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年男子骗智障女发生关系 家人发现其怀孕揭发


 发布时间:2020-10-31 22:00:23

东方虎年正月初一邂逅西方情人节,可谓中西合璧。有单身一族乐开了花,今年情人节有家人陪伴不再孤单一人,而有伴侣的人却要琢磨,如斯日子,是与爱人二人世界,还是和家人共叙天伦? 记者在香港探访各处发现,不论是商家还是市民,大部分都认为中国农历春节和西方情人节都是传情达意的好机会。两节相逢,不仅不存在“过哪个节”的两难问题,消费社会更不会放过鼓动花钱的机会,很多商场节日促销都是将春节和情人节“一网打尽”。历年的情人节,皆是花店最繁忙的时节,但双节“撞日”,花市老板却未必乐得起来。记者获悉,不少市民新年期间都忙于陪家人串门拜年,加之有的情侣各自回祖籍地过节,花店的情人节鲜花预订量减少。“大年初一去女朋友家拜年,见家长当然不会送玫瑰啦,可能改送年花吧。”市民张先生告诉记者。看来,这个“初一情人节”,鲜花生意不好做。“女孩子一般喜欢男友送花到办公室,过年期间办公室放假,定花的自然也少了很多。

”位于尖沙咀和铜锣湾花店都表示,他们的生意降了两成多。遇上新年,向来用以表达爱意的玫瑰花却难唱主角。但年花蝴蝶兰今年却备受欢迎,色彩斑斓、花姿飘逸的盆栽大有用武之地,最适合作为情人花和年花两用。港人向来以忙碌著称,今年更要花时间同时筹备大年初一及情人节的活动,可能比工作感到更大压力。有人烦恼如何亲情、爱情两者兼得,有商场则趁机打造“情人节统筹服务”,推出户外电视广告套餐等崭新的应节活动。“情人节服务大使”可以根据顾客的预算(最低为港币2000元),由订花、挑选礼物、购买朱古力,到订桌吃饭等提供“一站式统筹服务”。农历新年是中国传统节日,一般是中式酒楼旺季,中式食肆门庭若市,而西式餐厅则多数休业数天。但在初一情人节,不少西餐厅将在初一照开门,留住有情人。位于铜锣湾闹市、临近维港畔的一间商场更预期,初一、初二烟花汇演和初三公众假期三天的人流可达20万人次,比去年同期升10%,生意额则预估为1000万,比去年同期高38%,亦是10年来之冠。

上一次“初一情人节”在57年前的1953年,而下一次则将出现在38年后的2048年。面对上天巧妙安排的好日子,即使今年被传统视为不宜嫁娶的“盲年”,据香港入境处资料,初一当日,香港将有六十多对有情人在这个特别日子成为亲人,登记结为夫妻。丘文康和萧咏珊亦是看重这一天“够特别”。大年初一当天,这对新人将在时代广场举行公开的中式婚礼,新娘子将坐上大红花轿,在公众见证下步入婚姻殿堂。初一先跟家人拜年,再跟另一半庆祝西方情人节,应是完美的安排。记者访问的两位香港先生Kent和Steve都这样计划,他们不担心被拷问“老婆和妈妈同时落水你救哪一个”这个古老命题。辛苦了一年,已成眷属的夫妻,打算趁这个机会回味一下往昔的甜蜜,或者在这一天走访亲戚,联络一下因忙碌而疏忽的感情。还没有步入婚姻殿堂的情侣们,亦打算利用这个日子拜访彼此的父母,送上新年祝福。

择日不如撞日,送给父母最好的新春贺礼,也许就是向他们宣布感情有了归宿,生活有了伴侣。(完)。

住在香港沙田下禾輋村的一名中年主妇,与楼上女邻居交恶,2008年10月疑用火水纵火,将自己与该邻居所住的寮屋焚毁外,更波及其他4间寮屋。女被告3日否认纵火罪,案中邻居出庭作供,忆及痛失家园一幕时不禁落泪。女被告余秀(50岁)为内地新来港人士,事发前1年多来港,与丈夫同住案发单位。控罪指她于2008年10月16日,在沙田下禾輋村232号寮屋地下寓所,用火摧毁或损坏该寮屋地下及2楼,和同村另外4间寮屋。被告否认一项罔顾他人生命是否会受到危害而纵火罪,及否认一项交替的纵火罪。事发时住在被告楼上、来自四川的王正菊3日出庭作供称,过往与被告关系很好,她不时带两名女儿到被告单位闲聊,对方也会替她照顾女儿。王续称,两人关系于2006年8月急转直下,被告不时斥骂她,更掌掴其年仅2岁幼女,事件曾惊动警察、社工。

王指自己至今仍不知关系转差的原因。控方指,事发后政府化验师验出事发单位的灰烬中含有火水。警方于同月24日拘捕余,她在警诫下承认纵火,又指邻居对她不好。聆讯4日续。

调查发现,香港雇员的“工作承诺指数”为3.53(最高为5),显示他们对职业及任职机构的归属感及忠诚度属中等,但年纪越轻,对工作的承诺却越低,80后的工作承诺指数更只得3.16。有学者指出,香港雇佣关系随着时代变迁而变得“契约性”,一方面有利雇主管理,但却更容易流失优秀员工。调查发现,年轻一代对工作的价值观也与年长雇员出现分歧,例如60岁或以上长者对“工作是生命里最重要的一部分”的认同程度高达3.72分(最高5分),“80后”却只得3.52分;80后对“工作的动机是为了享受物质生活”的认同程度(3.05分),亦低于整体受访者的平均分(3.12分)。负责调查的城市大学管理学系副教授叶景明指出,年长雇员曾经历“手停口停”的艰苦日子,工作在他们生命中占有相当重要的位置,但80后的兴趣却有多方面,他们既可兼顾全职及义务工作,又可分配时间课余进修,却对本身工作没有太大归属感,认为自己可轻易另谋出路。

系主任梁觉也指出,雇主面对80后员工时,旧的一套管理模式已不适用,要让他们有晋升及增值学习的机会,才能挽留员工。香港理工大学应用社会科学系助理教授钟剑华指出,香港雇佣关系从前属“兄弟班”形式,中小企与员工更接近家庭关系而非契约关系,但随着社会越来越制度化及理性化,该种关系难以维持,尤在1997年金融风暴后,更不会再谈“承诺”,雇主只会按表现向员工发放花红;年轻人对工作期望也纯为生计及满足感,关系趋于制度化。

被告 家人 关系

上一篇: 香港优秀科创产品展区首次亮相成都 港企抱团觅商机

下一篇: 香港巴士相撞致15人受伤 肇事司机涉危险驾驶被捕



发表评论:
相关推荐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琪花资讯网 版权所有 0.238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