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地确权登记颁证试点 今年新增湘鄂赣等九省


 发布时间:2020-11-28 07:00:38

晨报讯(记者 孙春祥)在《国家新型城镇化规划(2014—2020)》公布近一年后,新型城镇化落地方案终于出炉。国家发改委昨日发出由11个部门联合下发的通知,将江苏、安徽两省和包括宁波、大连、青岛等在内的62个城市(镇)列为国家新型城镇化综合试点地区,并公布了推进时间表。通知规定,2014年底前开始试点,并根据情况不断完善方案,到2017年各试点任务取得阶段性成果,形成可复制、可推广的经验;2018年至2020年,逐步在全国范围内推广试点地区的成功经验。在试点的主要任务上,通知明确,首先建立农业转移人口市民化成本分担机制。在具体措施上,包括出台具体可操作的农业转移人口和其他常住人口落户标准,以居住证为载体,建立健全与居住年限等条件相挂钩的基本公共服务提供机制,建立健全由政府、企业、个人共同参与的农业转移人口市民化的分担机制等。其次,改革方案要求,要建立多元化可持续的城镇化投融资体制,编制公开透明的城市政府资产负债表,建立健全地方政府债券发行管理制度,理顺市政公共产品和服务价格形成机制,制定企业通过政府和社会资本合作(PPP)等模式进入特许经营领域的办法,选择部分有条件的地方进行撤镇设市设区试点,以及综合推进体制改革创新。

在配套政策上,总体设计是,省级政府举债使用方向要向试点地区倾斜,建立财政转移支付通农业转移人口市民化挂钩机制,国家开发银行发挥金融支持作用,运用信贷等多种手段积极支持城市基础设施、棚户区改造等工程建设。此外,鼓励公共基金、保险资金等参与自身具有稳定收益的城市基础设施项目建设和运营。■新闻链接 通州入围试点地区 常住外来人口市民化每人需10万 晨报讯(记者 孙春祥)在两省62市(镇)的城镇化试点名单中,通州区是北京市唯一入围的试点地区。“北京市通州区国家新型城镇化综合试点工作方案要点”提出,通州区是北京城市副中心,2013年常住人口城镇化率63.7%,户籍人口城镇化率53.9%。到2017年,通州区常住人口城镇化率要达到66%,户籍人口城镇化率达到60.5%;到2020年,常住人口城镇化率达到68%,户籍人口城镇化率达到64.2%。在加快户籍制度改革方面,一是要推进积分落户政策,以具有合法稳定就业和合法稳定住所(含租赁)、参加城镇社会保险年限、连续居住年限等为主要指标,合理设置积分分值,达到一定分值的可以申请落户;二是强化居住证积分与公共服务待遇挂钩。据初步测算,通州区外来常住人口市民化的成本约为10万元/人,而农业转移人口市民化成本则达到25万元/人。

到2017年的试点期间,通州拟推进6万外来人口市民化和3万农村剩余劳动力农转居。北京晨报记者粗略估计,总计成本将达到135亿元。这些成本将由政府、企业和居民个人共同分担,其中,个人承担医疗保险、养老保险、子女教育等费用。

近期,急剧升温的“小产权房”话题引发业界广泛关注和讨论,也让这一历史遗留问题再次进入公众视野。《经济参考报》记者从相关政府部门了解到,在三中全会前,围绕小产权房很难有相关措施出台。但专家认为,虽然小产权房问题不会在短时间内解决,但是三中全会很可能为这一“历史遗留问题”破题迎来契机。日前,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公布的其为十八届三中全会提交的“383”改革方案提出,在规划和用途管制下,允许农村集体土地与国有土地平等进入非农用地市场,对已经形成的小产权房,按照不同情况补缴一定数量的土地出让金,妥善解决这一历史遗留问题。此方案再度引来市场关注。与此同时,作为南京大型小产权房项目的七彩星城,开始补办土地出让手续,其业主可以更换购房合同以及办理银行按揭等手续,但此举被外界认为是“变相”为小产权房转正。不过,南京市国土局指出,这一系列动作是对历史遗留的集体土地房地产处置的延续,不可解读为“小产权房转正”。接受《经济参考报》记者采访的住建部官员表示,在三中全会之前有关小产权房政策走向并不确定,因此难下定论。接近国土部的相关人士也表示,关于小产权房的相关口径并未发生变化。

实际上,国土部曾多次表示小产权房不合法。国土资源部执法监察局巡视员王宗亚表示,我国已在部分地区对清理小产权房工作进行试点,“中央要求各地对农村集体土地进行确权登记发证,凡是小产权房不予确权登记,不受法律保护。” 据了解,“小产权房”是占用农村集体土地建设,并向农村集体经济组织以外的成员销售的商品住宅。国家法律法规有明确规定,城镇居民不得购买农村宅基地建房,不可以购买“小产权房”。但由于小产权房价格是商品房价格的1/3至1/2,较低廉的价格能吸引到不少消费者,在多地商品房供需失衡的背景下,促使小产权房问题愈演愈烈。据国土资源部不完全统计,2007年以前,全国小产权房的面积累计高达66亿平方米。另据国土资源部抽样调查显示,目前在北京、天津、成都、西安、武汉、南京、济南、郑州、广州、深圳等地,均已建起大量的小产权房。全联房地产商会名誉会长聂梅生在接受《经济参考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小产权房的主要购买群体是中低收入阶层,在商品房价格居高不下、保障房资格不足的背景下,中低收入者不得不选择位置较远、配套及保障较差,但价格低廉的小产权房,也随之形成了夹心层的房地产市场。

值得注意的是,早在2011年,国务院已经成立了由国土部和住建部牵头组成的小产权房清理小组,但清理工作却一直难有进展。知名财经评论员马光远表示,自1995年起,小产权房问题便逐渐显现,但由于其涉及城乡二元结构而带来的土地问题、农民土地利益分配、地方政府对于土地与市场的垄断问题等多方面,使小产权房清除工作难以解决。另外,中国土地勘测规划院土地工程师邹晓云也对《经济参考报》记者表示,全国各个地方小产权问题情况复杂。一方面,对全国范围内小产权房的总体数据难以统计,另一方面,如果要解决一些城市周边的小产权房,涉及的将不仅仅是老百姓的财产问题,而是居住问题。所以,这么多年来小产权房无法根本解决,并不是因为我国当前的制度或者思路方面的问题,而是利益分配问题。太原市国土部门负责人指出,近年来,国内有些省份搞过小产权房解决试点,但经验不成熟。其核心问题仍是土地不合法。在没有合法手续的土地上擅自搞建设,根本得不到国家的认可,从政策层面上来说,很难使其合法化。但马光远认为,未来对于小产权房问题的解决,最根本是要尊重历史,尊重现实。“因此,小产权房转正是大势所趋,但补缴一定的土地出让金或者税款等方式来转正,各地情况不同。

” “但改革将会是漫长的,短期内难以进行。”马光远同时指出,解决小产权房问题,中央应推出总体方案,并不应该一棒子打死,全部进行拆迁,而应是多方共赢的解决方案。邹晓云建议,以一种利益诱导机制,追缴土地增值税等方式,让这部分小产权房以市场化的途径进行流转。或可以通过另外的方式纳入当地保障房程序。聂梅生也指出,在房价较高的一线城市进行小产权房入市试点,使小产权房转变为可合法交易的、以自住为主的、特殊性质的“商品房”,其根本属性并不是大产权房,而是类似于经济适用房和公租房的保障房,从而扩大城镇住房供给来源。另外,把小产权房与保障性住房建设有机结合起来,将部分存量小产权房转化为保障性住房。

土地 试点 经营权

上一篇: 学区房价格坚挺 买"学区房"应知道10个注意事项

下一篇: 陆家嘴再添商业综合体 地下商圈将成一大亮点



发表评论:
相关推荐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琪花资讯网 版权所有 0.399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