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贩为争摊位街头棍棒相向 警方:双方积怨已久


 发布时间:2021-04-20 00:20:55

先是驾驶宝马车险些撞上一位环卫工,在遭到指责后,车上二人竟将年已六旬的环卫工打得头破血流,随后驾车逃逸。昨天上午,发生在汉口常青五路的这一幕让围观群众愤慨不已。60岁的宋德海师傅是汉兴街环卫所的一名环卫工人。昨天上午8点左右,他正在常青五路杨汊湖菜市场门前进行清洁工作。打扫暂歇时,宋师傅来到路边一辆清洁车边喝水。就在这时,一辆黑色宝马轿车突然贴着清洁车停了下来,正好将宋师傅夹在中间。险些被撞上的宋师傅颇为气愤,遂开口指责司机。谁知司机不仅不道歉,反而对宋师傅破口大骂:“你个**养的不知道让开啊?”宋师傅当即还口:“你怎么骂人!” 此言一出,司机竟走下车来,“骂你怎么了?我还打你呢!”二人的口角很快演变为肢体冲突。

紧接着,宝马车上又下来一名男子,二人开始一起殴打宋师傅。其中一人抄起一把金属撮箕,朝宋师傅劈头盖脸地砸来。宋师傅的额头被撮箕砍中,当场鲜血直流。见宋师傅倒地不起,二人返回车内,准备驾车离开。这时,宋师傅的同事程师傅闻讯赶到,并试图上前拦车。谁知对方竟直接驾车朝他冲来,程师傅只得闪到一旁。最终,该宝马车向新湾五路方向逃逸而去。程师傅则和其他人一起,将受伤的宋师傅送往医院治疗。昨天上午,记者在武汉市中心医院北院见到了病床上的宋师傅。宋师傅受伤的头部已经裹上了厚厚的纱布。记者在宋师傅换下的衣服上看到,这件白色的T恤已经被染红,连橙色的工作马甲上都沾满了殷红的血迹。据其主治医生喻大夫介绍,宋师傅的头部被砍出一个7厘米的伤口,足足缝了6针。

虽然CT结果显示颅内无恙,但仍需留院观察。汉兴街环卫所的蔡所长告诉记者,宋师傅来单位工作一年,一直勤勤恳恳,与人为善。“他平时就是个老实人,我不相信他会惹是生非。” 这一幕也在围观群众中引起了公愤,不少人都记下了这辆宝马车的车牌号“鄂A-**E01”,并纷纷向警方作证。而在记者采访中,大家也纷纷指责“宝马男”实在嚣张,“环卫工本来就不容易,何况这还是欺负老人。” 据目击者称,宝马车上两人均系30岁左右的男子。目前,汉兴街派出所已经介入调查此事。(记者杨京 见习记者朱蕾 实习生崔婷)。

我年龄稍微大一点,我感觉到自己还能顶得住。解说: 决定把12月13日作为“执法警示日”,太原市公安局在全市展开规范执法大整顿。太原市公安局局长 汪凡: 我非常理解受害人家属,还有社会需要的不仅仅是一声道歉,更需要的是事实和公平正义。解说: 《新闻1+1》今日关注:一个讨薪农民工的“非正常死亡”! 评论员 白岩松: 您好观众朋友欢迎收看正在直播的《新闻1+1》。首先我们来认识一位47岁的出外打工的农妇,她的名字叫周秀云,在这个照片上我们可以看到她正在包饺子,而且脸上的笑容呈现出很幸福的样子。

是,原本应该一家人继续幸福下去,但是12月13日一个意外终止了这种幸福,她离开了这个世界。当时正在讨薪的过程中跟保安发生了纠纷,打110报警没想到来执法的警察据媒体的报道和周秀云他们发生了冲突,但是到了派出所的时候发现她已经死亡了,这会是一个什么样的过程呢?因此今天在山西的太原正在对这张照片上,其实还冲着我们笑的周秀云来进行尸体检查,以便来查找真相。针对这件事情在过去的一段时间里已经引起了全社会广泛的关注,因为这背后不仅仅是生命,在生命的背后还有执法者究竟应该如何执法,更重要的是真相以及正义。

接下来我们就听一下太原市公安局局长汪凡如何说。太原市公安局局长 汪凡: 今后,谁侵害群众的利益,漠视群众的疾苦,败坏我们太原公安的形象,那么我们市局就摘掉谁的帽子,就砸掉谁的饭碗。白岩松: 今后是今后的事情,首先要解决从今天开始的这件事情应该有一个更清晰的结局。来,今天我们关注。解说: 今天下午,在山西医科大学病理解剖室,周秀云的尸检正准备开始。死者周秀云的外甥 晋新峰: 因为她是冷冻时间比较长,现在法医都到场了,刚才把那个口给打开了,现在要冲水,冲水就是帮助她消冻。我姨夫刚才没让他进去,我怕那个场面他受不了。

我表弟跟我表妹都在外边,都没让他们进去。我是他外甥,我年龄稍微大一点,我感觉到自己还能顶得住。解说: 尸检是追责的重要一步。之前负责此事调查的太原市检察院,给家属推荐了四位法医,但都没有被接受,他们自己上网找到一位武汉的法医,就在昨晚,这位法医带着他的工作团队赶到了太原。晋新峰: 昨天晚上检察院安排家属和法医,就是一个研讨会吧。有些问题咱向他提了。刘良法医说是31号之前能出结果,他说一般正常手续的话应该是60个工作日,因为咱那个案件比较特殊,我们也是想尽早地知道结果。解说: 从地图上看,太原市龙瑞苑小区和龙城派出所相距不到七公里,这两个地方,成了周秀云命运的转折点。

在龙瑞苑小区,周秀云的丈夫王友志被拖欠了八万多元工钱,12月13日事发前,他们已经要回来2万多元,本想着尽快要回余下的钱,可以回家过年,才在当日又去问了问工资的事情。周秀云的儿子 王奎林: 进去他(保安)又把我拉回来了,他说不让进,他说现在工地都放假了,我说我们工资还没发,怎么就放假了,我们要进去问一下工资。他说不让进,然后我们两个就推起来了。解说: 工地的保安报了警,在等待警察来的时间里,周秀云听说儿子被打,已经从几百米外的工棚赶到了工地大门口。大约五点,龙城派出所的三位民警乘坐警车赶到。

记者: 警车就停在这个地方。王奎林: 就停在这,然后他们就在这打。记者: 在这打是吧? 王奎林: 就在这。周秀云的丈夫 王友志: 也没亮他的工作证,什么都没亮,没问就张口骂人,合伙打人。记者: 也没有理由。王友志: 对,他就说我们是犯罪分子。解说: 随后,警察要带走周秀云的丈夫和儿子,她抱住警察的腿试图阻拦,这段来自围观工友的手机视频,记录下了现场画面。现场围观的工友都有手机,但大多被警察没收,有一部之前摔碎的手机躲过了搜查,拍下这段视频。视频的后半段周秀云已经躺倒在地,看上去一动不动,她就这样和丈夫儿子一起,被警察带往派出所。

晚上6点27分,太原市急救中心接到龙城派出所民警打去的电话,等医生赶到,周秀云已经双侧瞳孔放大,心电图显示直线。电话采访 《大河报》记者 朱长振: 120当天晚上到的时候,我采访她的出诊的大夫,说当天晚上他们去到派出所,人是已经死亡了。解说: 急救医生已经确诊周秀云死亡,但在警察的要求下,她还是被送往附近的山西武警医院抢救,也是在警方的要求下,医生为这个呼吸心跳都停止的病人,开出了一份病危通知书,在这份通知书上,周秀云的姓名是:“不详”。朱长振: 当时这个值班的大夫就原话就说,因为是警察送来的人,我们只能死马当成活马医,就是抢救,又抢救了半个小时,打了这针那针,但是人最后就是宣告死亡,我们出了一个证明,到现在钱还没给呢,不知道问谁要钱。

白岩松: 现在能看到的这个视频其实时间很短,但是定格的画面你能看到警察拽着周秀云的头发,周秀云已经躺倒在地,一动不动的时候是踩着她的头发。先不要说没收的手机里是否有其他的暴力行为,仅仅刚才我们看到这样的镜头似乎就不该是警察所为,您很难想象这是警察,究竟是什么?您自己去想一些词汇好了,可能只是凑巧穿了警服。当然面对这样一种行为的时候,今后又将如何制止,这只是未来可能要探讨的问题。我们先来关注这样一个执法过程所产生的结果。

记者 目击者 派出所

上一篇: 男子开网店 一年盗窃并售卖20辆电动车被抓

下一篇: 评论:裁判文书上网是司法公开的一次革命



发表评论:
相关推荐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琪花资讯网 版权所有 0.196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