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子上班首日拇指被电锯切断 老板赔偿3万元


 发布时间:2020-09-22 12:43:51

一起诉讼时间长达12年的双胞胎医疗损害赔偿纠纷案,昨天在河南省焦作市解放区人民法院重审宣判。法院判决被告医院存在过错,对原告损害后果承担50%赔偿责任。此案原告为焦作市的双胞胎兄弟丹澎、丹湃。1993年7月28日,两兄弟在河南省焦作市第二人民医院降生。出生后不久,两兄弟出现全身抽搐、深度昏迷症状。丹澎、丹湃的父亲丹永安从多家救治医院专家教授的诊断中了解到:丹澎、丹湃系“缺氧性脑病”,病因是“因生产过程延长,双胞胎婴儿在母体缺氧,吸入羊水,产生炎症”以及“出生后未及时采取补救措施致使病情加重”。丹家诉焦作市第二人民医院的医疗损害赔偿纠纷,从2002年起持续至今,经过5次鉴定、3级法院数十次开庭审理。今天9时3分,双胞胎医疗损害赔偿纠纷案在解放区人民法院重审再次开审。前次庭审后,被告焦作市第二人民医院向法庭递交了一份申请,申请内容是调取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曾主持过一次医疗纠纷听证会的录像。今天开庭后,审判长告知,被告的这一申请未获法院允许,审判长同时释明了理由。

随后,审判长开始宣读长达26页的民事判决书。法庭经审理认为: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委托司法鉴定科学技术研究所对本案所作的鉴定可以作为定案依据,鉴定结论明确被告存在过错,但由于科学技术水平的限制,鉴定机构无法对相关的因果关系应用排除法一一排除。在没有更进一步鉴定结论的前提下,审判长宣布:“本院推定原告自身的原因和被告的医疗过错对原告损害后果起到同等的作用力”,据此认定,“被告对原告损害后果承担50%赔偿责任”。记者旁听获悉,针对双胞胎哥哥丹澎的赔偿,法院判决被告在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赔偿原告丹澎鉴定前护理费290410元、残疾赔偿金313572.42元,合计603982.42元的50%即301991.21元;赔偿原告丹澎精神损害抚慰金50000元。以上合计351991.21元,扣除被告已经垫付的24564.8元后,仍应支付327426.41元。另外,被告还要赔偿原告丹澎鉴定后2014年度的护理费7260.25元。

待本判决生效后,被告在每年判决生效对应日,按照当年河南省居民服务业和其他服务业平均工资的25%向原告丹澎支付当年护理费。针对双胞胎弟弟丹湃的赔偿,法院判决被告在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赔偿丹湃鉴定前护理费290410元、残疾赔偿金358368.48元,合计648778.48元的50%即324389.24元;赔偿原告丹湃精神损害抚慰金50000元。以上合计374389.24元,扣除被告已经垫付的24564.8元后,仍应支付349824.44元。另外,被告还要赔偿原告丹湃鉴定后2014年度的护理费11616.4元。待本判决生效后,被告在每年判决生效对应日,按照当年河南省居民服务业和其他服务业平均工资40%向原告丹湃支付当年护理费。根据法律规定,护理费的支付时间最长为20年。也就是说,自2014年至2034年,被告需按法院判决标准每年向丹澎、丹湃支付护理费。“如不服本判决,可在接到判决书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上诉于河南省焦作市中级人民法院。

” 审判长宣布休庭后,记者就判决内容向原被告双方询问是否上诉。原被告双方均表示要经慎重研究判决书具体内容后再作决定,目前暂无法告知。链接 焦作双胞胎医疗损害赔偿纠纷回顾 1994年,双胞胎丹澎、丹湃的父亲丹永安向河南省焦作市解放区人民法院申请立案,最终未被受理。此后几经辗转,2002年7月,焦作市解放区人民法院立案受理了这起诉讼。时隔11个月,法院驳回了丹永安的诉讼请求。他不服判决,上诉至焦作市中级人民法院。2003年12月3日,焦作市中院下达终审判决,认定“丹澎、丹湃上诉无理”,维持原判。2008年7月19日,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裁定提审丹永安的再审申请,中止原判决执行。2011年12月19日,河南省高院下达民事裁定,撤销焦作市中院和焦作市解放区人民法院作出的3份判决及1份裁定,将此案发回焦作市解放区法院重审。2014年4月21日上午,焦作市解放区法院开庭重审丹澎、丹湃双胞胎医疗损害赔偿纠纷案。原告方请求法院判令赔偿3037989.90元。

记者 杜萌。

消费者属于弱势群体。而最近福建漳平发生的一起纠纷中,受害者却是酒店。一名妄想吃“霸王餐”的顾客在近两万元的账单上签的竟是假名,酒店以巧计录音取证,最终成功追回损失。据福建省漳平市法院1日透露,原告某酒店最终以电话录音的形式证明了被告陈某国确实为账单的真正消费者,法院于日前作出了一审宣判,判决被告陈某国应向原告某酒店支付餐费人民币18744元。2012年11月1日晚,被告陈某国在原告某酒店办孩子满月宴。次日,双方结算,被告陈某国在原告的营业账单上以陈某康的名字签字,确认用餐费为人民币18744元。可结算后,被告陈某国却打算赖账,经酒店多次催讨,仍不予支付所欠餐费,拖欠至今。无奈之下,2013年10月,原告某酒店将被告陈某国告到了法院。

由于账单上签发的名字与身份证上的名字不一,经法官到派出所调查取证,账单上签发的名字陈某国也不是原告陈某康的曾用名,因此如何证明这两个不同的名字属同一个人就成了打赢这场官司的关键。在律师的建议下,酒店通过录音电话与陈某国取得联系,电话中陈某国承认陈某康也是自己,确实有在酒店消费。正是凭借着这段录音,酒店成功挽回了经济损失,维护了自身的合法权利。法院经审理认为,被告陈某国在酒店用餐,双方存在事实上的餐饮服务合同关系,合同合法有效,被告陈某国应向原告酒店支付餐费人民币18744元。在现实生活中,经常发生这样的情况:一些人打欠条为了能不还钱用别名、用假名,不讲信用,也有不少消费者上网购物遭遇“瑕疵门”“假货门”。

当自身正当权益受到侵害的时候,即使缺少证据,也要奋起维权,像酒店那样巧用电话获取录音证据也是一种可借鉴的方法。法官提醒广大维权者,采取作为证据的电话录音不得经过任何裁剪、添加,要保证其完整性,音质要清晰可辨,便于鉴别。但是以侵害他人合法权益或者违反法律禁止性规定的方法取得的证据,不能作为法院认定案件事实的依据。(完)。

元针 被告 原告

上一篇: 四川省人民医院一主任医师在家中非正常死亡

下一篇: 广州白云区原副区长吴锦明涉嫌受贿110多万受审



发表评论:
相关推荐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琪花资讯网 版权所有 0.248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