济南将改续建92个城中村


 发布时间:2020-09-22 03:11:26

2014年已经到来,在过去的2013年,郑州拆迁了不少城中村,据统计在郑州的228个自然村已有170个获批改造,103个已实施拆迁,总投资近千亿元,2006年以来,郑州市共有119个村经市政府批准实施城中村改造,累计投入资金971亿元老鸦陈、小铺、皋村、木马村、金洼、常寨、燕庄、路砦、押砦、陈寨、刘庄等已经开始拆迁改造。桑园、小京水村、闫垌、赵家门、小铺、林山寨、牛庄等也进入拆迁改造中。此外,十二里屯、大谢村、付庄、祥营村、水牛张村、朱屯村、荆胡社区、孙八砦、安徐庄、杲村等城中村已经进入开发阶段。城中村,一个让多少人触及就伤感的字眼,有多少人初来郑州的几年不是在这里度过的? 这里,曾是多少外来打工者居住的家,低廉的房租,为他们提供了在这个繁华城市中生存下来的可能,它支撑着每一个闯世界的人,温暖着每一颗忙碌疲惫的心。这里,曾是多少有志青年的聚集地,他们受过高等教育,处于“生存以上,生活以下”状态,始终坚守梦想,一边憧憬一边奋斗,努力为自己的青春寻找一处安放之地。这里,繁华而混乱、简单而卑微。这里,对于村民来说是家乡,每个月所收房租已足以让全家衣食无忧,拆迁之后,巨额补助款成就了不少拆二代,对于他们,失去,是为了更好地获得。

无论是外来者还是本地人,城中村是这个城市曾经最柔软的接纳和腹地,都是他们生活和成长过程中,一截永难忘记的回忆。随着郑州市城中村改造进程的加快,一个接一个城中村在大型机械的轰鸣声中灰飞烟灭,老鸦陈拆了,押寨拆了…… 这里再也没有傍晚繁华热闹的场面:卖麻辣烫、炒面、烤鱿鱼、烤面筋、手工水饺、串串香、热干面、馄饨,一摆就是一条街,昏黄的灯光下,老板热情地招呼着刚从外面回来的人们。其实这的环境并不好,村落拥挤、零乱,村子里高楼林立,路很窄,楼挨楼,头顶上除了各色招牌,还有纵横交错的电线楼与楼之间阴暗潮湿,5层以下的房间基本见不着太阳。屋里没天然气没热水,卫生间狭小而阴暗,大部分童鞋都会买个‘热得快’烧水,夏天在卫生间冲凉冬天就去外面的澡堂洗,一次十块钱。这样的房子每月300元,水电费另算。冬冷夏热,下大雨时顶层屋里还漏雨。但真的要拆了,还真有些留恋,毕竟这里承载着太多的青春、梦想、奋斗与期盼。郑州城中村,这里承载了太多人的梦想,这个即将要逝去的一道独特的城市风景线,在这里每个人都曾经有梦想,但终究会被高楼大厦所取代。如果这里不复存在了,相信很多人都要再次开始东奔西跑的寻找安身之所,纪念我们终究失去的热血青春,纪念这个给了我们太多回忆的“都市村庄”。

对暗藏诸多安全隐患的“城中村”,“拔点”是比较彻底的做法,但成本很高,推进不易。那么,在无法迅速全部“拔点”的过渡时期,“城中村”的环境应该如何治理?又该如何守住底线,给居住其中的人以基本的尊严和安全感? 20多个垃圾桶,曾一夜间消失 位于浦东新区东部的合庆镇勤奋村,刮什么风会来什么味道,村民都一清二楚,臭的是养猪场味道,酸的是化工厂味道……由于大量工业和生活污水排放,一些河道已变成鲜绿色,污泥见底。河边、林间和居民区中,小作坊小工厂毫无秩序地出现在各个角落。这里的村民盼整治已盼了许多年,由于许多问题积重难返,整治正在极为艰难地推进。位于宝山区大场镇的红光制革厂,占地约84亩,已不再进行生产,厂区被分割出租,目前有签约租赁户40余家。

同时,厂区内还存在群租楼、食品加工点等,形成典型的“厂中村”。说起被市民投诉的“环境问题”,红光制革厂工会主席周维宾倒起苦水:“我们曾经在厂区内放置了20多个垃圾桶,竟然一夜之间消失了!全部被人偷走。” 记者在采访中获悉,类似这样的“城中村”、“厂中村”,由于牵扯的利益面广,相关部门的管理难度较大,很多企业主也没有承担起应有的管理责任,加之其中人员流动性大、素质不高,环境水平也就每况愈下。不仅是卫生问题,一些“城中村”,还是“问题馒头”、“毒罐头”等来源地,却监管困难。某区“城中村”暗藏地下加工点两三千个,但是食药监部门专职人员只有3人,悬殊很大,因此在管理类似问题时,大多聘用编外人员。比如闵行区聘请3000多个编外人员,集中对“城中村”无证经营、地下加工等进行管理,虽形成一定威慑力,仍无法实现根治。

“都躲在犄角旮旯的地方,常常晚上生产,防不胜防。” 一位住在“城中村”的外来媳妇曾跟记者抱怨:“钱少,只能在这里租廉价房。可环境真差!我还是想活得有尊严一点,有安全感一点。” “应付式管理”带来“眼前亏” 2013年底,某“城中村”发生火灾,由于村道路两旁布满了违章搭建,消防车无法开进,延误了灭火时机。这次火灾之后,“吃了亏”的村镇开始重视这一问题,花力气拆除了村内道路两旁的违章建筑,尽可能留出宽阔的空间。但是,一些还没吃“眼前亏”的村镇,对这样的问题仍置之不理。一位相关职能部门领导认为,这种“应付式管理”产生的根源,是对“城中村”的认识和态度不到位。不少村镇领导,因认为“城中村”迟早要“拔点”而缺乏管理动力,愿意花力气在发展村镇经济上,却不愿意在“城中村”治理上多耗精力。

而无论是人力管理还是环境改造,都是需要资金投入的。然而,“城中村”却正是火灾、犯罪、食品安全等诸多隐患之所在。单从硬件条件看,“城中村”绝大多数民房建筑质量差、无工程质量监管,防火间距远达不到要求,且村内布局杂乱,充斥流动摊贩和违章搭建的摊点,活动板房材料容易燃烧。台风天里,晾晒竹竿等摇摇欲坠,可能造成人员伤亡。“很多‘城中村’内,住宅空间狭小,液化气瓶就放在床底下,那里的人时刻与危险相伴。” 因此,相关部门树立底线意识十分重要。宝山区顾村镇顾村工业园区,一片热火朝天搞建设的喧闹之中,有一处曾经嘈杂混乱、如今安宁有序的“城中村”——星星村。记者了解到,星星村已投资100万元,8月底完成消防管道设施的安装。星星村党支部书记秦国忠说,“村里道路狭窄,消防车无法进入。

从几百米开外的河道取水,则会延误灭火时机。等设备安装完成后,每50米就有一个消防栓,防患于未然。” 曾经占地11亩的华南集贸市场,是南大村范围内唯一一个集贸市场,本与南大村租约签至2019年。然而,当发现该市场管理混乱,存在消防安全隐患时,今年上半年,该市场被关停,目前已拆除。面对乱设摊问题,大场镇正在为摊主们寻找一个集中的地方,进行安全规范管理,满足过渡时期群众基本需求。“人的生命高于一切。‘厂中村’、‘城中村’,不管是短期内不能拆除,还是明天就要拆除,都要守住安全底线,不可任其自生自灭。”宝山区大场镇镇长刘建中说。加大发现机制,让公众参与 对地方而言,拆除改造,是根治“城中村”的最佳方法。然而,简单的一个“拆”字,背后是巨大的改造成本掣肘。

上海社科院社会学所研究员周建明等曾对沪上“城中村”治理进行专题调研。调查发现,目前已经城市化地区的“城中村”,平均每户农民宅基地动迁成本达三五百万不等。再加上镇域内可供“招拍挂”的土地资源基本使用完毕,镇级财力增长有限,资源严重不足。对不少村镇而言,大量的资金缺口是“城中村”整体改造的主要瓶颈。一时拆除不了,而治理“城中村”、“厂中村”又遭遇困难重重。但办法总比困难多。记者最近在红光制革厂看到,如今厂区内道路整齐干净,汽车规矩停放。小广告、生活垃圾悉数不见。红光制革厂厂长金明财表示,已连续很多天都在厂里巡查。就在最近,又关停了两家非法企业。现在厂内有3人专门做保洁,每天要打扫好几趟。一家食品企业主告诉记者:“我们就要搬走啦,新址已找好。

” 2013年,闵行区许浦村启动无证经营整治,对部分市场需求大、运营相对规范、安全风险可控的无证商铺颁发“临时证照”,以此将部分“灰色地带”纳入正常监管。该制度实行后,占道经营的现象大大缓解。对于许浦港黑臭污染问题,闵行区相关负责人则表示,“区里的综治办、人口办、规土局、水务局、安监局、城管执法局等职能部门都去过现场,整治方案由多部门配合联动进行。目前准备先拆违再清淤,先解决河道黑臭,然后陆续推出一些长效治理措施。” 奉贤区奉城镇蔡家桥村,村党总支与镇安监大队形成共建共治联动模式,把安监大队人员配置到网格中,充实网格整治力量,并组建了一支党员志愿者服务队,实现道路两侧专人管,河道保洁专人抓,屋前宅后专人盯,各司其职、多管齐下、奖罚分明,环境卫生显著改善。

大场镇镇长刘建中认为,对于“厂中村”或“城中村”的环境治理,“加大发现机制,让更多公众参与”也是一条可行的道路。可通过有奖举报,加大对卫生死角的检查,坚决取缔非法食品加工,增加网格化巡查力度等,让大家互相监督,提高违法成本,逐渐形成倒逼机制。有专家指出,尽管人的素质提高需要时间,但倘若相关部门都将监管这根“弦”绷紧了,并抓好长效社会治理,守住安全底线和整治环境问题,应该可以做到。

城中村 集体经济 依法

上一篇: 挤泡沫还是继续提振 房产政策需要智慧

下一篇: 上海明起实施不动产统一登记 房地产权证书停发



发表评论:
相关推荐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琪花资讯网 版权所有 0.224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