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已有27名省部级以上官员被查处(图表)


 发布时间:2021-04-18 19:07:46

认定被告人陈柏槐滥用职权罪,判处有期徒刑8年;犯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12年,并处没收个人财产30万元(人民币,下同);决定执行有期徒刑17年,并处没收个人财产30万元。陈柏槐,1950年8月12日出生,湖北省武汉市人,汉族,在职硕士研究生学历,系湖北省政协原副主席,曾任湖北省农业厅党组书记、厅长。因涉嫌犯滥用职权罪、受贿罪,于2014年3月7日被刑事拘留,同年3月21日被逮捕。经法院审理查明,2004年至2008年,被告人陈柏槐担任湖北省农业厅党组书记、厅长期间,违反国有资产和土地管理有关规定,擅自决定将下属单位湖北畜禽育种中心国家划拨的畜牧科研用地非法转让用于经营性开发,并弄虚作假帮助受让方竞得土地使用权,给国家造成经济损失6.1亿余元。

2003年11月至2013年八九月间,陈柏槐利用担任湖北省农业厅党组书记、厅长、湖北省政协副主席等职务上的便利,为武汉佳和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深圳泰然公司等单位和个人,在土地转让、项目开发、企业经营、工程招标等方面提供帮助,直接或通过亲属多次非法收受上述单位和个人给予的财物折合人民币共计283万余元。福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审理认为,被告人陈柏槐身为国家机关工作人员,徇私舞弊、滥用职权,致使公共财产、国家和人民利益遭受重大损失,情节特别严重;还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非法收受他人财物,陈柏槐的行为分别构成滥用职权罪、受贿罪,依法应数罪并罚,遂依法作出上述判决。(完)。

1922年3月出生,云南昆明人。1945年毕业于云南大学政治系,同年加入中国民主同盟,新中国成立后历任民盟云南省委秘书长、副主任委员和中央委员,云南省第五、六届政协副主席,第六届全国人大代表。杨维骏之父是滇中名将杨蓁。辛亥革命时杨蓁曾参加云南重九起义,历任护国军支队长、孙中山大本营高级参谋等职,与朱德是同班同学。杨维骏3岁那年,杨蓁在广西遇刺身亡。随后,一家人逃往上海法租界。到1937年回到昆明时,杨维骏已经15岁了。杨维骏大学毕业后即开始从政。在解放云南的斗争中,为策动国民党云南省政府主席卢汉起义,当时中共华南地方组织的最高领导人方方曾授意杨维骏以个人身份,到云南做争取卢汉的工作。

昆明市西山区福海社区韩家湾村有8个自然村组要拆迁,1700亩耕地要被征用,房屋在2010年初就被限期拆除,但政府没有出示征地手续,每亩25万元的征地款也未发放,转眼冬天到了,安置房仍旧没有下落。该村村民曾为此上访80多次,但毫无进展。2010年12月17日,韩家湾村的400多名村民到社区街道办,要求政府出示土地征用与拆迁的相关手续,遭到拒绝。村民中有个云南大学毕业的大学生,他给已经退休的省政协原副主席杨维骏打电话,反映问题。杨维骏当即从云南省政协老干部处借调了一名工作人员,乘坐自己的专车赶到现场。杨维骏让人对现场进行了拍照、摄像取证,并用自己的专车为村民开道,带着村民去省政协反映情况。

事后,云南省国土资源厅表示会对韩家湾村的事件进行调查,最新消息是:今年1月9日,昆明市西山区政府将会主持召开一个由昆明市规划局等多家单位和韩家湾村民代表参加的协调会,把问题摆到桌面上敞开谈。杨维骏作为特邀代表,也将参加协调会。89岁的杨维骏习惯每天早上去海埂训练基地游泳,因为记者的到来,他取消了当天的游泳计划。作为一个离休的副省级干部,杨维骏的家在昆明最多官员聚居的金牛小区,小区门口,有武警24小时看守。初见杨老,记者感到很惊诧,因为这位精神矍铄的老人看上去完全不像是89岁高龄。上访 我既然是省政协退休的副主席,群众找到我,我就有义务将这个情况反映给省政协……我觉得这个举动是非常自然的行为 羊城晚报:接到群众反映问题的电话时,您为什么决定要带他们去上访? 杨维骏:当时了解到这群失地农民的处境,觉得他们十分可怜,他们的土地和房子都被政府征用了,但各种手续都没有,安置房也没有下落。

尽管他们四处上访,但有关部门基本都在踢皮球,从省里到市里,市里又推到区里,区里又说没权做主……我既然是省政协退休的副主席,群众找到我,我就有义务将这个情况反映给省政协,政协对政府有监督职责啊。我觉得我的这个举动是非常自然的行为,我从来就见不得有人被欺负,特别是弱势群体。羊城晚报:您有必要一定要亲自带他们去吗? 杨维骏:他们自己去的话,连政协的大门也进不去,有门卫,领导不会见他们。我毕竟是有级别的,我的配车可以通畅地带着他们进去,能引起一些领导的重视。老百姓自己去信访,常常是拖到猴年马月也不见得有人管,有些官员对待群众的感情太淡薄,太冷漠。羊城晚报:您的特殊身份对他们解决问题有帮助吗? 杨维骏:应该是起到一定作用。

当时农民开着两辆面包车,坐着12个代表,跟着我的专车,门卫都认识我的专车,所以没拦。到省政协,先找分管老干部处的一个副秘书长说要到信访处反映这群农民的问题,这个副秘书长就说要请示领导,要走相关程序审批,我当时就急了,就带着农民直奔信访处,结果整个办公室一个人都没有,当时是周五上午,这很不正常。我只能让农民先回家,我自己直接去了省国土资源厅递交反映材料。羊城晚报:国土部门有什么回应? 杨维骏:我到国土厅办公室的时候,表明了我的身份,办公人员说需要由省政府办公厅向省国土厅的厅领导进行对接,我又找了办公厅,后来国土厅的一个副厅长来电承诺马上成立调查组去了解情况。

违纪 主席 省部级

上一篇: 农行原副行长杨琨被控受贿3079万余 当庭认罪

下一篇: 乘客刷卡不成暴打公交司机 被打者自始至终未还手



发表评论:
相关推荐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琪花资讯网 版权所有 0.175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