兄弟俩觉得打工辛苦 专拆豪车后视镜敲诈车主


 发布时间:2020-10-25 07:46:47

6.2万余元医疗费由车主承担赔偿责任,代驾者有重大过错承担连带赔偿责任,一、二审受理费2400余元由代驾者和车主共同负担。2011年10月某日晚,佛山人郭某光饮酒后请时年23岁的同村村民郭某俭代为开车送其回家。当车行至南海区西樵镇大同大道附近时,郭某俭驾驶小汽车越过道路中心实线,与对向驶来的广西牌二轮摩托车发生碰撞。摩托车司机受轻伤无大碍,但乘客李某从摩托车上摔倒在地,头部受到严重损伤。11月14日,南海区交警大队认定,代驾司机郭某俭承担事故的全部责任。摩托车司机及乘客不承担事故责任。2012年2月,由于代驾者经济情况较差无力全额支付赔偿款,李某向南海法院起诉,除要求代驾司机赔偿原告医疗费及诉讼费外,同时要求车主承担连带赔偿责任。同年4月,南海区法院经审理后认为,因无法证明车主对交通事故的发生存在过错,只能由代驾司机承担全部赔偿责任。

随后,佛山中院二审驳回李某一方上诉,维持原判。同年8月,李某因救治无效死亡。2013年1月,李某妻子陶某凤等人向广东高院申请再审,要求车主承担连带责任。经再审审查后,广东高院决定予以提审,并于8月2日公开开庭审理了此案。庭审中,李某的妻妹陶某芬称,一审判决生效后,虽然申请了强制执行,但由于查不到代驾司机的财产,至今一分钱都没拿到。“老公被对方撞死,家里一下子没了顶梁柱。治疗时还花了很多钱。” 陶某芬说,“姐夫和姐姐有两个孩子,都还在读书,一家人过得真苦。” 广东高院经审理后认为,郭某光既是案涉车辆的所有人,也是使用人。从运行支配来看,虽然车主郭某光喝了酒,但其并非对车辆运行没有支配力。郭某俭是应郭某光的要求来代驾的,车辆运行的目的地也受郭某光指示;从运行利益来看,郭某俭驾驶车辆的目的并非为其个人利益,而是送郭某光回家,郭某光享有运行利益。

郭某俭出于朋友情分帮忙,不计取报酬,属于义务帮工性质。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三条规定,帮工人存在故意或者重大过失,赔偿权利人请求帮工人和被帮工人承担连带责任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本案中,作为驾驶人,同时作为帮工人的郭某俭在交通责任认定中为全责,属重大过失,郭某光系被帮工人,理应承担赔偿责任。据此,广东高院遂作出上述判决。(完)。

今日凌晨零时40分,为争父亲房产,两兄弟酒后动粗,弟弟被哥哥用砖头砸伤住院。记者在省立医院抢救室看到,一中年男子头部流血,躺在病床上仍在大骂。经了解,男子骂的不是别人,而是自己的亲哥哥。一位知情者透露,两人为父亲的房产起争执,男子遭哥哥板砖砸头。据伤者爱人介绍,丈夫家有兄弟二人,他们的父亲在漕冲村附近有一套房子,最近两个兄弟都想争得父亲房子,为此争执不断。当晚11点多,两兄弟在宁国路大排档吃饭,双方都喝了酒,其间两个人协商房产的事无果,两人憋了一肚子气回到屯溪路住处,途中哥弟发生争吵,哥哥一怒之下用砖头砸向弟弟的头部。让伤者痛心的是,哥哥砸伤自己后,独自一人离开现场。伤者只好忍疼拦了一辆的士到医院治疗。据悉,伤者爱人在医院报了警。(记者 夏海军)。

该市警方近期破获一系列高档轿车后视镜盗窃案,涉案金额70余万元人民币,3名犯罪嫌疑人目前均被刑事拘留。据介绍,自2014年9月份起,该市主城区连续发生30余起高档汽车后视镜被盗案件,其中以宝马、奔驰等车居多,引起社会广泛关注。案件发生后,该市公安局高度重视,组织特别行动支队成立专案组,开展案件侦破工作。专案组民警通过走访受害人,确定被盗时间段、地点等基础信息,调取案件多发地附近监控录像,并对相关案件进行梳理串并,确定这些盗窃案系同一伙人所为,并最终锁定河北省石家庄籍聂冀某、聂志某和白某有重大作案嫌疑。10月20日,专案组赶赴石家庄市对犯罪嫌疑人实施抓捕。当晚7时许,在一饭店内,民警当场抓获聂志某和白某,缴获作案工具黑色无牌普桑轿车一辆。经突审,民警根据犯罪嫌疑人聂志某交代的情况,将另一同伙聂冀某抓获归案。经审讯,聂冀某、聂志某和白某三人对其驾车在邯郸市盗窃30余起后视镜的犯罪事实供认不讳,并交代出他们在石家庄市作案40余起的犯罪事实。其盗窃的后视镜均已被低价销往广州、北京等地,涉案金额达70余万元。

目前,案件正在进一步审理当中。(完)。

车主 后视镜 兄弟

上一篇: 安徽男子坐17年冤狱续:当年杀人案重新立案

下一篇: 小伙安装空调从六楼跌落 家人要户主赔偿76万元



发表评论:
相关推荐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琪花资讯网 版权所有 0.234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