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杭州一“神医”行骗:“神医”的托儿也应严惩


 发布时间:2021-03-04 04:55:08

山西省太原市卫生局通报了一些非法行医行为和处罚决定,其中,一门诊部因违法开展流产手术被罚款21万。据了解,此门诊部未取得母婴保健技术许可,却擅自从事终止妊娠手术及开展的诊疗活动超出其核准登记范围的诊疗科目、使用卫生技术人员从事本专业以外的诊疗活动,被责令停止违法行为,吊销妇科专业诊疗科目,和罚款217124.8元。除此之外,太原市坞城路某酒店房间和长风街某小区居民住宅楼内有人非法开展纹眉纹眼线、打瘦脸针等诊疗活动,被依法查处和取缔。某健康体检门诊部无《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开展诊疗活动,太原市卫生局依据《医疗机构管理条例》第四十四条的规定,没收其非法所得20400元和相关诊疗器械,并处以一万元以下罚款。某医院因使用未取得《医师资格证书》和《医师执业证书》的人员独立从事口腔诊疗,被罚款人民币叁仟圆整。违法处理医疗垃圾亦在本次处罚之列。某门诊部未将医疗废物按类别分置于专用包装物或者容器,根据《医疗废物管理行政处罚办法》第五条第(二)项,被责令立即改正和处以4000元罚款。

某医院将医疗废物混入生活垃圾,太原市卫生局根据《医疗废物管理行政处罚办法》第七条第(一)项,责令改正,给予警告和8000元罚款。(完)。

“围观执法”值得肯定 -律师 梁杰 我认为,类似的 “围观执法”值得肯定。城管执法一个十分重要的特点,就是违法成本低、执法成本高。这也是为什么城管执法面临诸多困境的重要原因之一。比如,受到许多人诟病的取缔违法设摊的执法行为,本来是城管的一项法定职责,如果不管就有渎职之嫌,而管又涉及小商小贩的生计。好言相劝可能不起作用,释明法律后果人家也不怕。在一方要依法取缔、一方以生计为由不肯退让,加之城管人员和摊贩时有过激言行,矛盾容易被激化,暴力事件时有发生。但无论如何,城管使用暴力肯定是不对的;城管在执法中面临的困境也必须正视。相比较而言,警察执法的事项,抗法情况发生的较少,因为违法成本相对要高。这就使得涉嫌违法者由于忌惮法律后果,对警察执法较为配合。即便不配合,法律也给予警察采取适度强制措施的权力。由此看来,违法者 “怕”警察,怕的不是警察个人,不是制服和警械,而是相应的法律后果。当然,城管执法对象的违法成本相对较低,这与这些行为的社会危害性相对较小有关。

但不管怎样, “违法成本低、执法成本高”是直接导致城管执法难的重要因素之一。在这种情况下,城管部门和城管人员采取各种柔性执法的方式,我认为不应简单地加以否定。评价行政执法的效果,一要看执法的成本,二要看手段,三是要看能否达到执法目的。之所以发生暴力执法,往往是过于追求执法目的,而忽略了手段的合法性和社会的观感的结果。从南京城管方面的最新回应来看,这是一次“柔性执法”当无疑义。劝说也好、围观也罢,我认为这样的柔性执法方式,一是成本并不高,二是手段合情合理合法,三是达到了执法目的,这就值得肯定。当然,城市管理既是老话题,也是新课题,如何做好城管工作,目前似乎还未找到各方满意的良方,尚有待从立法、执法等各个层次和方面进行探索和完善,但这又是另一个更大的话题了。更多显示城管无奈 -律师 潘轶 我认为,也许是基于对城管暴力执法的厌恶,因此当人们忽然遭遇城管沉默的“围观执法”时,反而有些不知所措,于是叫起好来。

但在我看来,类似“围观执法”、“眼神执法”的所谓创新,只是透露出城管执法的诸多无奈,无甚值得肯定之处。有人说,城管执法不动粗、不暴力,这本身就是一种进步。但在我看来,这样的标准似乎是过低了。以街面上最常见的执法者交警为例,没人会认为交警不暴力执法就值得肯定。据我所知,目前很多地方对交警执法规范的要求甚高,这既包括执法程序的规范,也包括执法的动作、态度、用语等细微之处。如果稍有不规范,被处罚者就可以向相关部门投诉和反映,一旦查实,交警会受到相应的处罚。因此,“文明执法”对交警和公众来说都已经深入人心。为什么到了城管这里,“非暴力”就会换来人们的交口称赞?我认为,一方面是因为城管给人们的固有印象不佳,另一方面也是城管的工作性质使然。某种程度上,城管的确有自己的苦衷和难处。简而言之,就是“事繁力弱”。作为一支行政执法力量,城管“管”的事可谓五花八门,涉及城市管理的方方面面。以上海市政府官方网站上的“上海市城市管理行政执法局行政执法事项公示”为例,其涉及的行政处罚事项达167项,如“对擅自堆物、搭建建(构)筑物和其他设施,以及经批准堆物、搭建、设摊未保持周围市容环境卫生整洁的处罚”、“对占用道路和公共场所设摊经营、兜售物品、从事经营性洗车活动或者超出门窗、外墙设摊经营的处罚”等等;涉及的行政强制事项有35项,如“对逾期未改造或者未拆除的不符合城市容貌标准、环境卫生标准的建筑物或者设施的强制拆除”、“对乱设摊、兜售的物品和与违法行为有关工具的暂扣”等等…… 但和执法事项之繁重相比,城管本身的威慑力和强制力要弱得多。

而暴力执法既然已是众矢之的,城管部门只能无奈地采取“围观执法”、“眼神执法”等方式。总之,类似 “围观执法”的方式如果偶尔为之并能起到效果,不是坏事。但作为一种创新或者尝试,显然欠缺操作性,无法持续地使用,因此也让人无法对其效果给予过高的评价。

神医 成本 罚款

上一篇: 新疆腐败案呈集体式一条龙特点 小官贪腐突出

下一篇: 女大学生冒充公务员诈骗亲人百万巨款 获刑12年



发表评论:
相关推荐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琪花资讯网 版权所有 0.220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