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犯为购火车票办临时身份证被女警识破


 发布时间:2021-05-06 18:10:47

因心虚害怕被民警识破,就让同乡打前站。不料,在机智的女警面前,欲盖弥彰的卢某马上露出了马脚,并被女警不动声色地引进了派出所自投罗网。14日14时许,长沙铁路公安处女警刘珂正长沙车站派出所临时购票证明制证口值班。这时一名十六七岁的青年男子来到窗口要求制证。按照正常程序,刘珂为其办理了临时身份证明。过了大概5分钟,窗口又来了一个年龄相仿的男青年。当其报上身份证号时,细心的刘珂发现其与刚才办证的男子同是四川泸县人,马上追问了一句:“你跟刚才那个男的是一起的吗?”该男子低着头,并不回答。“老乡亲戚出门,一般会结伴而行。他们却故意分开,一前一后来办证,是不是有问题?”刘珂一边办证一边细细打量着眼前这名男青年:皮肤黝黑、头发金黄、穿着耳洞,眼神慌乱,在小声说完身份证号码后,就再没讲话。刘珂马上将该男子的信息输入电脑,进行快速查询:卢某,公安部网上缉捕的逃犯!刘珂又看了窗口的卢某一眼。眼前这个只有17岁孩子居然是个逃犯,刘珂不动声色,机智地用脚踢了踢同事的脚。

同事马上瞥了一眼电脑上的信息,会意地向刘珂点了点头。随后,刘珂对该男青年说:“麻烦你进来看一下,这个照片是不是你本人?”该男子毫无戒备,走进派出所审查室的大门,被民警瓮中捉鳖。经查,该逃犯卢某,17岁,系四川泸县人,今年1月因盗窃罪被四川泸县公安局上网通缉。当日,在购买车票时,卢某因无身份证被告知需要到派出所办理购票证明,心虚的他就先让同乡先来办证探路。当看到办证的是个年轻女警,就大着胆子来办证,没想到还是落入了法网。(完)。

计生办证难的关键在“资料准备”是否齐全,其中有信息不对称,也有,一些计生部门所需证明过于苛刻,还不排除借机权力寻租的现象 计生办证难曾经是许多育龄民众的切身体会,但是广州市计生局相关负责人认为只要当事人按要求提交资料,办证并不难。他还举例称自己的亲戚朋友办计生证,只要把资料带齐,办证都很顺利。(据《南方都市报》) 计生办证难的问题由来已久,真正进入公共视野备受关注,不过是最近两年的事。虽然媒体关注较多,但是鲜有计生官员正面回应和互动。2012年底时原国家人口计生委曾发通知解决这一难题,但是从舆论反馈看,这一问题仍然不容乐观。一家新闻网站就“你认为什么证最难办”的问题展开调查,结果显示,“准生证”以过半票数居首。这种语境下,广州市计生局相关负责人敢于出面正视问题,本身是需要一定勇气的,所有回应都有被过度解读的可能。客观讲,他所说的“亲戚朋友办证顺利”也是社会现实。一般来说,有两个层面的理解:其一,熟人好办事,最起码会详细告知具体的操作流程、所需材料,对于提交的材料以信任为主,基本上不会怀疑;其二,会给相关人员打招呼,办证过程不会出现故意刁难的情况,更不会借机权力寻租,甚至即便有问题也给予放行。这位广州市计生局相关负责人的“举例”,之所以被不少人列为“雷语”,原因就在于这种理解上的分歧,他的本意可能是第一种理解,而民众则倾向于第二种理解。

不管是计生官员的“亲戚朋友办证顺利”,还是民众在具体办证时的困难重重,广州市计生局相关负责人认为问题的关键在于“资料准备”是否齐全。应该说,这确实是办证难问题的核心。但是,问题探讨不该止步于此,还应进一步来追问,为什么许多当事人自己资料准备不齐?原因大致有三: 其一,信息不对称,计生部门没有明确告知,当事人也搞不明白,结果导致多次奔波,效率低下。其二,一些计生部门所需证明过于苛刻,要求出具的材料本身就很难办理,尤其是异地办理。之前有媒体报道,户籍所在地让当事人居住地来提供材料,现居地又以户籍不在本地为由拒绝,相互推诿。虽然证明材料并非计生部门出具,但决定权和解释权在计生部门。其三,不排除一些计生部门附加办证条件,捆绑相关利益,人为抬高办证门槛,一旦错过规定的办证时间,对不起,罚款,将这作为创收的门路,而当事人则永远在办证的路上。三种原因的比例在现实中各有侧重,但显然,“亲戚办证很顺利”无法为“办证难”开脱,“资料不齐很难说是计生部门责任”这句辩白也是站不住脚的,至少计生部门难辞其咎。□高地(媒体人)。

辗转多省市利用办证小广告行骗。记者25日从重庆北碚警方获悉,刘某及其妻杨某已被刑拘。今年4月,北碚警方接到市民毛某报警称,其拨打小广告电话要求办理一些证件,被对方以交办证费、保证金等方式多次诈骗共损失9000余元。办案民警经大量走访及调取银行监控视频筛查信息后,初步确定湖南人刘某及其妻杨某有重大作案嫌疑。近日,北碚警方奔赴湖南一举将刘某、杨某抓获。经查,刘某与妻子杨某均是湖南省怀化市人,自2011年至今,夫妻俩分工合作,以给人办假证方式诈骗他人钱财。据交代,刘某坐车来到四川境内,再一路从眉山市走到重庆各区县,沿路在偏僻角落、电线杆、门面等地方写下“办证 151****9309”等字样。其妻杨某在湖南老家接听电话,待有人打电话办证,就要求对方支付500-1000元不等办证费用。对方表示愿支付费用后,杨某会谎称需要办的证件已办好,还要求对方支付送货费以及风险保证金500到1000元不等,如对方仍然上当并打钱到账户后,再继续谎称骑摩托车过来送货还需支付摩托车的风险保证金3000元,并承诺这些保证金都将在证件送到手后退还给办证人,如办证人继续汇款就以其他需要保证金的方式向对方要钱……整个过程中,刘杨二人根本就不会办出任何证件。

据了解,自2011年初至今,二人已诈骗近百人,被骗人员涉及四川、重庆、湖南等多地,涉案金额多达20余万元。目前,刘某及其妻杨某被刑事拘留,该案还在进一步侦办中。

刘珂 办证 女警

上一篇: 17岁少女家中身亡 同床姐姐脸颊留针孔浑身是血

下一篇: 四中全会提宪法监督 专家建议最高法设“宪法法院”



发表评论:
相关推荐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琪花资讯网 版权所有 0.129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