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出新规:空调支架坠落伤人 用户须担责


 发布时间:2021-02-28 11:12:11

昨日,广州市政府常务会议审议并通过了《关于加强我市空调器室外机支架安全管理的工作方案》(以下简称《方案》),明确空调支架发生坠落伤人事件,空调的所有人、管理人为直接负责人。广州市国土房管局局长李俊夫表示,将由各区(县级市政府)和各街道办事处(镇人民政府)牵头,结合安全检查专项行动,逐步建立对空调器室外机支架的定期巡查制度,防患于未然,做到早发现、早处理、早安全。同时,用1年时间初步建立以街道(镇)为单位的空调器室外机支架安全管理档案,用科学手段加强对空调器室外机支架的安全管理。此外,也将由市质监局和经贸委牵头,向上级部门反映空调器室外机支架强制性技术标准缺失的现状,争取由省质监局或国家标准化管理委员会尽快出台空调器室外机安装用支架强制性技术标准。李俊夫表示,接下来将在全市开展空调器室外机支架安全专项检查。

对检查中发现的“问题”支架,提示用户及时整改;用户不整改的,街道(镇)及时将有关情况报告属地城市管理综合执法局,由城市管理综合执法局会同街道(镇)劝说用户整改;用户仍拒不整改的,城市管理综合执法局会同街道(镇)设立警示标志,提示相邻住户做好安全防范。在检查中发现“问题”支架,如果用户到最后仍然不同意整改,城管能否强拆?对此,李俊夫表示,目前还没有强制拆除的标准,如果不符合的话城管部门只能劝说和要求。如何界定“问题”支架?李俊夫表示,根据《城市容貌规范》,临街室外安装的制冷设备的托架或隔板,下沿离地面高度不宜低于2.5米,外飘的进深不应超过0.5米,空调机室外排水管管端离墙面至少0.1米距离。只要是超出了这个规范范围,都属于有“问题”的。

不建议用支架,用药物治疗完全是可以稳定下来的。”检查后,胡大一教授告诉段庆飞,之所以手术后6个小时症状加重被抢救,是因为放入支架的地方是一个分岔口,放入支架的血管将旁边的分支血管给挤瘪了95%,因此支架断裂是意料之中的,而断裂的支架造成急性血栓,进而导致心肌梗死,所以症状才加重。为何支架这么快就断了呢?胡教授解释说,一般支架都有一个过程,很少有这么快断的,“除了支架的质量问题,还有手术操作问题,只有两个加在一起才能这么快断。”胡教授指着南京鼓楼医院的病历说,上面写着断裂的支架造成血栓堵住了血管,由于第一次犯病时抢救及时再加上运气好,血栓很快溶解了。后来的几次抢救也是因为断支架造成的。对于支架能否取出的问题,胡教授表示,现在断裂的支架永远是隐患,而且出现血栓的几率高,只能用药物维持,维持不了就只能做心脏搭桥术了。追问 厂家:从来没有听说过支架断裂 7月10日,段庆飞来到断支架的生产厂家——位于昌平区的乐普(北京)医疗器械股份有限公司,“我曾多次找医院,医院说之所以支架会断裂是因为产品质量问题,让我自己去找厂家”。

很快乐普公司质量部的3名工作人员来到公司一楼大厅,听完段庆飞的介绍,“啊,支架断了,不能够吧,从来没有听说过。”一名自称姓李的男性工作人员说。“从条形码上看,确实是我们公司的产品,但是至于这个产品是否销往利辛县人民医院,我要回去查查。”该工作人员称。“我们都有严格的检查、检测程序,我在公司工作已经6年了,支架折成两截的情况从来没有听说过,支架断裂跟医生技术有很大关系。”自称叫蒋波的女性工作人员解释说,要查清楚这个支架销往何处等具体情况,需要一些时间。随后,3名工作人员承诺第二天会给结果。第二天,段庆飞再次来到乐普公司,头一天接待他的工作人员称,他们生产的产品没有问题,至于具体植入段庆飞体内的支架是怎么销售出去的,又是何时被利辛县人民医院购买的等信息,他们一概不能透露,要求段庆飞再去找医院。医院:承认支架断裂 不承认有过错 2007年,卫生部发布了《心血管疾病介入诊疗技术管理规范》,对心血管疾病介入诊疗技术实行准入制度。该规范明确,开展心脏介入技术的须是三级医院,有卫生行政部门核准登记的心血管内科、心脏大血管外科或者胸外科的诊疗科目,有血管造影室和重症监护室。

除了医院需要获得准入资格才能介入手术,医生同样也需要有介入手术的资质。段庆飞说,家人曾到安徽省卫生厅查询,工作人员当时称利辛县医院属二级医院,没在准入进行心脏介入手术的名单中。记者也从利辛县医院的网页上看到:该院是一所二级甲等医院,始建于1965年,院内设有内科、小儿科、心血管内科等科室;1998年以来临床上开展了肝胆外科、烧伤外科、整形外科,内科开展糖尿病专科、中西医结合肾病科等。该院和上海、北京、合肥等地的三甲医院建立了长期的业务合作,请著名专家常年来该院坐诊、教学、做手术和业务指导。但在整个介绍中,并未有可以开展心脏介入手术的字眼。“医院有没有做心脏介入手术的资质和段庆飞没关系。”利辛县医院副院长刘平在电话中表示,医院跟省里的几家三甲医院都有长期合作,很多项目都是在上级医院专家的指导下进行,他承认段庆飞是在利辛县医院做的手术,支架也确实断裂了,但事情已交利辛县卫生局全权处理,“卫生局让我们赔多少钱我们就赔多少钱”。进展 担心今后治疗归谁管? 截至记者发稿前,段庆飞打来电话称,卫生局给出了解决方案:只报销在利辛县医院和南京鼓楼医院的医药费,后续治疗,以后再说。

“我不想要钱,我担心的是今后的治疗。”几次采访中,段庆飞给记者的感觉都不像是一个只有44岁的中年人,身形消瘦,走路缓慢,站立超过10分钟就要找地坐下,大口喘气。“我晚上一宿一宿地睡不着觉。”段庆飞的姐姐说他曾流露过自杀的念头,由于怕丈夫做傻事,妻子已辞职在家看护。因为没了生活来源,段庆飞17岁的儿子辍学开始外出打工。到目前为止,仅二次住院段庆飞就花费了12万元,现在每月吃药还得2000多元。至今段庆飞还没有得到赔偿,双方仍在协商中。(记者 洪雪)。

支架 空调器 室外机

上一篇: 评论:破解“执行难”离不开刑罚手段

下一篇: 老太嫁四任丈夫 房产生前买卖后遇拆迁引官司



发表评论:
相关推荐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琪花资讯网 版权所有 0.311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