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子为躲债签假协议转让店铺 朋友假戏真做欲霸占


 发布时间:2020-09-22 12:00:05

漫画 职文胜 儿子冒用父亲的名义,与房屋征收方武汉某粮油贸易公司签下房屋拆迁协议,并领取18万元的拆迁补偿款。钱先生认为该公司与儿子所签协议,侵犯自己合法权益,四处投诉维权。昨日,从硚口区司法局获悉,经调解,房屋征收方赔偿当事人钱先生6.5万元,一场耗时7年的拆迁纠纷才尘埃落定。上世纪90年代,钱先生承租硚口区上河街某处公房。2000年后,儿子小钱结婚,与媳妇、孙子长居此地,钱先生单独在外租房一个人过生活。2007年,上河街公房拆迁,小钱未经父亲同意,就用钱先生的名字,与武汉某粮油贸易公司签署拆迁协议,并领取18万拆迁补偿款。不久,小钱以拆迁补偿款购置一套房产。但小钱办完这一切后,不仅未向老钱告知当初办理拆迁协议的情况,也不愿承担赡养老人的责任。如今,80岁的老钱只能靠养老金一个人租房度日,生活十分拮据。

老钱认为,自己作为上河街某公房的实际承租人,未参与签署拆迁协议,也未授权任何人签署该协议,而房屋拆迁协议由他人代签,并取走相应补偿款,此事严重侵犯自己的合法权益。他便以拆迁协议非本人签字为由,找到房屋征收方武汉市某粮油贸易有限责任公司讨说法,要求对方补偿自己8万元拆迁补偿款,以及一套经济适用房。但该公司认为,这是钱先生家庭沟通存在问题,其子应负主要责任。他应找儿子要房要钱。老钱坚持自己观点,四处投诉。汉正街司法所所长周宗发得知此事,收集相关资料,综合分析这起房产拆迁纠纷。他认为小钱有错,粮油公司也存在问题。按相关法律法规,小钱冒用老钱名字签署的拆迁补偿协议,应属无效合同。本案中,粮油公司存在明显过失。后经街道、司法所及粮油公司三方,持续3个多月协商,粮油公司终于答应一次性补偿老钱6.5万元。

经多次上门做工作,小钱也表示愿尽赡养义务。(记者冯劲松 通讯员孙皓)。

因邮件丢失,某贸易公司将收快递的付某及速递公司告上法庭。市第二中级法院昨天通报,经调解,速递公司撤回上诉,双方均按原审法院作出的付某及速递公司共同赔偿贸易公司70余万的判决执行。贸易公司称,其有一批通过付某交由速递公司负责邮寄的邮件丢失,在与速递公司、付某协商后共同签订了《邮件丢失赔偿还款协议》。协议约定速递公司和付某两年内分期赔偿贸易公司72万元。但是协议签订后,两方却没有如约向贸易公司支付款项。此后,贸易公司诉至一审法院,称2011年12月底至2012年1月初,公司交给联系人付某交由速递公司邮寄的若干批次邮件丢失,数量在1000件左右,价值损失在130万元左右,故三方经协商签订了赔偿协议。请求法院判令速递公司及付某共同支付赔偿款72万元,并赔偿迟延履行违约金。

速递公司辩称,公司法定代表人与贸易公司是被迫签订的涉案协议,不是公司的真实意思表示;而且该协议违反邮政法的相关规定,寄件人在发生邮件丢失时,应当按照邮政法的规定进行索赔,故协议应属无效;协议上没有明确丢失的邮件数量、价值、是否保价等信息。故不同意贸易公司的诉讼请求。一审法院判决后,速递公司不服上诉。二中院审理认为,可以确认贸易公司与速递公司、付某之间存在邮件往来关系,三方因邮件丢失一事进行协商后签订的《邮件丢失赔偿还款协议》应为三方真实意思表示。速递公司主张该协议违反邮政法的规定应属无效。付某和速递公司应如约履行给付赔偿款项责任,并应就迟延履行赔偿违约金。但合同就违约金数额约定明显过高,属不合理,一审法院依法酌情确定的违约金金额适当。

后经调解,双方达成和解。

【案情】 原告蒋某(男)与被告黎某(女)于1988年结婚,育有一女。2011年6月,蒋某与黎某协议离婚,离婚协议约定:女儿由黎某抚养;夫妻共有的一处房屋归黎某;共负债务15万元二人各承担一半。8月,为女儿成长考虑,双方决定复婚,并办理了结婚登记。2013年4月蒋某为缓和夫妻关系,与黎某签订协议约定原共同债务15万元不再各担一半,而是由蒋某全部承担。2013年5月,原房屋变更登记到黎某名下。同年11月,蒋某以夫妻感情破裂为由诉至法院,要求离婚并平均分割原共有的房屋,平均分担共同债务15万元。

【分歧】 本案争议的焦点是:1.房屋属于夫妻共同财产还是被告黎某再婚时的婚前个人财产?2.原被告双方复婚期间对15万元债务的承担重新约定是否有效? 一种观点认为,虽然之前的离婚协议约定房屋归黎某,但双方很快复婚,复婚时房屋仍然登记在蒋某名下,黎某对该房屋未及时予以变更登记,故房屋的所有权并未转移,也不因离婚协议约定而成为离婚后的个人财产,即使后来变更登记为黎某,仍属夫妻共同财产。复婚后约定蒋某独自清偿原负债务,是蒋某为缓和夫妻关系做的让步,该协议显失公平,应当认定无效。

另一种观点认为,该房屋属于黎某的婚前个人财产。之前离婚协议是双方真实意思表示,已发生法律效力。双方复婚后,之前离婚协议中已经分割的原共同财产和各自所负担的原共同债务,已成为双方各自的婚前财产和婚前债务,并不因复婚而转化为夫妻共同财产和共同债务,故该房屋应当是黎某复婚前的个人财产。复婚后签订的债务承担协议系双方出于自愿的真实意思表示,是对原离婚协议中债务承担内容的变更,该协议应为有效。【评析】 笔者赞同第二种观点。1.关于房屋的归属问题。夫妻离婚时就婚姻关系存续期间的夫妻共同财产进行分割后,财产已由原来的共有状态转化为夫妻分别就其所分得的财产单独享有所有权。

具体到本案,原房屋在离婚后已归黎某,相对于复婚时,是其个人婚前财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一)》第十九条规定:“婚姻法第十八条规定为夫妻一方所有的财产,不因婚姻关系的延续而转化为夫妻共同财产。但当事人另有约定的除外”。可见复婚并不导致黎某的婚前财产即该处房屋转化为夫妻共同财产。虽复婚时该房屋尚未作变更登记,但根据物权法第十五条“当事人之间订立有关设立、变更、转让和消灭不动产物权的合同,除法律另有规定或者合同另有约定外,自合同成立时生效;未办理物权登记的,不影响合同效力”的规定,离婚协议房屋归黎某的约定,已自双方办理离婚登记时发生法律效力。

即使未办理房屋变更登记,也不影响约定的效力。双方办理房屋变更登记虽发生在复婚期间,但此属双方履行之前离婚协议的后续行为,且蒋某与黎某一起办理该房屋变更登记,表明蒋某复婚后仍认可原离婚协议关于房屋归属的约定并进行实际履行。因此该房屋应属黎某的婚前个人财产无疑。2.关于复婚后双方达成新的债务承担协议是否有效的问题。蒋某与黎某离婚时对共负债务15万元约定双方各承担一半,复婚后二人各自负担的债务并不转化为共同债务,复婚后二人又约定原共同债务由蒋某一个人承担,是双方对原债务承担作出新的约定,与之前离婚时作出的债务承担约定均为双方真实意思表示,在所涉债务相同的情况下,仅对债务承担的份额重新约定,应视为对之前离婚协议达成的债务承担内容的变更,仍属原离婚协议的内容。

此协议的效力无关是否公平的影响。《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第九条规定,“男女双方协议离婚后一年内就财产分割问题反悔,请求变更或者撤销财产分割协议的,人民法院应当受理,人民法院审理后,未发现订立财产分割协议时存在欺诈、胁迫等情形的,应当依法驳回当事人的诉讼请求。”由此可见,对于离婚财产分割协议及事后变更内容,法律更多考虑的是协议是否存有欺诈、胁迫等情形以致夫妻双方的意思自治不能实现,而非协议本身内容是否公平。夫妻间财产分割协议的作出,往往更多地基于双方共同生活所产生的感情因素,这种带伦理性的财产分割协议,只要不损害国家、社会或第三人利益,应属于夫妻双方意思自治的范围,应当认定有效。

而协议内容是否对双方公平合理,则不应作为夫妻财产分割协议有效性的考量因素。故蒋某、黎某对15万元债务重新约定由蒋某承担是有效的。综上,蒋某要求平均分割原房屋及平均分担原共同债务15万元的诉讼请求因无事实与法律根据,应予驳回。(作者单位:重庆市南岸区人民法院)。

张菲 李卉 协议

上一篇: 铁路沿线伤亡事故逐年上升 法官吁莫乱穿铁路线

下一篇: 男子喝一瓶啤酒后驾车 遇交警检查狂吃水果解酒



发表评论:
相关推荐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琪花资讯网 版权所有 0.420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