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回归OR筑底 南京楼市“震荡期”六大猜想


 发布时间:2021-01-26 00:59:14

关于中国房价高低、有无暴利、是什么因素推高房价,一直存在各种说法,主要是一些业界人士和所谓专家在言说。任志强就说过“高房价可控制人口增长与人口素质”、“房价永远上涨”,都是惊人之语。近日中国房地产研究会副会长兼秘书长顾云昌说,是“丈母娘需求”推高了房价,虽然他前天澄清,其意只是“丈母娘需求”推动销售上升,但此论已擦出舆论火花。其实这类问题并不复杂,只要进行严谨的调查研究,就会得出权威结论,但我们没有这样做。没有定论,现在似乎是一件好事,业界人士可以故作惊人之语,以便把自己置于聚光灯下。各种奇谈怪论,成为各路媒体的抢手货,不分青红皂白即说即登,要的就是一语惊人,最好成为评论素材。释疑解惑的需求,又让各路专家找到了用武之地,他们想到就说,成为另类奇谈怪论。有人感慨,任志强已经变成一个娱乐人物,有关报道应当被安排在媒体的娱乐版。专家也娱乐化了,反正是没有定论,只要自说自话、自成一格即可,何妨信口说之。一个产业经济问题,随着公众的广泛关切,早已变成一个公共问题,但随着言说的五花八门以及社会的敞怀接纳,严肃的公共问题娱乐化了。房价问题,已经成为当下娱乐新闻生产的一个富矿。

透过现象,可以看到理性在社会上的极度匮乏。市场经济社会是理性社会,所谓民主与法制,也离不开公共理性。每个人无论在市场经济还是在社会生活中,其一举一动都意味一个决策,而决策总是基于必要的知识和规则。知识,构成了现代社会的一个重要前提。人们买不买房子,房价有没有泡沫,是否继续上涨,需要一系列知识。政府要不要调控房地产,如何调控适当,也需要知识。但这样一种必要的知识,竟然长期付之阙如,而且大家反而自得其乐。这意味着什么呢?人们的行为可能是非理性的,政府的监管由于没有可信的知识作为基础,也不免有非理性色彩。专家靠专家的经验判断,买家靠买家的模糊印象,政府监管也是经验性的。而各方的经验千差万别,大家的判断大相径庭,表明经验是靠不住的。于是盲目跟风,带来炒作,政策也在跟风,真正是“树欲静而风不止”。知识有一个必要特性,就是权威性、可信性,胡乱得出的结论不是知识,这种“知识”不仅无益,而且有害。针对房地产成本,有关政府部门今年也搞过调查、统计,而其结论甫一出笼,就遭受广泛质疑,成了媒体笑柄。这种对调查研究的不严谨态度,实质上是对知识的轻慢,它使我们要么仰赖个别人的洞见和“英明”,要么非理性地采取行动。

我们正在迈向现代化,而现代化意味着理性化,理性化需要知识支撑,这就给我们的知识生产和知识积累提出了现代化要求。各说各话,时不时发一通怪论,也许不乏幽默风趣。但在需要知识的地方以奇谈怪论代替知识,其实是社会发展滞后的表现。既然美国要通过调查弄清楚金融危机的原因,我们为什么不可以通过严谨科学的调查研究,把有关房地产的一系列问题厘清呢?(杨于泽)。

“造城”之风,根源还是用“GDP至上”的旧思维想问题,靠行政推动的老办法谋发展,也闪现着“四风”的影子 最近,国家发改委的一个课题组对12个省区的调查显示,平均每个地级市要建约1.5个新城新区,144个地级城市竟然要建200余个新城新区。这些数字,加上各地频现的“国际化大都市”规划,不时曝光的“空城”“鬼城”问题,让人们忧虑,“造城”运动会带给城市怎样的未来? 不可否认,随着城镇化进程的推进,旧城改造、建设新区是各地普遍面临的重要发展课题。中国城市新区曾是改革开放的重要亮点之一,前有深圳、浦东新区、滨海新区,中有郑东新区,近有西咸新区,都为打造中国经济新增长点、提高城市综合承载力贡献了巨大力量。

但后来者一定要重视的是,城市的建设与发展必须尊重经济规律,必须因地制宜、注重质量,必须量力而行。俗话说,端多大碗、吃多少饭。新区建不建、建多少、建多大、标准多高、速度多快,这些问题应该到实践和群众中找答案,在充分细致的调研论证中明确路径和目标。然而,遍地开花的新区、新城,摊大饼式的城市扩容,往往与之背道而驰。“20年站前列,50年不落后,100年不遗憾”,在这样的口号下,一些地方总想一口吃成胖子,城市建设的虚火太旺。或不顾自身条件贪大求快,或人为提高建设标准不计成本,或无视群众利益蛮干硬干,吹大了一个又一个“城市泡沫”。比如,在西南一个县级市开足马力上房地产项目,仅消化现有住房就需至少15年;而江苏某镇明知政府财力不足,征地速度却不降,直接给农民打白条,说征地补偿“过两年再给”。

类似这样的现象,各地并不少见。这种与实际脱节、与规律相悖、与民意相违的“造城”之风,表面上红红火火、风风光光,实际上却是精血亏耗的虚火症。一些城市盘子做大了,骨架撑开了,高楼起来了,却缺乏完善的公共设施,没有可靠的产业支撑,公共服务也远远落在后面。“农民工待不下,老百姓走不进,谈什么走向国际?”“大都市的面子,小县城的里子”,“马路越来越宽,楼越修越高,我们却没有得到多少实惠”……倾听群众的反映和呼声,更可以体会到,一些地方大造新城、滥建新区,就是在搞不得人心的形象工程、政绩工程,这种发展中的形式主义,更值得我们警惕和反思。

一位领导同志曾痛心地指出,决策失误、规划错误,所造成的浪费往往是最大的。不少地方一哄而上,新城四起,大片良田被圈占,大笔财政资金注入,大量人力物力投入,一些地方更是寅吃卯粮、透支未来,借新债还旧债,“地都卖到20年后了”。然而,事实一再证明,那些“拍脑袋”拍出来、“一支笔”批出来的新城新区,那些荒草萋萋的烂尾工程、“空城”“鬼城”,其实是缺乏经济社会效益的重复建设、无效投资,造成了巨大的资源浪费,让地方政府背上沉重的债务包袱,更让单纯依靠投资拉动的粗放型“发展病”越来越加重。中央多次强调,新型城镇化的核心是人的城镇化,要放在与工业化、信息化、农业现代化同步推进的发展视野中来谋划。

这是一项内涵丰富的现代化系统工程,也是促进发展方式转变的改革过程。剖析“造城”之风,错就错在将城镇化简单地理解成圈地、盖楼、造城,还是用“GDP至上”的旧思维想问题,靠行政推动的老办法谋发展,也闪现着“四风”的影子。这种群众反映强烈、隐患严重的发展顽疾,已经到了必须下猛药、出硬招进行治理的时候。由此进一步反思,像“造城”运动这样的发展中的“四风”问题还有哪些?对症的药方又在哪里?这不仅是教育实践活动深入开展的现实需要,更是推动改革发展的必然要求。

楼市 城市 房价

上一篇: 唐家岭开始拆除违法公寓 目前已清退租户近千人

下一篇: 底特律一美元一套房? 业内:投资切忌盲目跟风



发表评论:
相关推荐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琪花资讯网 版权所有 0.490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