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疯子”治疗期间逃离引恐慌 曾因口角打死村民


 发布时间:2021-01-23 05:36:52

南京站派出所民警根据线索在南京火车站抓获了一名涉嫌非法集资的犯罪嫌疑人。让民警没有想到的是这名嫌疑人竟是一名63岁身患绝症的老人。当天下午,该派出所民警接到线索,一名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案的嫌疑人、徐州籍男子将从南京站登车回徐州,民警在候车室通过对候车的旅客进行梳理并未发现该男子。民警又赶到站台对即将登车的旅客进行逐一筛查,就在火车即将开出的时候民警看到站台上有一对老夫妻,一名面色憔悴的老人在他妻子的搀扶下正准备登车,民警通过对比发现这名老人正是要找的嫌疑人。民警立刻走到老人面前,老人说到:“我知道自己干了什么,我没跑,我只是来南京看病的。”随后,民警将这对老夫妻带到了派出所进行了进一步询问。

经查,2009年犯罪嫌疑人李某被亲戚邀请去喝喜酒,在席间认识了张某。张某自称在辽宁丹东市和朋友宋某开了一个燃料油工厂,随着盈利增加要扩大经营规模,工厂正在搞二期建设。李某在张某的邀请下,去丹东市参观了工厂,并对张某所说的二期建设项目进行了考察。经过一番了解,李某自认为对张某的项目有了充分的了解,回到徐州就跟张某合计如何进行集资,对二期项目进行投资。两人采取借期4个月、月息6%等高息返利形式,以帮助辽宁丹东某燃料油厂为由,非法吸收公共存款。通过李某和张某的运作,两人共发展投资人100余人,集资金额800余万元。而这些投资人中多数是李某的子女、亲戚、朋友,李某自己也将一处房产售出,并将自己的全部存款取出,集资了100余万元。

李某万万没想到,所谓的二期工程是张某和宋某联合起来演的双簧。2010年当所有资金到位后,张某和宋某就玩起了消失,2013年两人先后落入法网。从2010年被骗后,李某的亲戚朋友上门讨债,李某也拿不出钱,只好四处躲债。2011年李某被查出咽喉癌,家里的存款也没有了,只好靠着退休工资和子女们凑的一点钱进行治疗。2013年李某的母亲去世,李某不敢给亲戚朋友报丧,草草将母亲的丧事了结。直到2014年底,李某一个亲戚家孩子要上学,找李某要债,几次没有找到李某的人,一气之下报了警。徐州警方依照非法吸收公众存款将李某列为了在逃犯,这段期间,李某由于癌症病情加重到南京进行治疗。

南京火车站派出所民警联系了徐州警方,由于李某身体原因,徐州警方从徐州赶来将李某接回。目前,该案还在进一步审理之中。

据中国之声《全球华语广播网》报道,上个周六,陕西一名5岁男童在医院意外坠楼身亡,男孩家属质疑医院护栏不合规范,而院方表示家长没有尽到看管义务,导致了悲剧的发生。据了解,小男孩当天和妈妈哥哥一起到医院看望外婆,意外发生时,男孩家人并没有在身边。安康市汉滨区红十字医院院长史胜喜:孩子他妈带着大孩子去吃饭了,把小孩子一个人留在那儿,然后小孩估计也很调皮,从栏杆翻下去然后掉下去了。记者在医院看到,男孩从四楼坠楼的位置是医院天井顶棚的一个夹角,一侧是水泥围墙,另一侧是横向的栏杆。由于现场没有监控,所以无法还原事发时的情况。据医院院长介绍,顶棚上的石棉瓦厚度大约有2毫米左右,搭建了有两年时间。男孩的亲属认为,孩子出现意外,医院应负主要责任。

对于家属的看法医院方面表示不认同,医院认为身为监护人的家长没有尽到照顾和监护义务。最终双方达成调解协议,以医院给予男孩家属7.5万元抚恤金告终。此前双方的争执焦点就是孩子坠楼处的护栏是否符合安全标准。据建设部规定,综合医院的建筑设计应符合《民用建筑设计通则》,而该通则只对部分建筑的栏杆间距有强制要求,规定了住宅、托儿所、幼儿园、中小学及少年儿童专用活动场所的栏杆必须要采用防止少年儿童攀登的构造,但是对其它建筑并没有强制要求。那么,男孩之死究竟是谁之过?在公共场所、由于公共设施的因素导致了人身伤亡,应该由谁来赔偿?公共设施又该如何防患于未然?澳大利亚观察员胡方说,在公共场合由于某些设施不完善造成人身伤害,澳大利亚法庭往往会侧重受害者利益给予判决,而且赔偿费用相当高昂。

胡方列举了一些近年来的有关案例。胡方:2000年的时候,一位亚裔学生在悉尼一个公园行走的时候,被公园里的一截树枝掉下来砸到了脑袋,虽然之后并没有受到特别严重的伤害,甚至有报道称不知道出于什么样的原因,被砸了一下脑袋之后,他的学习成绩反而是越来越好了。但是他仍然决定要起诉悉尼市政府和公园管理方,最后法庭判决认为,悉尼市政府方面没有任何的责任,但是公园的管理方却有管理不善的责任,因此需要向这位学生赔偿71.8万澳币,也就是将近四百万人民币。而另一个案例发生在2002年,在那一年,有一位台湾的电视记者在悉尼的一个火车站由于天雨路滑,不小心在台阶上摔倒了,腿上被打上石膏,本来这件事情她想息事宁人,但是几周之后当他在一个男子家中的时候,很不幸被强暴和殴打了,这位女士前后一联想,觉得如果不是在火车站摔倒而导致她打石膏,从而引起行动不便,她是完全可以逃脱这样被强暴厄运的,因此一怒之下就把悉尼铁路公司告上了法庭,判处悉尼铁路公司赔偿这位女士23.9万澳币,以及今后每周150元的伤害补偿。

其实在公众看来,澳大利亚在公共设施安全防范方面的工作可圈可点,但是意外总是防不胜防。于是公众责任保险将分担责任机构或公司的心理以及经济负担。胡方:虽然澳大利亚在一些公共设施的安全性方面,已经做好了很好了防范措施,像是在台阶上的防滑警示标示以及把栏杆和扶手尽量做成钝角,以免戳伤双手等等。但是正所谓防不胜防,多少总还是会有一些人因为公共设施而受伤。在这种情况下,机构或者是公司购买的公众责任保险就会起到作用。澳大利亚一些机构,对于公众会做出一些措施使他们避免伤害。比如说我以前一直以为在澳大利亚的公共汽车上不能吃东西是因为味道实在太难闻,但是最近发现实际上是因为曾经在澳大利亚公交车上有人吃东西的时候,司机急刹车而导致食物噎在喉咙里面,差一点噎死。

再把目光转向美国,美国观察员庞哲介绍,美国对公共设施的安全监督可谓360度无死角,近年来甚至加上了防恐怖的安全检查。庞哲:美国公共区域,学校医院或者公园等区域的安全要求,各州都有不同的规定。例如设置路标、路障、栏杆、隔离墙、隔离标志等等。纽约州州政府还会定时召开公共安全措施检查会议,由政府的安检机构开展防火防灾、防恐怖安全设施的检查。而公共区域无论是学校、医院、银行、商店都要达到符合政府安全标准,基本上在公众意外受伤的情况下,就可以免除受到法律的诉讼。例如居住区域公寓楼每年都会被要求安装安全防护栏,防止年幼儿童跌出窗口,风雪天气,公共机构商家门前要保持行路安全,而要及时清扫。不过,就算政府如此严禁严谨,也难免百密一疏,公共机构时常被告上法庭,吃不了兜着走。

庞哲:但是即使在这样的情况下,民众在公共场所受伤,例如上下楼梯过通道意外受伤的情况下,也常有找律师打官司的现象,是否胜诉也取决于律师和被指控机构的公共安全法律标准的认知和执行情况。但是也有例外,我的一个朋友因为穿高跟鞋在地铁站奔跑跌倒、脚腕扭伤,原来本人说自认倒霉就算了,但是被律师找上门来,反复勘察摔倒地区的各种环境和条件,结果楞是让市政府赔了一笔钱,所以在美国,尽管政府各种安全规定严谨,对民众受伤的责任仍然会有严峻的条件。那么在日本,又发生过哪些公共场所意外事件的案例?全球华语广播网日本观察员黄学清做出介绍。黄学清:日本的公共设施也多次发生过伤亡事故,比如公园里的儿童游乐设施年久失修,造成儿童受伤;娱乐场的过山车事故造成游客死亡;居民楼电梯故障造成居民死亡等等,特别令人震惊的是著名的六本木新城森大厦,在开业不到一年的时候,大厦的旋转门夹死了一名6岁的儿童,本来门上装有红外线感应器应该能够感应,并且起动紧急制动。

经过事故调查发现,森大厦方面为了优先考虑旋转门的效率,要求厂家缩小了紧急制动的检测范围,提高了旋转速度,并把铝制骨架改为铁制骨架,为了好看在表面还加了不锈钢,使旋转门本来一吨的重量增加到2.7吨,森大厦一方以及旋转门厂家在诉讼中被认定为犯有过失罪,赔偿了遇害儿童家属七千万日元,一般日本在发生重大事故以后,全国的相关系统都会加强防范措施。在一次儿童从自动扶梯侧面摔落的事故以后,自动扶梯侧面如果有人可以进入的空间,都被安置了安全网。

吉安市 医院 民警

上一篇: 上海盛瀛化工厂爆燃为责任事故 未经试验竟生产

下一篇: 4蒙面歹徒夜抢金店 1分钟抢走价值29万余元饰品



发表评论:
相关推荐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琪花资讯网 版权所有 0.337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