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发商拿10%房款跟购房者打赌 被指变相垫首付


 发布时间:2020-09-23 00:14:51

房地产信托兑付“大限”临近,让不少私募大佬嗅到“沙里淘金”的机会。“房地产信托项目里现在有便宜可捡。经发函知会后,已有20多家信托公司向我们提供项目资源,其中不少标的项目质地很不错。”在私募基金和地产开发领域均有涉足的熵弦资本董事长俞志远近期奔波于环渤海地区,具有区位优势的土地和半停工项目是他准备猎取的目标。“前不久,我们谈妥了一宗位于青岛的中等体量楼盘,该项目50%的权益由信托持有,信托7月将到期。项目开发商当初拿地的价格达3.7亿元,而现在花1.5亿元就能获得五成股权。”俞志远介绍,由于楼市疲软,不少房地产项目销售进度远未达标。

因为信托融资成本较高,如果预期出现兑付问题,开发商都会提前寻找买家接盘。“如果没有资金接盘,很大一部分项目会死掉。这时候,我们的钱就是救命钱,因此开发商开出的价码都很优惠。”俞志远表示,按照惯例,接盘者的资金基本用于偿还信托本金,利息部分由开发商想办法解决。“找到买家后,开发商和信托公司都会选择提前清盘,这样能减轻利息负担。”俞志远透露,“对开发商来说,现在能把钱还上就谢天谢地了。” 信托公司和原发起人让出相当一部分利润,促使地产信托受益权兑付转让市场悄然兴起。一般而言,如果房地产信托抵押率为4-5折,信托收益率普遍在15%以上;如果信托标的资产以五折以上价格变卖,那么信托投资人权益就不会受损,而新买家的进入成本也很低。

俞志远算了一笔账。其青岛项目总投资为7-8亿元,按当地目前的房价测算,该项目价值超过13亿元。即使以低于市场价30%的水平出售,项目营收依然能达10亿元左右,毛利约2亿元。剔除税费和其他财务费用,投资回报率相当高。“开发商一旦出现信托兑付违约,其项目权益将被拍卖。与其如此,开发商宁愿再打点折引入新资金。”俞志远表示,地产私募基金投资侧重长线,且更看重收益率,“我们不存在严格的兑付期限问题,因此有时间等待好项目慢慢消化。” 不仅是私募基金,谋求逆市扩张的房地产企业甚至是处置不良资产的资产管理公司都对地产信托产生兴趣。SOHO中国董事长潘石屹透露,去年底公司斥资40亿元收购上海外滩8-1地块50%的权益,其中有10%的权益抵押给信托。

“持股35%的上海证大有笔债务要到期,而另一股东绿城面临信托兑付危机,SOHO中国收购它们的股权是皆大欢喜的局面。”上海外滩8-1地块曾是“全国地王”。2010年2月,上海证大以92.2亿元的总价竞得上海外滩8-1地块,时隔近两年,SOHO中国收购该地块一半的权益仅用40亿元,应该算是“抄底”。更有意思的是,以处置银行不良资产为主业的四大资产管理公司近期也频频接触信托公司。一位信托业务人员透露,资产管理公司拟在信托计划违约一天后收购信托项目。“信托一旦违约成为不良资产,资管公司便有资格介入。信托公司可以先垫付清偿资金,违约一天后,资产管理公司再以事先谈好的价格收购。

” “当然,并不是所有的项目都适合介入。如果处理不当,新收购的项目就可能变成存货。”在俞志远看来,区域配套相对完善、产品定位符合市场需求、操盘团队专业能力强的项目是首选。“现在的楼市还是弱市,住宅项目得面向刚需人群,商业地产要地段合适。” 近期已有多个房地产信托产品提前终止,并按信托合同约定返还信托收益。业内人士表示,这主要是信托和项目方找到接盘资金。中金公司发布的一份针对房地产信托业的研究报告显示,房地产信托还款期将集中在今后三年,其中,2012年预计到期信托规模2234亿元,总还款额约2500亿元;2013年预计到期规模近2816亿元。

业内预计,地产信托集中兑付催生的信托受益权转让市场有望进一步活跃。记者 林喆。

昨日,记者从海淀法院获悉,近日,短时间内北京频发因采取全款公证买卖房屋规避限购政策的手段而引发的房屋买卖合同纠纷案件,因此海淀法院民一庭认为,对此类行为的规范和处理应当从政府监管的角度入手,对教唆、协助购房人规避限购政策的房屋经纪予以严肃处理,故向市住建委发送了司法建议书。据悉,市住建委立即约谈了协助办理委托公证业务的房地产经纪公司,在司法建议回函中明确表示对现已出现的协助办理委托公证的房屋经纪机构将要求其不得推荐办理“全款公证”业务,并向当事人明示法律风险。“公证买房,现已成为不少暂无资格但想提前购置房产的买房者会考虑、选择的一种买房途径。”北京汉卓律师事务所律师朱立新坦言。海淀法院民一庭相关负责人表示,在近日审理房屋买卖合同纠纷案件中也发现,部分在北京地区无购房资格的买房人为规避限购政策,在暂时无法办理房屋过户手续的情况下,选择采取以全款支付给对方,同时到公证处办理委托公证的方式来进行房屋买卖。买房人通过委托公证以取得管理房屋,办理房屋过户的权限,以保证资金按约定支付后,其能支配房屋并且将房屋过户至他人名下。朱立新解释称,比如暂时没有购房资格的买房人可以和卖房人之间草拟民间借贷合同,将房款“借”给房主,让房主将房子抵押过来,暂时拥有对房屋的管理权,等到了其拥有购房资格时即可将房屋过户,并请公证单位对合同予以公证,这样房主作为债务人就不能对房屋所有权进行处置。

“这样的做法虽然不明确违反相关法律,但却是为了规避本市的限购政策等行政法规而采取的,在买房人拥有管理权但未过户期间,房屋产权还是归房主所有的,这就造成了容易产生法律纠纷的‘时间差’。”朱立新表示。而海淀法院民一庭相关负责人从实践中发现,由于房屋买卖合同的履行完毕以变更房屋产权登记手续为标准,故以全款公证的方式买卖房屋极易引发纠纷:如卖房人以房屋买卖合同不能实际履行为由要求解除合同;或卖房人将房屋另行出售他人引起纠纷;或买房人将房屋转卖后,卖房人设置过户障碍,导致违约之诉;或买房人将房屋转卖后,卖房人以委托卖房为由要求补足房屋出售的差价等案件,短时间内频繁发生。朱立新也表示,虽然此方法能让购房者尽快以市场价格购房,避免了未来房价上涨后多付出的成本,也能提前享受房屋的管理权,但在“时间差”内不确定因素过多,所担风险较大,不建议买房人走这种“捷径”,相关部门也应以行政手段避免市场上出现此类行为。(记者 蒋梦惟)。

开发商 买房人 房款

上一篇: 武汉扩大告知渠道 多区经适房发售将通知到户

下一篇: 北京从6月起实施存量房房源核验



发表评论:
相关推荐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琪花资讯网 版权所有 1.737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