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汉与前女婿理论时猝死 对方自愿赔偿家属1万元


 发布时间:2020-09-28 15:50:25

温州鹿城区法院以贩卖毒品罪判处被告人小许(化名)有期徒刑八个月,缓刑一年,并处罚金人民币1000元;并规定小许在缓刑考验期间须在法院指定的帮教基地企业内工作、生活,禁止小许接触毒品及涉毒人员。小许若违反“禁止令”,可能会被撤销缓刑,执行原判刑罚。这是自今年5月1日《刑法修正案(八)》实施以来,该市第一起法院发出缓刑考验期“禁止令”的案件。今年19岁的小许,福建人,去年6月,只身来到温州打工,在一家摄影工作室当起了学徒。不料去年年底,小许的父亲不幸患了重病,这让每月只拿几百元学徒工资的小许犯了愁。

就在此时,他在网吧认识的一个“老大”告诉小许,只要帮忙送毒品,就能拿到每天150元的报酬。小许动心了。今年1月25日,小许(当时还未到18周岁)受“老大”指使,在温州市区康华路康华桥上以2750元价格,将一小包海洛因贩卖给江某时,被公安机关当场抓获,查获的毒品重3.32克。法院认为,小许结伙非法贩卖毒品海洛因计3.32克,其行为已构成贩卖毒品罪,应予处罚。鉴于其犯罪时未满十八周岁,在共同犯罪中起次要作用,系从犯,应依法从轻处罚。小许归案后能自愿认罪,且有悔罪表现,又是初犯、偶犯,还可酌情从轻处罚并依法适用缓刑。

小许最终被判处有期徒刑八个月,缓刑一年,并处罚金人民币1000元;在缓刑考验期间须在法院指定的帮教基地企业内工作、生活,禁止接触毒品及涉毒人员。判处缓刑后,鹿城法院将把小许送到该院选定的青少年犯帮教基地的设点企业里,安排适当岗位,实行同工同酬,并对其进行“促膝式教育”和“手把手的技术培训”,让他边工作边接受帮教。为给异地户籍青少年犯一次改过自新的机会,鹿城法院于1999年首创异地籍青少年犯帮教基地,有选择性地将那些犯罪时年龄不满18周岁、犯罪情节较轻、主观恶性小、确有悔罪表现并愿意接受帮教的异地户籍青少年犯,送入基地帮教。

11年来,鹿城法院异地户籍帮教基地共接纳帮教对象46人,其中完成帮教42人,正在帮教4人。鹿城区法院少年审判庭负责人蒋茜介绍,“禁止令”是由法院签发的一种令状,具有临时性、强制性和选择性的特点。它彰显了法律对适用缓刑的被告人,特别是未成年犯宽严相济的处罚原则,更有利于帮助适用缓刑的被告人改过自新,防止其再次犯罪。(完)。

2012年的一场雪后,张女士的爱人在返家时不慎掉入小区一处施工大坑内,后不幸去世。张女士日前将作为坑道施工方的物业公司诉至海淀法院,索赔医药费、死亡赔偿金等130余万元。张女士诉称,物业公司在施工时,没有尽到设置明显标志和采取安全措施义务,应当对其爱人的死亡承担赔偿责任。物业公司则辩称,施工时已经张贴通知告知小区居民,且事发地点并非小区通往外界的正常通道,所以不同意承担赔偿责任。法院经审理后认为,公共场所的地面施工引发的纠纷,责任应当由施工人承担。而张女士的爱人作为成年人,自身也应当尽到相应的注意义务,故也应承担相应责任。最后法院综合认定张女士的爱人承担60%的责任,物业公司承担40%的责任。宣判后,双方当事人均未提出上诉。

家住福州台江福光南路一小区的张女士,近日发现自己存的私房钱变少了,并发现是丈夫所为。在多次询问丈夫钱的去处,都得不到答案的情况下,她向警方报警求助,最终发现丈夫竟是一名“瘾君子”。昨日上午,福州鳌峰派出所接到报警称,在福光南路一小区有人抓到小偷。民警赶到现场后发现,报警人张女士所称的“小偷”竟然是自己的丈夫。原来,张女士前几年攒了2万余元私房钱。最近她发现,私房钱经常200元、300元地变少了。原先还以为自己记错账了,没想到当天丈夫再次偷拿时,被她抓了个正着。“你钱究竟花到什么地方去了?”张女士多次询问,但丈夫始终不肯透露。于是,她选择报警。在派出所里,张女士的丈夫吴某最终承认,自己偷爱人的私房钱,是为了买毒品。目前,吸毒人员吴某已经被警方行政拘留。(海峡都市报记者 施建华 通讯员 鳌峰综)。

合肥市庐阳区法院开庭审理了一起特别的官司。原告是一名女婴,出生于2011年12月4日,尚不满周岁,而被告是合肥市的两家大医院。宝宝的诉讼理由很特别——讨要“吃奶权”。据了解,本案是全国首例新生儿起诉接生医院索要“吃奶权”的案件。2011年12月4日,合肥市民张女士在合肥市A医院通过剖腹产手术产下一女。术后第34天,张女士的下身突然大出血,被家人送到B医院救治。但是,在B医院治疗一段时间后,张女士的病情仍未好转。因连续住院治疗,张女士的身体受到影响,出院后奶水便消失了,无法为宝宝喂奶。剖腹产后34天大出血 怀胎十月,张女士怀着期盼的心情等待着新生儿的出生。然而,她怎么也没想到,因为生孩子,她会遭受一连串无法承受的痛苦。2011年12月2日,已到预产期的张女士,腹部突然出现疼痛症状。于是,家人立即将她送到了合肥市A医院待产。入院后,张女士的身体各项指标都非常正常。

12月4日9点多钟,经剖腹产手术,张女士顺利产下一女。12月11日,张女士顺利出院。初为人母,看着孩子喝着母乳健康成长,张女士的内心充满了喜悦。可是,让她和家人万万没料到的是,2012年1月6日,也就是张女士剖腹产手术后的第34天,她的下身突然出现了大出血的症状。去两家医院才治疗好 当天,情况危急,家人立即将张女士送到合肥市B医院治疗。经B超检查,医生发现张女士的子宫腔内有血凝块等残留物。当时,医院方面对排出物取样并进行了病理化验,怀疑是胎膜残留物。之后,B医院虽采取了相关治疗措施,但张女士仍反复有较多量的出血。无奈,1月11日,张女士转到了安医大一附院治疗。由于病情非常严重,安医大一附院在1月12日为张女士做了“双侧子宫动脉栓塞术”,同时将宫腔残留物进行了彻底清理。手术后,张女士的病情逐步好转,并于1月17日出院。事后,经过有关司法鉴定中心的鉴定,张女士宫腔内刮出物确实是胎盘组织残留。

宝宝告医院讨“吃奶权” 由于长时间的住院、治疗和用药,张女士无法继续为宝宝哺乳。而且,出院后,张女士的奶水已经彻底没有了。她觉得,因A、B两家医院的过错,自己不得不二次手术。导致自己丧失了哺乳权利,宝宝无法再吃到母乳了。于是,张女士分别以自己和宝宝为原告,将两家医院告上法庭,索要医疗费、精神补偿金等共计12万元的赔偿。11月26日,庐阳区法院开庭审理了此案。在法庭上,针对“吃奶权”的说法,原告代理律师解释称,因母亲有哺乳的权利,相对应的应该就是孩子的“吃奶权”。因宝宝失去了该项“权利”,所以才要求两被告承担2万元的精神赔偿金。法庭上,双方均称愿意接受调解。(安徽商报 鲁岩 袁兴琴 李进)。

王先生 张女士 法院

上一篇: 男子吸毒夜半归家遭妻子举报被拘留

下一篇: 温州“菜篮子”16人腐败窝案宣判 应国权被判死缓



发表评论:
相关推荐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琪花资讯网 版权所有 0.222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