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新型城镇化规划:重推农业转移人口市民化


 发布时间:2020-09-18 20:47:56

深有同感。我始终认为,城镇化的成败,取决于农民权益是否得到充分保障,这种权益不仅是指土地权益,更为重要的是农民进城后的发展权益。按照这个标准,城镇化可分为“自然”与“人为”两种状态。所谓“自然城镇化”,是指一个农民,他已经长期在工厂上班,有稳定的工资收入和基本的福利保障,此时,即使土地被政府征收,他的生活也可以得到最大程度的保障,因为他不再单纯依靠土地生活。而“人为城镇化”,是一种典型的“伪城镇化”。其不是经济发展到一定阶段自然催生的结果,而是地方政府借发展经济之名,行攫取土地利益之实。普遍的做法就是将农民的地征掉,一次性补偿一点征地款,再将农民赶上楼。土地被征掉后进城的农民,你说他是市民,他却没有稳定的经济来源和福利保障;你说他是农民,他却没有土地,生活比以前反而更难了——当农民时,他可以自己种菜种粮;到城里后,不要说买菜买粮,就是用一滴水,也要缴费。

造成这种情况的原因很简单,当地的经济根本还没有发展到城镇化阶段,工厂、商场不多,就业机会自然少。这种城镇化,一片片高楼林立,一座座新城拔地而起,带来的只是不断攀升的地方GDP和官员闪亮的政绩。令人忧虑的是,这样的伪城镇化,如今仍然在一些地方进行得如火如荼。这些地方的官员不明白吗?否,他们心里跟明镜似的。不过,对于这些官员来说,谁也不会在一地干一辈子,先捞取政绩,提拔走人,出问题也与自己无关。今天,在新一轮城镇化即将启动的大背景下,将这一问题提出,是深切的忧思和呼唤。拒绝“伪城镇化”,城镇化应顺其自然,而非人为推动。孙维国(安徽 农民)。

根据《暂行办法》有关规定,农民工的公积金提取,也与普通职工有所不同。具体来看,农民工身份认定之前已缴存的住房公积金的提取按照《济南市住房公积金提取管理实施细则》执行;农民工身份认定后缴存的住房公积金的提取除按《济南市住房公积金提取管理实施细则》规定办理外,还可按以下两类情形办理。第一种形式为:与单位终止劳动关系提取。外地户籍农民工与单位终止劳动关系的、本地户籍农民工与单位终止劳动关系6个月以上的,可以申请提取住房公积金。第二种形式为:租住公共租赁住房提取。租住济南市公共租赁住房的农民工,可以每年提取一次个人账户内住房公积金,每次提取金额不超过实际支出的租金。济南住房公积金管理中心有关负责人说,对于提取公积金付公租房租金,根据2012年济南济南住房公积金管理中心出台的有关规定,提取公积金付房租对提取人的收入等有门槛要求,但是这次对农民工提取公积金付公租房租金,就没有这么多门槛,更便于农民工使用。

此外,在公积金贷款上,农民工申请住房公积金贷款按照《济南市个人住房公积金贷款操作规范》执行。本报记者 喻雯。

据《北京晨报》报道,房地产大腕任志强表示,北京不必抑制房价,它会接着往上涨,“电视上都播了,天津、广东的农民工通过努力在北京买了房、结了婚,连农民工都买得起房,你为什么买不起呢?” 公务员是“最令人羡慕的职业”,却有多名政府官员声称自己“买不起房”。这与农民工通过努力买得起商品房,成为鲜明的对比。部长、市长都“买不起房”,天津、广东、重庆等地商品房的15%至35%却被农民工买走。任志强的想法不言自明:近1/3的商品房被农民工买走,还有什么理由来抨击房价,来批评房企黑心呢?政府何必要抑制房价呢? 任志强的观点不是空穴来风,那么多的“农民工”在摄像机前“夸夸其谈”。

毫无疑问,某些“农民工”购买商品房肯定属于事实,但农民工购房的数量也必然存在被某些政府和媒体无限放大的可能。个中原因无非是眼球、政绩所包含。因此,笔者认为,和谐社会,农民工应当买得起商品房,任志强拿农民工买房的新闻说事儿,他到底要干什么? 买得起房是老百姓的要求,作为责任政府更有责任抑制房价,让所有的人都买得起房,让绝大部分老百姓不再喊房贵。作者:田方。

参与宏发长岛3期项目施工的63名农民工,在铁西区农民工维权中心的帮助下,终于拿到了自己辛苦了大半年的血汗钱,总计40万元。欠薪工头 是维权中心“老熟人” 去年12月2日,几十名农民工来到铁西区农民工维权中心,反映他们都是宏发长岛3期项目工地的抹灰工,工作了几个月,如今工程结束了,工资却迟迟没有拿到。维权中心迅速展开调查,得知该项工程的“大包”是于某。于某算得上铁西区农民工维权中心的“老熟人”——去年8月和10月,维权中心分别帮助两拨农民工向他讨回欠薪46万元和90万元。

维权中心很快又找到于某,他承认工人工资确有拖欠,但对总金额存在分歧。在铁西区维权中心的调解下,工人们与于某终于在工资总额上达成了一致,但于某又称自己暂时没有钱,希望能“缓一缓”,到元旦前支付。由于此前两次欠薪支付比较及时,铁西区总工会副主席、区农民工维权中心主任金东博答应了于某的请求,并要求他写下《承诺书》,承诺2014年12月31日前足额支付欠薪。包工头 在支付期限前“失联” 被欠薪的63名农民工,近的家在辽宁省内,远的来自四川等省份,大家焦急地等着拿钱回家过年,他们对于某的话将信将疑。

金东博看出了他们的心情,主动“打保票”:“大家放心,咱们维权中心一定替你们如数要回工资,路途远的兄弟可以先回家,钱款到账后我们维权中心负责给你们汇过去!” 谁料想,眼看到了承诺付款的日子,当维权中心工作人员再次拨打于某的手机时,对方竟关机了,他周围的人也称找不到他!“绝不能辜负了农民工兄弟对咱们维权中心的信任!”金东博立刻协调区公安分局,防备于某发生恶意拖欠等情况。维权中心 下达《支付令》 元旦过后,于某主动来到了铁西区农民工维权中心,称自己之前突然患病住院了,并非故意躲避。

这一次,于某又提出与项目开发商存在合同纠纷,要求维权中心帮助调查,并推迟支付欠薪的时间。在区维权中心的积极协调下,于某与开发商就合同达成了一致。“不能再拖延了!”1月15日,区维权中心联合区人社局向于某下达了《限期支付农民工工资支付令》。1月22日,63名农民工终于在区维权中心的帮助下,拿到了总计40万元工资款,他们脸上再次露出了笑容。本报记者 吴佳。

规划 城镇化 农民工

上一篇: 632亿收购万达文旅及酒店资产 融创万达优势互补超强联合

下一篇: 福州市政协委员建议新区建设:同步建学校与楼盘



发表评论:
相关推荐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琪花资讯网 版权所有 0.277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