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大代表:把医患纠纷引导到法治轨道解决


 发布时间:2021-04-19 23:43:11

身在广州却能管到厦门的事,还可凭借“里面有人”,把犯人从看守所里“捞出来”?近日,一条这样的短信被发到市民的手机中:“你好,我是王律师,如果你有亲朋好友在监狱、看守所里服刑,我可以帮你疏通关系把人放出来。”不少接到短信的市民不禁直呼,“真是遇上史上‘管得最宽’、最‘神通广大’的骗子。” 根据短信上提供的咨询电话,昨天早上记者进行了暗访。忽悠:“里面有人”,距离不是问题 根据手机显示,这个号码的归属地是广州,广州竟能管上厦门的事?带着好奇,记者拨打了短信上提供的咨询电话,一名男性接起了电话。记者首先提出疑问:“我接到你们的短信,你们说可以通过关系将人从监狱和看守所里放出来,是真的吗?”“我们肯定有这个能力嘛!不然不会给你发这个短信。”对方显得十分有自信。当记者询问他的号码归属地是广州,而记者身处厦门,距离这么远能办成吗?对方先是迟疑了一下,后马上回应,只要“领导”有关系,加上犯罪人之前没有案底,应该不难办到。出价:疏通费用,最低要价五万 “如果可以操作的话,你们如何来操作,费用要多少?”记者再问,对方显然对这个话题有些敏感,他告诉记者,过程就不便透露了,“只要有关系,什么都好办。

”而具体金额则要视犯罪人的犯罪情节是否严重来定价,“打底五万元,上限不等。” 对于费用的组成部分,对方也有一套解释说法。“疏通关系要请人吃饭、送礼,另外我们‘领导’也要些辛苦钱。” 提醒:记者上网查询了相关的类似案例发现,发这种短信的“律师”,在事前都表示“见到人后再付款。”可是,在之后进行过程中,他们会不断以请领导吃饭、送礼不够钱、给好处费为由,要求受骗者先汇一部分款。这些人往往收到钱后就消失得无影无踪,原本承诺的“保释”也没有做到。思明刑侦大队诈骗犯罪侦查中队的王队长提醒,如果确实有朋友和亲属被关押,收到这样的短信后千万不要相信,可以委托律师介入案件了解详细情况,也可以向公安机关反映。(文/图 记者 袁舒琪)。

邱磊在汽配城租了间店面,装修时请钱超进行水电操作,不料钱超在安装灯具时,从4米多高的梯子上跌落,造成截瘫伤情,产生7万多医药费。钱超认为自己为邱磊做事才受伤,邱磊要赔偿医药费,但邱磊否认雇佣关系,不愿担责。法院审理后,认为双方形成口头承揽合同关系,因钱超没有水电安装资质,故邱磊存在疏于审查的选任过错,双方对钱超受伤各担一半责任。邱磊去年在汽配城租了家门面,打算开汽配店,店里需要重新出新,瓷砖贴完后,泥瓦工王振向邱磊推荐自己的老乡钱超接水电活,称钱超干活不错。邱磊懒得再找,看钱超要价低,便同意了。因是熟人介绍,邱磊和钱超也没签正经合同,就口头约定钱超出工,费用由邱磊支付。第一天干活收工时,邱磊去验查,两人聊天中,邱磊才知钱超其实并没有水电工的资质,只跟在人家后头做了几年水电活,但邱磊觉得钱超干活还算尽心,比较满意,就继续留用了。可不料第二天,就出事了。那天中午,钱超打算装完天花板上的吊灯就去吃饭,当时店里只有他一人,他独自爬上4米的高梯进行操作,一不留神,从梯子摔了下来,跌坐到地上,疼得爬不起来。

坐在地上一个多小时后,钱超才被隔壁店铺的老板发现,邱磊得知后,赶紧请了还在汽配城干活的王振,把钱超送到了医院。医院诊断钱超的伤情为截瘫,住院期间邱磊前去探望过一回,给了钱超4千元。可钱超治疗总共花去医疗费7万多元,4千多远不能抵消损失。钱超认为既替邱磊出工,出了事邱磊不能撒手不管。可邱磊不买账,不论钱超来硬的去报警,还是来软的走调解,邱磊都不予理会。无奈的钱超只能告到法院,希望法院给他一个公道。庭上,钱超表明他和邱磊系雇佣关系,身为雇主的邱磊应对自己的受伤担责;对此,邱磊不认可,钱超是王振介绍给他的,他们之间只有请托关系,谈不上雇佣。再说,自己在探望时也已经给了4000元,钱超“没理由再要钱了”。法院调解不成,只能判决。钱超一口咬定是“雇佣”,邱磊矢口否认。双方到底属什么性质的关系,法院给出了定论:两人之间是承揽合同关系。承揽合同与雇佣关系的本质区别在于人身依附关系不同,雇佣关系中具有特定的人身关系,雇员受雇主支配,须接受雇主的管理、监督,听从雇主的安排、指挥,雇主根据雇员的出勤、工作完成等情况发放工资。

邱磊从事商品销售经营,而非工程施工或装潢,其聘请钱超对房屋安装水电,对钱超没有管理权利,钱超的工作具有独立性。因此,双方不存在雇佣关系。那责任怎么定呢?法院是这样认定的,钱超在进行作业工程中,在未确保安全情况下从高处坠落摔伤,钱超对此造成的损害后果负有明显过错,应自负相应的责任。钱超不具备水电安装资质,邱磊疏于审查,聘请无资质人为其安装水电,存在选任过错,对钱超造成的损害后果依法应承担相应的民事责任。故双方对钱超因摔伤而产生的损失,各自承担50%的责任。据此,根据双方责任,确定邱磊应赔偿3.5万元,钱超自担余下损失。(文中所涉为化名)(扬子晚报记者 邢媛媛)。

医患 医疗 关系

上一篇: 南昌金店夫妇被抢40万案告破 兄弟俩因吸毒抢劫

下一篇: 司法改革建立办案责任制 突出法官检察官主体地位



发表评论:
相关推荐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琪花资讯网 版权所有 0.228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