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子为阻止母亲再婚找来4名打手教训“后爸”


 发布时间:2021-05-08 13:19:12

消费者邀请亲朋好友参加儿子的喜宴,不料,酒店方因疏忽大意而少上一道菜,让“喜宴”变成“气宴”,消费者认为酒店欺诈要求按新《消法》进行3倍赔偿。酒店当场退了1000元 9月底,消费者张先生在高淳某酒店为儿子办婚宴,预定的是每桌1288元喜宴套餐。双方事先确认好菜品和数目,张先生交了1500元定金。婚宴结束,张先生发现婚宴菜的数目不对,经双方核对确实少上了一道甲鱼汤。甲鱼汤菜单价格是78元/份,共11桌,价款是858元,酒店方当场退还了张先生1000元。酒店原本以为事情就此结束,没想到几天后张先生又来了,他说酒店方未按事先约定提供服务,要求赔偿。酒店方提出给予一定酒店用餐券做补偿,“有了这件事,我已经不想再来你们酒店吃饭了。

”张先生一口拒绝,并将酒店投诉至高淳区工商局桠溪工商所。消费者要求1.4万元赔偿 在工商所,张先生称酒店少上一道甲鱼汤,事后被亲朋好友议论,搞得自己很没面子,而且少了一道有寓意的菜,闹得大家都很不高兴,要求酒店按照新《消法》的相关规定,按3倍赔偿其损失,共计2574元,同时还有精神损失费、误工费等等,最后他提出要14000元的赔偿要求。酒店方表示,因当天较忙,管理上的疏忽造成了少上一道菜,并不是故意为之,给张先生造成的困扰他们愿意道歉,也愿意给予一定补偿,但是张先生提出的要求已经超出合理范畴,他们也难以接受,酒店的态度是最多只能给3倍赔偿。

对于张先生提出的要求酒店给予精神损失费、误工费等赔偿,工商人员耐心对其解释,告诉其没有法律依据,同时酒店因疏忽造成合同履行瑕疵,没有证据表明是主观上的故意,所以要求3倍赔偿并不符合新消法的规定。但是酒店主动提出愿意3倍补偿和解,工商人员劝导张先生退让一步,否则建议他走法律程序。但张先生始终坚持要14000元的赔偿,工商所只好中止了调解。酒店最终赔了2600元 在酒店方人员离开后,张先生突然又后悔了,表示愿意和解,他又掏出电话把酒店方人员叫回了工商所。最后,酒店本着息事宁人的态度,补偿了他2600元现金。工商人员表示,新《消法》出台后,不少消费者敢于拿起法律武器维权,做法值得鼓励,但是在维权时,应厘清合同履行瑕疵与合同欺诈等法律概念的差别,依法维权、合理维权。

对经营者来说,经营者应当诚实守信,严格按照合同或者双方事先约定提供商品或者服务,对于可能出现的违约事项,可以先约定救济方式,避免产生纠纷,损害消费者利益。结合本案,消协同时提醒消费者,在预订婚宴时,要尽可能与商家签订书面合同或协议,并对菜式、数量、价格、违约责任等作出详细约定,同时保存好消费凭据,以便出现问题合理维权。通讯员 周云芳 陈云 扬子晚报记者 陈郁。

与前夫所生的儿子,向现任丈夫借了10万元后,无力归还。一边是亲骨肉,一边是枕边人,顾女士的天平摇摆不定。最终,她选择了帮儿子,偷走借条,瞒着丈夫撕毁。2008年年初,顾女士和退休教师贺先生经人介绍重组家庭。他们都是中年丧偶,对这段感情很是珍惜,一起生活近5年,一直过得不错,没闹过什么矛盾。一年多前,顾女士的儿子小张做生意,向贺先生借了10万元钱,还主动写下借条,说好过完年就还。可小张没还,贺先生也没去催。最近,贺先生的女儿打算买学区房,来找父亲借钱,贺先生手头钱不够,去找小张要欠款。没想到,话没说几句,小张就不耐烦了。“我不过是拿回属于自己的钱,还是头一回催,而且都拖了大半年了,他就说我小气,还抢先挂断了电话!”贺先生气不打一处来,随口说了句“我要去法院告他还钱”。

过了几天,借条却怎么也找不到了。看着妻子神情紧张,贺先生心里有了数。反复询问之下,顾女士终于坦言,是她拿走了借条,已经撕毁了。想不到啊,平时知书达理的妻子,如此袒护儿子,完全不顾及他这个丈夫的感受,贺先生气冲冲地跑到法院要求离婚,并分割夫妻共同财产10万元。顾女士得知后,向法官哭诉:“这5年我也没少照顾他,不说平时,他住院时我都是几天几夜陪护。现在为了这么点钱,他就要去告我儿子,也太没良心了。” 法官联系小张,告诉他,就因为他欠钱不还,还态度恶劣的事,闹得他母亲和继父闹矛盾。小张很尴尬,没想到事情会这么严重。鉴于手头资金确实有压力,他向法官表示,愿意先归还一部分,余款重新写借条。听完小张的表态,贺先生反倒不好意思了,办理了撤诉手续,老两口冰释前嫌。

通讯员 贝璎 记者 胡珊。

陕西延安市吴起县高级中学,7名高二女生持刀威胁5名高一学妹脱光衣物“验货”,殴打并逼迫其“卖处”。近日此事在网上热议。今日(8日)下午,知情人向新京报记者曝料,事发后,当地官方曾委托一中间人,给其中一受害女生父亲臧先生送过数十万元封口费,但被拒收。知情人称,中间人是吴起县城镇派出所副所长臧继贤,此人和受害人父亲系叔侄关系。上述说法得到家属和另一名在场者证实。家属臧先生称,封口费一事,共找他谈了两次,第二次还将封口费涨至25万,均被其拒绝。今晚8时许,新京报记者就此事致电臧继贤,对方否认。

家属:让我拿钱,不要再上访和接触媒体 今晚7时许,受害女生父亲臧先生告诉新京报记者,去年12月初,臧继贤曾以调解名义,两次将其叫至派出所办公室,第一次称,给他10万,遭其拒绝后,第二次又提升至25万。“臧继贤说这笔钱是领导让他送的,让我不要再上访,不要再接触媒体了。”家属臧先生记得,臧继贤还曾多次对他说,“这件事牵扯的人太多了。” 臧先生记得,他曾问臧继贤,这钱是哪个领导给的?但对方回复“你不要管,拿钱就行。” 据臧先生介绍,第一次谈时,臧继贤还叫上了其姨妈梁女士,而梁女士和臧先生也有亲戚关系。

见证人:第一次拒绝后第二次提到20万 今日,梁女士证实,去年12月初谈封口费一事时她在场。她记得,当日调解时,臧继贤曾命令办公室工作人员全部出去,但臧先生当面拒绝。梁女士称,臧继贤第一次遭拒绝后,曾电话让她传话,“领导准备将封口费提至20万。” 转告家属后,臧继贤和家属臧先生进行了第二次“调解”。梁女士称,家属臧先生依然拒绝了这笔封口费。当事人:我没说过这样的话 臧先生和梁女士均表示,第一次调解时,臧继贤还曾表示,只要臧先生收下封口费,臧继贤领导就会给其正科级待遇,并将其由副所长升为正所长。

“我没有说过这样的话。”今晚8时许,新京报记者就此事致电臧继贤,臧继贤对此否认,随即挂断电话。“没有买卖就没有杀害,我只希望能抓出幕后黑手,还孩子一个清白。”臧先生称,他不要钱,只想要一个说法。(记者杨锋 实习生张澍田)。

母亲 女儿 先生

上一篇: 夫妻欲买房避税离婚“弄假成真” 家产尽归一方

下一篇: 圣戈班956万元承兑汇票被盗 徐州警方11天破案



发表评论:
相关推荐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琪花资讯网 版权所有 0.506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