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拟定期公布公务用车耗油量


 发布时间:2021-01-17 13:39:56

民警巧扮收费站工作人员实施抓捕,却遭遇毒贩驾车冲岗,致使两位民警受伤,最后民警开枪打爆车辆轮胎将毒贩抓获。9月29日,湖北省兴山县警方通报,该局近日破获了一起特大跨省运毒案件,现场缴获毒品5公斤。今年9月初,兴山县公安局刑侦民警获得一条重要线索:重庆籍男子费某近期将从渝粤高速宜巴高速段贩运大量毒品至宜昌。警方随即成立了刑侦大队、禁毒大队、特警大队等多警种共30余名民警组成的专案组,全力展开侦破工作。9月15日,经过调查,专案民警了解到费某极有可能于当晚进行毒品运输,遂决定在宜巴高速高岚收费站蹲点围捕。随后,专案组成立四个抓捕小组。为确保万无一失,专案组安排民警乔装成收费站工作人员,并抽调车辆在收费站前服务区负责追击堵截。16日凌晨5时50分,两辆渝F牌照现代小轿车先后驶入了高速收费站匝道,前车犯罪嫌疑人打开车窗,递出来收费卡,乔装成收费站工作人员的民警趁机确定了车辆驾驶人就是费某。抓捕行动开始,等在高速出口前与尾随在毒贩车辆身后的两辆越野车堵住了前后退路,一位民警手持微冲站在驾驶员一侧。就在此时,费某猛然脚踩油门,民警鸣枪示警无效,果断打爆车辆左前胎,小轿车一下撞在了匝道路基上。

民警打开车门,控制住车内人员。经过搜查,民警在嫌疑车辆上发现了几大包用胶带包裹严实的物品,经现场清点里面冰毒3公斤,麻果2万余颗。同时在嫌疑人身上均发现了匕首。2名民警在抓捕过程中受伤。经讯问,犯罪嫌疑人费某、李某、张某等人对运输毒品供认不讳,目前3人因涉嫌运输毒品已被依法刑事拘留,案件正在进一步审理之中。(完)。

连日来,李湘、戚薇、柳岩、熊乃瑾、张嘉倪、邓天晴等多名艺人相继在东莞发起维权诉讼,诉称东莞有美容机构在未经许可的情况下使用其肖像,给其造成精神和物质上的损害。目前东莞市第一人民法院已受理这一系列案件,并将择期开庭审判。此次被列为被告的包括东莞某某亚妇产医院有限公司或东莞市南城某某堂美容院。其中李湘和熊乃瑾分别起诉了上述两家机构,戚薇、张嘉倪起诉前者,而邓天晴、柳岩起诉后者。东莞市第一人民法院以人格权纠纷正式立案受理,并移送民一庭审理。为维护合法权益,李湘等人特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上述美容机构停止侵权行为、书面赔礼道歉,并要求35000元至40.5万元不等的经济赔偿。

在众多赔偿要求中,以柳岩诉东莞市南城某某堂美容院案涉及的诉讼标的最高,柳岩认为被告美容院的速造美臀、减肥瘦腰、美白疗程、激光祛斑等广告涉嫌侵权,遂请求判令被告立即断开侵权链接并删除侵权图片,在全国公开发行的报纸上向原告公开赔礼道歉,并支付精神损失费、维权成本等40.5万元。(记者/黄少宏 通讯员/廖蔚 张志芳)。

应当设立独立的未成年人刑事检察机构。大东区人民检察院是沈阳最早成立未成年人刑事检察工作独立机构的,早在2010年8月就成立了未成年人刑事案件检察室,2013年5月改为未成年人刑事案件检察科,4名女检察官平均年龄32岁。沈阳市人民检察院方面表示,对未成年人的保护不等于纵容他们犯罪,而是要对他们进行矫正和挽救,把审查案件与释法说理相结合,维护正义与化解矛盾相结合,惩罚犯罪与教育挽救相结合,创新和完善未检工作特殊程序制度,让他们积极回归社会,走好以后的人生之路。昨日,记者从大东区人民检察院了解到,目前不捕不诉的85名涉罪未成年人和在校学生没有一人再次犯罪。2013年5月首次对一件重伤害案件的4名从犯作附条件不起诉处理,4名被附条件不起诉人已经回归校园。(华商晨报 华商响网记者 汤洋)。

若要杜绝审批腐败,远非换一批“好人”掌权就行,需要持续抓作风、捉蠹虫,更需要“把权力关进笼子”的制度建设来根治问题。国家发改委原副主任、国家能源局原局长刘铁男涉嫌受贿犯罪一案,已由河北廊坊市检察院向廊坊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公诉。根据此前国家发改委的内部通报,刘铁男涉案金额超过1.4亿元,其中受贿过千万元。公诉和审判,对于腐败分子来说是理所当然的。关键的问题是,法办那些腐败官员之后,我们怎么办?去年8月,中央主要领导人在河北曾举例刘铁男案说:“建章立制非常重要,要把笼子扎结实,牛栏关猫是关不住的。”(据《21世纪经济报道》)问题在于,我们要建立什么样的制度,制度针对什么,以及要达到何种效果。根据起诉书指控:刘铁男利用其担任国家计委产业发展司司长、国家发改委工业司司长、国家发改委副主任等职务上的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非法收受他人财物,数额特别巨大。不难看到,刘铁男在其任职的多个岗位上,都涉嫌腐败,而这些岗位虽各有不同,但都有一个共同特点,那就是手握一方面审批大权。由于政府部门审批事项设置过多,审批权限过大,权钱交易必然发生。

自去年3月中央政府换届以来,国务院强调政府机构改革和职能转变,以取消、减少和下放审批事项为其抓手。此后,一批审批事项也被撤销,保留的审批手续亦有简化趋势。但也不能否认,这些改革措施受到既得利益者或明或暗的抵制。刘铁男的腐败,恰恰为我们提供了一个解剖政府审批权弊端的标本。就此不但要通过梳理其犯罪的历程,改进职务犯罪预防制度,同时对相关行政审批制度进行改革。对于审批机构的重新定位,同样需要引起思考。以能源这一块为例,可以拿来对比的美国能源部,内设机构比如能源信息署、听证和上诉办公室等,显然以“问题”为中心,重在监管而非审批。而我们的能源管理缺乏一种“问题意识”,个别官员上心的是审批职能,而替国家和人民“守夜”职能实际上成了鸡肋。要防止刘铁男式悲剧重演,必须在取消、减少和下放审批事项上下工夫,使政府职能转变取得实质进展。脱胎于计划经济时代的“全能政府”,很多官员不仅受到审批权“含金量”的巨大诱惑,而且有着审批的惯性思维。要转变政府职能,不仅要解放思想,而且得舍得实实在在的既得利益。

若要杜绝审批腐败,远非换一批“好人”掌权就行,也不仅仅是抓作风、捉蠹虫就能根治问题。一些重要审批机构的主要职能是什么,有关方面应当研究透彻,重新科学定位。一个可能的方向是,其机构设置以解决“问题”为中心,而不是以“审批”为中心。对于经济领域的行政审批,自然不能一概否定,但不妨大幅度压缩。同时设立平行的听证和申诉机构,对审批权进行有效监督与制造制衡,避免一个机构或者几个人拖着不办或说了算。

机构 能源 车辆

上一篇: 男子半年蹭60名老同事宽带网 账号密码均靠猜

下一篇: 河北辛集3死1伤灭门案告破 嫌犯潜逃十年落网



发表评论:
相关推荐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琪花资讯网 版权所有 0.250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