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大学生扮富婆“重金求子” 已婚男子被骗15.83万


 发布时间:2021-05-17 14:22:13

然而当这些话从“亲妹夫”嘴里蹦出来时,浙江义乌的程某选择了深信不疑,并先后支付了律师费、工伤鉴定费7000多元,等到大半年后,程某兴冲冲赶到法院“出庭”才知道根本就没这回事儿! 30岁的程某是江西婺源人,妹妹嫁了个义乌老公后,他也跟着来到了义乌,在一家托运部上班。2013年10月份,程某不幸被车上掉下的货物砸断了右腿,但一直未能和托运部老板达成赔偿协议。2014年4月份,程某的妹夫小朱给程某出主意,建议他请个律师打官司,程某觉得非常有道理,于是和小朱一起来到了律所咨询。和律师谈妥之后,程某将打官司的事交给了妹夫处理,自己则放心地回到了江西老家养伤去了。然而程某没想到,眼前这个让他掏心掏肺的“亲妹夫”却在暗暗地盘算如何从程某处骗点钱花花。9月份,小朱让小伙伴小王冒充律师,给程某打电话,以支付律师费为由,从程某那骗来了3400元。

支付完前期律师费,程某就从老家赶来义乌做伤残鉴定,为了骗过程某,小朱又让小王冒充律师助理,骗程某说律师很忙没空见面,派小王来跟进案子。更让人无语的是,小王告诉程某,伤残鉴定不用本人去,他自己就可以搞定,还能帮忙把伤势的级别定的高一点,可以多争取些赔偿。当时程某还傻傻地觉得这个律师请得还挺值的,当场又付了2000块钱。可想而知的是,这些钱均被两人瓜分了。至于伤残鉴定结论书,小朱随便在网上下了一个,将程某的名字填了上去,自己心里划算了一下,给程某评了个六级。拿到伪造的伤残结果后,不知情的程某喜滋滋地离开了义乌,等待法院开庭审理。到了11月份,小朱手头又紧了,再次想到去大舅子那“拿”点钱花花,于是找到了小伙伴小陈冒充律师,告诉程某27日义乌法院就要开庭审理了,以律师费用不够为由,再次从程某处骗取2000元。27日,程某满怀期待地来到了义乌法院等待开庭,可一打听,程某傻了眼,法院根本没有这个案子,律师的电话也打不通,找到了第一次咨询的律师,律师说根本没有代理过程某的人身伤害案,还告诉程某,伤残鉴定必须本人到场,程某手里的“伤残鉴定书”根本就是废纸一张。

此刻,程某才幡然醒悟,原来是被自己的“亲妹夫”给骗了。义乌法院审理后认为,小朱的行为已构成诈骗罪,按照刑法的规定判处其拘役五个月,并处罚金二千元,同时追缴小朱的违法所得予以返还程某。(完)。

菜地捡到350万,义乌老太吓着了 包括15张共260万元的定期存单,4张借条和1张买房的预付款凭证 失主是做废品生意的,为防盗他每天背着全部家当出门,结果车窗被贼撬了 自家番薯地里捡到一沓纸,拿回家一看竟然都是银行的定期存单,数了数,15张定期存单一共有260万元。昨天的经历,可把家住义乌稠江街道象山村的老太太黄翠珠惊着了。老太 地里捡到一只塑料袋 里面有15张定期存单 昨天中午,77岁的黄翠珠去地里挖番薯,发现地上有一个红色的塑料袋。打开一看,里面有十几张纸,边上还有一个白色的大包。老太太眼神不好,她模糊看着这些纸张好像是银行里的存单,就先捡了装着存单的塑料袋拿回家。黄翠珠喊来了儿子郑循福:“你快来看看,这个单子上好像是有钱的。” 郑循福拿来一看,吓了一跳,他说:“最大的一张存单有50万元,最少的也有1万元,15张存单加起来有260万元了。” 看见这么一大笔的“巨款”,郑循福特别紧张,赶紧问老妈:“边上有没有其他东西?” “还有个白色的包吧”,黄翠珠回想说。郑循福立即报了警,然后赶紧跑到自家地里把白色的大包给捡了回来,包里还有4张共63万元的借条,还有一张20多万的买房预付款凭证。

郑循福很奇怪,这么一个装着巨额财产的包,怎么会掉到地里呢? 失主 担心被偷 他每天带着全部家当出门 昨天下午2点,失主吴先生接到警方电话后,急匆匆赶来,看见桌子正中间放着自己包,十分激动。他兴奋地说:“没想到这个包还能被找回来。” 45岁的吴先生是安徽人,在义乌做废品生意。“昨天中午,我去吃中饭把这个包放在了车上,没想到等我回来的时候包就不见了”,吴先生猜测:“也许是因为关窗的时候留着一个1厘米左右的缝隙,所以被小偷盯上了。” 像吴先生这样随身携带着这么多财产的人还真是不多,他说:“没办法,我也是怕小偷啊,现在租的房子以前被偷过,所以现在我每天起来都会把这个包随身带着,去办事情的时候就把包锁在车里。里面是我的全家当了,拿到的所有货款也都直接放到包里的。” 虽然知道最近砸窗偷东西的现象很严重,吴先生还是依然坚持自己的做法,他说:“我的车是货车,一般人都不会注意的,小偷砸的都是轿车的窗户。” “我的包里还有12万元的现金,是准备付货款的,应该是被小偷拿走了。像存折这些东西我都挂失了,借条没有了货款也应该能够收回来。

”这都不是吴东良最担心的问题。他说:“我包里有一张我买房子的预付款凭证和合同,预付了20多万元,如果这纸没有了,可能我连房子都会没有。还好找回来,我也就踏实了。” 实习生 叶星辰 本报记者 贝远景 文/摄。

吴先生 周某 律师

上一篇: 中央第二巡视组向北京市反馈巡视情况

下一篇: 一家3口车里遭泼硫酸冲进幼儿园求救



发表评论:
相关推荐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琪花资讯网 版权所有 0.122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