌晨5时,坍塌处传来声音,并且越来越大。“有经验的工友说,这应该是钻管的声音,我们有救了!”果然,没多久,一根直径约6厘米的钻管从坍塌地方伸了出来。“我们用锤子不断敲打钻管,并大声呼救。”但没啥效果,后来工友们将钻管的钻头取下来,将写有“我们还活着,我们一共14个人”的字条用防水纸裹住,塞进钻管内,又用铁丝固定。希望救援人员能够看到字条,但这个钻管一直没有拉出去。生命通道打通,食物和水输送进来 福乐一口气吃下3根火腿肠,用嘴撕开皮,几乎整根地吞下 7月15日下午6时,福乐与另一名工友来到钻管旁,继续敲打。突然,他听到了一段清晰的对话声,激动得俩人几乎用尽全力朝着钻管内吼了两声。“你们还好吗?里边空气怎么样?”没多久,钻管那头传来声音。

“你们有多少人?不要着急,我们再打通一个钻管进来。”福乐清晰地记得外边的人说了这句话。兴奋得工友们几乎全都站了起来。大约隔了1个小时,第二根直径20厘米的生命管道伸了进来,安静的空间内,工友们清楚地听到了外面传来“食物马上进来”这句话,原本坐着的人也站了起来。强光手电对准管道口,所有人的目光聚焦在这里。伴随着摩擦声,管道里伸出一截东西,福乐仔细一看,一个个火腿肠用胶带缠绕在一根钢筋上,随着钢筋伸出得越来越长,火腿肠也越来越多。饿了近30个小时的工友,迅速将钢筋上的火腿摘下,狼吞虎咽地吃了起来。福乐一连吃下3根,用嘴撕开皮,几乎是整根吞下。随后,生命通道里又送来电线,被困工友里刚好有一名电工,他将电线与洞内原来的灯泡连接,洞内终于亮了,14个紧绷的脸上终于露出了笑容。

吃饱喝足后,福乐才想起自己湿掉的鞋子,脱下后,借着灯光看到,脚在浸泡了30个小时后,已经白得没有一丝血色,褶皱的后脚跟与小脚趾都烂了。电话线、摄像头等物品一一被送进洞内,这个时候福乐突然被叫来接电话,拿起电话福乐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福乐,我是哥哥,你在里面怎么样?还好吧?”福乐心头一颤,上班前,他还跟远在武汉的哥哥聊QQ,被困30个小时后,哥哥竟然在20米外的塌方那头守候,“你咋来了?哥,咱家人知道不?我在里面很好,先别给咱爸妈说。”电话那头沉默了一会儿说:“好的兄弟,在里面照顾好自己,哥在这儿等着你出来!” 黑暗中的日子,心在“地狱”与“天堂”间流转 温饱问题解决后,无聊的工友向洞外要了扑克牌与MP3 事发后,各路救援力量迅速集结到事故现场展开救援,400多名救援人员投入到救援中。

7月16日7时30分,从昆明紧急调来的620大口径套管钻机正式开钻。同时,还采取了从塌方体中间打正面导洞、从塌方体侧面打迂回导洞两个方案。但开辟“救援通道”一波三折。钢筋障碍、坚硬巨石、出现松散体……不断出现各种复杂难料的情况。福乐说,自16日开始,救援人员按早、中、晚准时将充足的食物送进去,食物也从原本的面包火腿,换成了热稀饭、馒头和炒菜。后来为让他们在里面驱寒,还送来白酒。漫长的等待很是无味,刚开始,工友们会兴致勃勃地聊聊天,后来实在没啥可聊的了,情绪又变得低落,除了吃饭,就是睡觉。洞里面一成不变的光线让他们很难有时间概念,只有每天早上的稀饭会提醒大家又是一天清晨。福乐说,里面太潮湿睡不习惯,看着其他人呼呼大睡,自己一个人清醒,这是最难熬的时候。

为让福乐能睡得踏实,同为洛阳人的主管,帮他找了最软最干燥的地方。18日,实在无聊的工友们向外面提出要扑克牌、MP3的要求。有了扑克牌和MP3,大家的心情稍微有了好转。14名工友救出送医,仍有1人下落不明,救援仍在继续 重见光明后,福乐露出了几天来最肆无忌惮的笑容 7月19日晚7点,救援人员给被困工友提供了一个准确的消息,通道还有一两米就通了,当天前半夜肯定能让他们出来。福乐说,这时大家不再睡觉,在预设的营救通道口,拿着石块敲打混凝土,为营救人员指引方向。听着动静越来越近,他们的心情越来越兴奋。凌晨三点,隧道混凝土层面土壤被凿开了个小孔,一束强光射进洞内,大家知道营救通道打通了,有的工友开始欢呼,福乐和主管也高兴得跳了起来。

混凝土层慢慢扩大,三名营救人员钻了进来,为他们换上工作服,组织他们一个个撤离。20米的距离走得特别艰难,福乐蹲在地上缓慢移动,心跳急剧加速,一分多钟时间,他就浑身大汗。出来后,看着众多人为他们鼓掌,医护人员迅速上来搀扶,媒体记者跟进拍照,再扭头看看工友们,一个比一个笑得灿烂,福乐露出了几天来最肆无忌惮的笑容。等他坐上救护车后,一个身影紧跟上来,死死地抱住福乐的脖子,这是苦苦等待福乐五天五夜的哥哥,兄弟俩抱在一块儿眼含热泪,一句话也说不出来。随后,福乐和工友们被送进富宁县医院。经过131个小时后,这14名被困人员成功获救,但现场救援依然在继续,因为还有1名工人下落不明。(大河报 记者 李晓波 王亚鸽 受访者供图)。

福乐 工友 隧道

上一篇: 卞忠民: 完善网上组织的管理法规

下一篇: 72米世界最长臂架泵车在广州投入使用



发表评论:
相关推荐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琪花资讯网 版权所有 0.201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