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阳白云区土地确权登记颁证预计今年底完成


 发布时间:2021-04-19 06:55:39

记者10日从河南省农业厅了解到,河南省近日扩大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确权登记颁证试点工作,健全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登记制度,以强化对农村耕地、林地等各类土地承包经营权的物权保护。根据河南省政府日前下发的《关于开展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确权登记颁证试点工作的意见》要求,济源市和通许县、永城市、民权县、信阳市平桥区在总结前期试点工作经验的基础上,力争在2年内完成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确权登记颁证工作任务;其他县(市)2014年分别选择1-3个村开展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确权登记颁证试点工作,力争年内完成试点工作任务。为保证农民的正当权益,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确权登记颁证试点工作将在保持现有农村土地承包关系稳定的前提下开展,并以已经签订的土地承包合同和已经颁发的土地承包经营权证书为基础,坚持“三不变、一严禁”,即原土地承包关系不变,承包户承包地块、面积相对不变,二轮土地承包合同的起止年限不变,严禁借机违法调整和收回农户承包地。

河南省委政研室负责人表示,在土地确权颁证后,农民可以利用土地承包经营权进行抵押融资,也可以让农民放心进行土地流转,有利于推动农业生产规模化、标准化发展。此外,河南省还规定对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证书内容准确无误、手续完备、无任何遗留问题的,可直接开展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确权登记;经济基础和群众思想基础好的村,也可直接进行股份制改造,发展土地股份合作社。

联动 专家建议户改土改同步推进 有专家曾表示,土地不能转变为财富,是户籍制度改革与城乡一体化的阻碍之一。农民进城之后,实际上多数时候表现出“两头靠”的特性,他们既要在城市挣钱生活,同时又不敢放弃农村土地,但土地并不能给他们带来太多收益,所以出现大量“空心村”。今后的乡镇建设中,为了解决资金问题,许多地方政府对土地制度改革寄予厚望。有人认为,农民现在所拥有的重要资产就是土地,这包括几十年不变的农地承包权以及宅基地使用权。如果能在政策上允许农村土地资产进入市场,无疑能够激活沉睡的土地资产价值,在保证农民利益的同时,为乡镇建设引入大量的市场资金。然而,因为农民土地财产权保障缺乏制度安排,农民的土地权益在很大程度上是模糊的,农民缺乏明确的制度预期,所以一些地方政府进行了如“土地换社保、土地换户籍”等不合理的尝试。

虽然在部分地区这种交换看似在平稳开展,而实际上,据有关部门统计,高达九成受访农民不愿交地换非农户口,这中间出现了很多诸如强迫交换、强行征地等侵犯农民权益的行为。“现有的户籍制度和土地制度看似一个管地,一个管人,似乎很不同,其实很有共性。”一位业内专家告诉《经济参考报》记者,农民的退出权和自由进入权在这两种制度下都没有得到充分的保证,而如今户籍改革已经启动,相应的土地制度改革如果不尽快取得突破,有可能会出现两种制度不相匹配的情况,最终拖累城镇化整体进程。复旦大学社会发展与公共政策学院教授任远也表示,从整体性改革而言,必须要看到户籍制度改革与土地制度改革的联动性。

农村流出地的土地制度安排对于农村人口迁移和城镇化选择具有影响。小城镇和中等城市的移民更加有愿意获得流入地城镇的户籍,而来自农村的移民对于获得城镇户籍的期望则相对较弱,这是与拥有农村土地的因素相联系的。因此,合理处理农村土地制度改革和户籍制度改革的关联性,对于推动农村人口离开土地进入城市,对于妥善协调人口迁移和城镇化的关系尤其必要。任远认为,农村土地产权应逐步和户籍身份脱钩,要将农村土地转换为农村居民的法人财产权。通过积极发展基于农村土地财产权的市场流转体制,可以帮助农民能够根据自身的理性选择,摆脱土地对迁移和进入城镇的束缚,从而自觉地选择迁移流动。配套 确权、修法等基础工作进程加快 随着户改正式启动,将促使农地确权等基础工作进程进一步加快,相关法律修订也将提上日程。

一位接近国土资源部的专家表示,就现阶段而言,户籍改革的推进,将促使农地确权等基础工作的进程进一步加快,相关法律的修订也会再次提上日程。作为上述改革的基础工作,农村产权制度改革已纳入国土部今年的重点工作中,农村土地所有权和使用权的确权登记工作正在推进。但从操作层面来看,最为现实的一点,在于保障城镇化进程中的农民权益。而据记者此前获得的消息,目前全国农村集体土地所有权确权登记发证率已超过九成,安徽和四川已经确定将开展整省农村土地确权颁证的试点,另外要力争用5年时间基本完成全国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确权登记颁证。对此,中国农业科学院农经所所长秦富表示,只有通过确权颁证,才能确定土地对应的权属关系,才能随即展开其他各项改革工作。

而据中央农村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副局长赵阳日前确认,除了加快推进农村土地确权登记办证工作,依法保障农民土地承包经营权和宅基地使用权以外,同时也正在积极推进农村集体经济组织产权制度的改革,探索集体经济的有效实现形式,切实保护农民作为集体经济组织成员的集体财产权和收益分配权。对于进城落户的农民是否有偿退出“三权”,赵阳强调,应该充分尊重农民的意愿。新型城镇化是一个很长的历史过程,在农民进城的过程中,不仅是他们自身需要有一个逐步适应的过程,在这个过程中间,作为城市政府方面,要为他们提供均等化的公共服务,也有一个承受能力的问题,还有一个逐步完善的过程。之所以文件提出来,要保留进城农民的三项权利,就是要让他们进退有路,使城镇化过程更加平顺、更加和谐。

法律法规方面,按现在的农村土地承包法规定,“承包期内,承包方全家迁入设区的市,转为非农业户口的,应当将承包的耕地和草地交回发包方。承包方不交回的,发包方可以收回承包的耕地和草地”。这客观上留下了农民进城必须放弃三权的法律依据。专家认为,对此需要尽快予以修订,另外《土地管理法》的修订也应尽快。“土地是留是流,由农民自己决策。”此外,专家还建议,在推进户籍制度改革中,要对土地问题作出更为具体的说明。

白云区 农村土地 经营权

上一篇: 装修业“80后”将成消费主力

下一篇: 长江实业郭子威:内地楼市未来十年仍看好



发表评论:
相关推荐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琪花资讯网 版权所有 0.921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