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男童下体被割断手术费告急 嫌犯已被拘留(图)


 发布时间:2021-05-10 12:52:21

46岁北京女子于军,4年前非婚生下了唯一的女儿悦悦。她本打算缴纳高额社会抚养费,为女儿上户,不料却卡在了“提供生父信息及亲子鉴定”上,上户遇阻,女儿入学、医保甚至坐飞机等都受影响,让其一家人苦恼不已。又见计生“黑户”。按照我国国籍法,父母只要有一方为中国公民,子女在中国出生的,即可成为中国公民;户口登记,则是对一个人具有中国公民身份的法律确认。遗憾的是,悦悦迄今都无法漂白“黑户”身份。其实,关于“非婚生视为超生”“不缴纳社会抚养费就不给上户口”的规定,并没国家立法支撑,所适用的依据多是地方性法规。

而全国人大常委会1958年制定、现在仍有效的《户口登记管理条例》仅规定,“婴儿出生后一个月以内,由户主、亲属、抚养人或者邻居向婴儿常住地户口登记机关申报出生登记”,并未附加其他条件。将上户口与计划生育捆绑,都是部门规章、地方性规范作出的,效力层次很低,若再机械执法,难免损害执法公信力。就本案而言,母亲非婚生育,可以进行一定处罚,而她也“期待”着“被处罚”的机会。可相关计生部门却不给机会,理由是无法确定孩子父亲那边是否还有其他孩子,这涉及缴费数额。

就算是刑案,有的共犯逃跑了,还能另案处理,在案犯查清了罪责可以判处。同理,咋就不能先就该母亲一方之违法先行处理,待将来查清了悦悦父亲的情况再另作处理?现在对该母亲不征社会抚养费,就是依法执法了? 说到底,将计生跟落户捆绑,有悖于依法行政要求,违背罪责自负的法治原则。就全国范围看,对父母违规生育,搞“连坐”殃及孩子的法规,都要尽早剔除,以消除计生“黑户”问题。毕竟,非婚生育纵然违反法规,那也是父母之责,不应牵连到孩子,毕竟孩子是无辜的,他作为公民的正当权利应得到充分保障。

就像张艺谋的超生子女有权落户一样,有关部门也应依法办事,让悦悦尽快落户。□刘昌松(律师)。

浙江省海盐县公安局110指挥中心接报警称,海盐县人民医院有人开枪。目前,公安部门通告了案件的部分细节。接警后,海盐县公安局立即指令巡特警赶赴现场应急处置。民警到达现场后,迅速疏散现场人员,将犯罪嫌疑人控制,并带回审查。根据通告,经初步调查,犯罪嫌疑人梁某,男,1977年9月出生,四川省宜宾市江安县人,因自感胸闷,于18日中午11时30分许到海盐县人民医院急诊室就诊。在医护人员对其输液时,梁某表现出狂躁症状,突然取出随身携带的非制式气枪,朝天开了两枪,并用枪托砸伤了正在急诊室挂盐水的患者徐某,致徐某头面部软组织部分挫裂伤。目前,案件正在进一步调查审理中。(记者裘立华 方列)。

据中国之声《全球华语广播网》报道,上个周六,陕西一名5岁男童在医院意外坠楼身亡,男孩家属质疑医院护栏不合规范,而院方表示家长没有尽到看管义务,导致了悲剧的发生。据了解,小男孩当天和妈妈哥哥一起到医院看望外婆,意外发生时,男孩家人并没有在身边。安康市汉滨区红十字医院院长史胜喜:孩子他妈带着大孩子去吃饭了,把小孩子一个人留在那儿,然后小孩估计也很调皮,从栏杆翻下去然后掉下去了。记者在医院看到,男孩从四楼坠楼的位置是医院天井顶棚的一个夹角,一侧是水泥围墙,另一侧是横向的栏杆。由于现场没有监控,所以无法还原事发时的情况。据医院院长介绍,顶棚上的石棉瓦厚度大约有2毫米左右,搭建了有两年时间。男孩的亲属认为,孩子出现意外,医院应负主要责任。对于家属的看法医院方面表示不认同,医院认为身为监护人的家长没有尽到照顾和监护义务。最终双方达成调解协议,以医院给予男孩家属7.5万元抚恤金告终。此前双方的争执焦点就是孩子坠楼处的护栏是否符合安全标准。据建设部规定,综合医院的建筑设计应符合《民用建筑设计通则》,而该通则只对部分建筑的栏杆间距有强制要求,规定了住宅、托儿所、幼儿园、中小学及少年儿童专用活动场所的栏杆必须要采用防止少年儿童攀登的构造,但是对其它建筑并没有强制要求。

那么,男孩之死究竟是谁之过?在公共场所、由于公共设施的因素导致了人身伤亡,应该由谁来赔偿?公共设施又该如何防患于未然?澳大利亚观察员胡方说,在公共场合由于某些设施不完善造成人身伤害,澳大利亚法庭往往会侧重受害者利益给予判决,而且赔偿费用相当高昂。胡方列举了一些近年来的有关案例。胡方:2000年的时候,一位亚裔学生在悉尼一个公园行走的时候,被公园里的一截树枝掉下来砸到了脑袋,虽然之后并没有受到特别严重的伤害,甚至有报道称不知道出于什么样的原因,被砸了一下脑袋之后,他的学习成绩反而是越来越好了。但是他仍然决定要起诉悉尼市政府和公园管理方,最后法庭判决认为,悉尼市政府方面没有任何的责任,但是公园的管理方却有管理不善的责任,因此需要向这位学生赔偿71.8万澳币,也就是将近四百万人民币。而另一个案例发生在2002年,在那一年,有一位台湾的电视记者在悉尼的一个火车站由于天雨路滑,不小心在台阶上摔倒了,腿上被打上石膏,本来这件事情她想息事宁人,但是几周之后当他在一个男子家中的时候,很不幸被强暴和殴打了,这位女士前后一联想,觉得如果不是在火车站摔倒而导致她打石膏,从而引起行动不便,她是完全可以逃脱这样被强暴厄运的,因此一怒之下就把悉尼铁路公司告上了法庭,判处悉尼铁路公司赔偿这位女士23.9万澳币,以及今后每周150元的伤害补偿。

其实在公众看来,澳大利亚在公共设施安全防范方面的工作可圈可点,但是意外总是防不胜防。于是公众责任保险将分担责任机构或公司的心理以及经济负担。胡方:虽然澳大利亚在一些公共设施的安全性方面,已经做好了很好了防范措施,像是在台阶上的防滑警示标示以及把栏杆和扶手尽量做成钝角,以免戳伤双手等等。但是正所谓防不胜防,多少总还是会有一些人因为公共设施而受伤。在这种情况下,机构或者是公司购买的公众责任保险就会起到作用。澳大利亚一些机构,对于公众会做出一些措施使他们避免伤害。比如说我以前一直以为在澳大利亚的公共汽车上不能吃东西是因为味道实在太难闻,但是最近发现实际上是因为曾经在澳大利亚公交车上有人吃东西的时候,司机急刹车而导致食物噎在喉咙里面,差一点噎死。再把目光转向美国,美国观察员庞哲介绍,美国对公共设施的安全监督可谓360度无死角,近年来甚至加上了防恐怖的安全检查。庞哲:美国公共区域,学校医院或者公园等区域的安全要求,各州都有不同的规定。例如设置路标、路障、栏杆、隔离墙、隔离标志等等。

纽约州州政府还会定时召开公共安全措施检查会议,由政府的安检机构开展防火防灾、防恐怖安全设施的检查。而公共区域无论是学校、医院、银行、商店都要达到符合政府安全标准,基本上在公众意外受伤的情况下,就可以免除受到法律的诉讼。例如居住区域公寓楼每年都会被要求安装安全防护栏,防止年幼儿童跌出窗口,风雪天气,公共机构商家门前要保持行路安全,而要及时清扫。不过,就算政府如此严禁严谨,也难免百密一疏,公共机构时常被告上法庭,吃不了兜着走。庞哲:但是即使在这样的情况下,民众在公共场所受伤,例如上下楼梯过通道意外受伤的情况下,也常有找律师打官司的现象,是否胜诉也取决于律师和被指控机构的公共安全法律标准的认知和执行情况。但是也有例外,我的一个朋友因为穿高跟鞋在地铁站奔跑跌倒、脚腕扭伤,原来本人说自认倒霉就算了,但是被律师找上门来,反复勘察摔倒地区的各种环境和条件,结果楞是让市政府赔了一笔钱,所以在美国,尽管政府各种安全规定严谨,对民众受伤的责任仍然会有严峻的条件。那么在日本,又发生过哪些公共场所意外事件的案例?全球华语广播网日本观察员黄学清做出介绍。

黄学清:日本的公共设施也多次发生过伤亡事故,比如公园里的儿童游乐设施年久失修,造成儿童受伤;娱乐场的过山车事故造成游客死亡;居民楼电梯故障造成居民死亡等等,特别令人震惊的是著名的六本木新城森大厦,在开业不到一年的时候,大厦的旋转门夹死了一名6岁的儿童,本来门上装有红外线感应器应该能够感应,并且起动紧急制动。经过事故调查发现,森大厦方面为了优先考虑旋转门的效率,要求厂家缩小了紧急制动的检测范围,提高了旋转速度,并把铝制骨架改为铁制骨架,为了好看在表面还加了不锈钢,使旋转门本来一吨的重量增加到2.7吨,森大厦一方以及旋转门厂家在诉讼中被认定为犯有过失罪,赔偿了遇害儿童家属七千万日元,一般日本在发生重大事故以后,全国的相关系统都会加强防范措施。在一次儿童从自动扶梯侧面摔落的事故以后,自动扶梯侧面如果有人可以进入的空间,都被安置了安全网。

孩子 阴茎 医院

上一篇: 浙江一官员涉嫌内幕交易被查 曾进行反调查准备

下一篇: 南航未经家长同意将三个“无人陪伴儿童”遣下机



发表评论:
相关推荐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琪花资讯网 版权所有 0.183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