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开学日怪象:跨境学童自己过关 大学生父母接送


 发布时间:2020-09-27 03:11:21

去年3月轰动一时的香港大角咀碎尸案昨天(29日)于高院处理,两名被告29岁周凯亮及35岁谢臻麒各否认2项谋杀控罪,但承认两项阻止合法埋葬尸体控罪。控罪指,2人在去年3月1日在大角咀一单位内谋杀64岁男子周荣基及63岁妇人萧月儿。据报首被告是两名死者的幼子。控方指将传召15名证人,预计审讯15日。两名被告昨天出庭应讯,首被告周凯亮身穿深色西装,在庭上表现冷静,而次被告谢臻麒身穿浅蓝色恤衫,偶而垂低头、身体不时抖动,显得相当紧张,有情绪起伏。两名被告答辩时承认两项阻止合法埋葬尸体控罪,但否认两项分别为谋杀男子周荣基及谋杀妇人萧月儿的控罪。案件原定前日开审,但由于第二被告谢臻麒未有出庭,押后至昨日开审。

据悉首被告周凯亮曾留学澳洲,学业失败返港,性格内向自卑,长年失业赋闲在家,与父母常生争吵。案发在去年3月,周凯亮弑杀父母后讹称父母北上失踪,又成立facebook专页及透过传媒寻亲,最终被警方识破拘捕二人。警方调查发现,首被告的父母周荣基及萧月儿于大角咀海兴大厦一个单位内被谋杀及肢解,头颅更被放入雪柜内。

香港青少年误堕网上陷阱愈趋严重。有社工形容,青少年透过上网涉足援交、欺凌,以至贩毒罪行愈见普遍,更不乏名校学生参与,他们都利用暗号交易,逃避警方网上截击,也令家长手足无措。社工促家长多了解子女上网习惯及电脑技术水平,且每天花至少10分钟时间与子女沟通。香港家庭福利会青少年服务高级经理胡洁婷指出,青少年愈见沉迷网上活动,由过去上网打机,演变成今天网上交友、援交、性交、欺凌、购买毒品,甚至组织自杀群组怂恿他人跟随。家长大都与子女出现数码鸿沟,完全掌握不到子女在网上行为。胡洁婷举例,网上援交色情网站大增,有年仅13岁少女在网上刊登援交广告招客,而且,青少年透过网上游戏、社交网站等,容易结识新朋友,在素未谋面下便相约出外,易堕色情骗局。为逃避警方突击调查,毒贩在网上售卖毒品时,每每以暗号联络,例如“牛牛”、“食草”、“花”、“美金”等做代号,代表大麻及海洛英,有人更以会员形式或私人讯息交谈,加深警方截查难度。网上欺凌、整蛊行为近年愈见普及,胡洁婷曾处理的个案中,有中学生伪造网页及成立网上群组,用作攻击整蛊某些女同学,如网上造谣女方被男同学“搞大肚子”,或伪造一个同学博客般,来诬蔑他人及揭露隐私,又会偷拍其他人的不雅相片,如吃饭吐骨、挖鼻相片等上载到网站,公开让人评头品足。

她透露,网上欺凌行为,更不乏名校生参与其中。胡洁婷强调,网上杀伤力远高于一般真实行为,不少家长追不上迅速演变的互联网世界。她建议,青少年应加强个人隐私保护意识,每当上载私人照片前,应细心想想后果。家长也应每天花至少10分钟时间,了解子女上网生活,例如多问“有什么好玩?”,且多留意子女的电脑技术,有技巧地作沟通。家福会是特区政府“做个智NET的”活动推动者之一,去年8月获资助230万元协助学校成立推广小组,提倡学生健康上网。

身家达10亿(港元,下同),绰号“的士全”的香港神秘富豪招友全于2004年去世,但其10亿身家却引发元配所生子女与继室的争夺战。由元配所生的6名子女,早前入禀高等法院,要求推翻继母出示的2003年签下把所有财产留给她的遗嘱,并质疑父亲签遗嘱时的精神状况。案件在高院作第二次提讯,法官力劝双方寻求和解,并提醒说,现时双方已耗1250万元律师费,整宗官司可能需接近2700万元律师费。原讼人为招友全与元配所生的6名子女包括招文虎等人,答辩人为招友全的继室招钟群英。众原告及答辩人均悉数到庭。

据高院法官在庭上读出本案的案情透露,招友全(55岁)与元配黄美英(音译)于1973年9月结婚,并生下9名子女。两人于1989年8月分居,并于1992年中正式离婚。被告于90年代初已与招一起,他们也育有3名子女。招另再与两女子生下4名子女,最年轻的现时只有9岁,故此招共有16名子女。法官说,招友全于1997年12月24日立下第一份遗嘱,要把其遗产平均分配给14名子女(当时仍有2名子女未出生)。2003年4月,其元配黄美英在内地常平自杀身亡,同月招再指示律师立下另一份遗嘱,并于6月5日正式完成,该遗嘱指要把全部遗产留给答辩人。

直至2004年12月4日,招因心肌梗塞致死。法官续说,招与元配所生的其中6名子女于2005年成功取得法援并质疑继母的遗嘱。原告表示,父亲临终时需经常吃血压药且神智不清,因此质疑其立遗嘱的能力。答辩一方将会传召众医生证人证明招立遗嘱时的精神状况无问题。法官指出,从众人的证供看,他们均说及很多恩怨,但是与案件无关,本案的着眼点在于招签遗嘱时的精神,法官将会考虑招会否突然改变主意把遗产只留给继室。法官向众人指诉讼会存在风险,并提议双方可在庭外找调解员作调解,调解将会在保密下进行。

法官说,初步定下聆讯约需25天,双方也会找资深大律师协助,其法律费用庞大。法官指出,时至今日,双方的诉讼费已达1250万元,审讯后辩方另需600万元律师费,控方更需850万元,但找调解员的费用只需6位数字。法官表示,案件将会引起公众注意,可能使家事令公众也知晓。最后控辩双方答允尝试寻求和解,法官遂下令把案件押后至12月10日作第三次提讯。

家长 子女 父母

上一篇: 香港人民币业务十周年 幕后推手忆当年

下一篇: 港铁工程延误牵连扩大 运房局长承认“疑中留情”



发表评论:
相关推荐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琪花资讯网 版权所有 0.273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