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波一企业员工听指示违规操作 压死老板获刑一年


 发布时间:2021-03-07 03:51:39

原始新闻:郑州男子节后上班公司“没”了 设备不见老板失联 昨天,本报C07版报道了郑州一家服饰公司员工节后上班时,发现公司货物和贵重设备被搬走,老板也联系不上,而员工两个月工资尚未发放。昨天,公司员工张先生等人来到郑州市人社局劳动监察部门说明情况,劳动监察部门表示,在员工上交工资表、出勤表等相关证明材料后,将立案进行取证调查。截至昨天下午6时,涉事公司的老板、财务等负责人电话仍处于无法接通状态。此外,有读者看到报道后表示,其与该公司有商业合作,被拖欠70多万元货款,他身边也有朋友被该公司欠下钱款,也都在寻找该公司的老板韩某。

对于上述可能存在的老板“欠薪逃逸”的情况,郑州市人社局劳动监察部门相关负责人在受访时说,员工遭遇欠薪,可以向人社局劳动监察部门投诉,在提供证明劳动关系等材料后,由劳动监察部门立案调查,按照执法程序处理。对于联系不上用人单位负责人的情况,劳动监察部门将请求工商、公安部门协助查找。该负责人强调,2011年正式实施的《刑法修正案(八)》首次将“恶意欠薪”行为以拒不支付劳动报酬罪入刑,根据相关法律规定,可以追究恶意欠薪者的刑事责任,最高可被处以7年有期徒刑。

(大河报 记者 张丛博 实习生 朱颖)。

在旅社住了一晚后发现大门被锁,到处也找不到人,难道是住进了“黑店”? 5日下午,平顶山的杜女士带着两个孩子从山西大同乘火车到洛阳,因要在洛阳转乘第二天的汽车回家,她便在火车站附近的旅社开了一间房。6日5时许,杜女士带着孩子准备出门时,发现楼下锁着门。怕耽误赶车,她楼上楼下跑着找老板,可都找不到人:莫不是遇到了传说中的“黑店”?她赶紧拨打110报警。车站派出所民警很快赶到现场,民警王亚雷隔着门安抚母子三人的情绪,另一名民警则设法联系旅社老板。几分钟后,旅社老板穿着睡衣从楼上下来。旅社老板说,头一天晚上他在监控视频中看到杜女士的大儿子一个人在走廊里走来走去,怕孩子不小心摸出门出啥事,就一直帮忙看着。到了后半夜,杜女士的孩子还没有去睡觉的意思,他却撑不住了,于是下楼把门锁上自己上楼睡觉了。得知事情缘由后,杜女士赶紧向旅社老板道谢。随后,民警把杜女士母子三人送上了回家的汽车。

(记者 杨玉梅 实习生 樊聪聪 通讯员 刘红玲)。

山东省平度市东阁街道金沟子村村民陈宝成、张朋珂等人,持自制刀斧、汽油瓶,将一台挖掘机及驾驶员郭晓刚扣押长达25个小时,期间多次向郭晓刚全身浇汽油,并以“若跑就点燃汽油”来威胁郭晓刚的人身安全。接到报警后,平度警方迅速组织警力进行营救,于8月10日14时许,将郭晓刚解救。由于陈宝成毕业于中国政法大学,先后在南、北多家名报、名刊从事记者工作,在长达7年时间内一直以“抗拆维权”活跃于自媒体,系互联网大V等背景,本案一时间引起国内外广泛关注。案件发生后,一些国内知名媒体不经现场采访,刊发片面、失实且带有强烈倾向性的报道,甚至不经求证地使用了与本案毫无联系的相关视频、图片作为伪证,强行将本案与“抗拆”相关联;江平等10位知名法学专家,在8月13日,距离北京某报发布新闻不到20小时内、案件刚刚进入侦查阶段,一名犯罪嫌疑人在逃的情况下,即匆匆发布公开呼吁书,向青岛市委书记、市长“喊话”,呼吁书组织者、起草者、主笔者,中国政法大学教授杨玉圣随后发起“海内外大签名”;一些社会“公知”、微博大V、律师纷纷利用自媒体向当地政府施压。

然而,这起案件背后的真相到底是什么? 针对以上报刊新闻,自媒体信息,以及互联网上的种种猜测、传言、不实信息,8月11日至8月30日,大众网三名记者两赴平度,进行了长达14天的调查,先后对本案受害人郭晓刚,陈宝成代理律师李会清,金沟子村村委书记陈卫生,平度市公安局城关派出所所长刘伟和数名办案民警,陈京泽等金沟子村目击村民,挖掘机车主姜俊英,以及被某些媒体强行牵扯到“血拆”“强拆”的当事人等42人进行了采访,三次到案发现场调查取证,掌握了大量来自现场的视频、图、文一手资料。一、采访当事人、目击者、亲历事件处置警员等核心信源,客观呈现事件现场: 整理建筑垃圾的挖掘机司机被扣25小时,全身被浇汽油致浅二度烧伤 被非法拘禁的挖掘机驾驶员郭晓刚身上多处被烧伤。郭晓刚的妻子在病房内陪同其治疗。8月11日18:45,平度市公安局新浪官方微博@平度公安发布通报:“8月11日,平度市东阁街道金沟子村陈某某等人(共8人,其中张朋珂在逃——本网注)因涉嫌非法拘禁罪被刑事拘留。

目前,案件正在审理中。”这则微博,是陈宝成等人涉嫌非法拘禁的首次官方发布,也是截至本文发稿时惟一的一次。在这之前,自8月9日15:15开始,@记录者陈宝成便在其个人微博上,延续对这次“涉嫌非法拘禁”的“前因后果”进行间断性“直播”,其间,他还特意刊发了一张点燃汽油瓶的图片,“以示警告”。但与此同时,也有在现场的乡里,用家用DV拍摄了案发现场的视频。视频中,陈宝成手持刀斧叫嚣,并回头张望挖掘机驾驶室内的情况。这些动作和声音与这名乡里同陈宝成的对骂声一样,清晰可闻、可见。受害司机陈述:全身被浇汽油,干了就再浇 8月12日8:30,在距离陈宝成等犯罪嫌疑人被抓获42小时后,大众网记者在平度市人民医院,采访了本案的受害人郭晓刚。郭晓刚身上的伤痕以及他对案发过程的回忆,足以证实他的确遭到了非法拘禁和暴力。见到记者时,病床上的郭晓刚正在打着点滴,其医疗诊断为“左肩胛、左腰腹烧伤,浅二度百分之三面积”。谈起案发时的情景,这个身高1米8多的汉子仍然面露惊恐,称当时“太恐怖了”。

据郭晓刚介绍,8月9日当天,雇主姜俊英派他到金沟子村旧址整理建筑垃圾,就是将建筑垃圾向一边移动,以便后期施工时建围挡。上午9点左右,当他刚刚驾驶挖掘机到达现场,准备整理垃圾时,当地村民张朋珂、陈青沙突然前来制止,称垃圾是他们家的,不准整理。无奈之下,郭晓刚将挖掘机暂时停在了现场,只身回到单位。下午1点左右,郭晓刚得到单位通知收工,便回去开挖掘机,刚爬到挖掘机的驾驶室里,就被一群人围了起来。“一个男的(后被证实为张朋珂)拿了两罐子汽油,一下倒到我身上去了。”郭晓刚说,随后,张朋珂一手抓着他的衣领,另一只手就把打火机放到了他的脸前面,并说:“你再跑,我给你点上。”之后,一个戴眼镜的男子(后被证实为陈宝成)拿着一个很长的刀斧喊:谁敢靠前,就砍死他。当时,挖掘机旁有一块木头,陈宝成拿着刀斧往木头上砍了好几下,嘴里还说:这个东西一砍下去,就把你头给砍爆了。郭晓刚说,在他被拘禁期间,身上的汽油一干了张朋珂就继续往上浇,汽油直接流入眼睛、肩膀、背部,甚至是下身。

张朋珂还多次扇他的耳光,加之天气炎热,驾驶室内高温,强烈的汽油味使郭晓刚多次晕倒。在被拘禁的25个小时内,郭晓刚多次央求,陈宝成等人才给他吃了两根黄瓜和几个梨。在被拘禁期间,曾有一辆救护车来救他,但陈宝成等人不让,还把救护人员赶跑了。

马某 挖掘机 老板

上一篇: 青年高速路上等人 警方称高速“打车”是玩命游戏

下一篇: 云南破获全国最大跨境诈骗案 涉案金额达数千万



发表评论:
相关推荐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琪花资讯网 版权所有 0.149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