菲律宾风灾逾一周 香港男护士前往救援(图)


 发布时间:2020-11-22 03:27:47

香港“贼王”叶继欢涉嫌于今年四月在狱中以原子笔袭击一名惩教助理,案件四日上午在东区法院开审。案件开审约半小时,“贼王”突表示“肚痛要打针”。每日需注射四次止痛针的“贼王”午后再次表示坚持不住,裁判官特批准案件押后再审。根据叶的主诊医生作供称,一九九六年叶因中枪伤及胸椎骨,证实其下肢无力,平日亦需瞓于床上或坐于轮椅活动。控方指称被告以一支发给犯人当书写用的原子笔犯案。现年四十七岁的叶继欢,涉嫌于今年四月三十日,在赤柱监狱医院大楼内打伤一名惩教助理,他早前否认一项袭击致造成身体伤害罪名。案件昨日开审,头发半秃、架上黑框眼镜,精神颇为萎靡的叶,昨日坐于担架床上应讯。惟案件开审约半小时,“贼王”却一脸痛苦表示“肚痛要打针”。

据辩方律师称被告现时每日需注射四次止痛针。至下午四时左右,被告又突向传译员表示“好辛苦!顶不住,今朝六时半到依家都未休息过,平日中午都有得休息!”裁判官特批准案件押后至今续审。早前叶曾透过辩方律师指称,遭惩教署长年欺压,以至令他左臀上长出毒疮。故此辩方昨特传召叶之主诊医生江医生作供。江说,二○○八年四月起任被告的主诊医生,他指出被告于一九九六年因胸椎骨及脊骨中枪,令双腿行动不便,平日需坐轮椅或躺于床上,其下肢已无力,但上半身仍可正常活动。江续说,案发前数日(四月二十三日),江发现被告臀部被注射后有皮肤发炎现象,翌日更发现其臀部长有一脓疮,故此将被告转介至玛丽医院。第一控方证人谷源科为惩教署惩教助理,亦为登记护士,案发当日负责为囚犯提供治疗。

谷说,案发前他于监狱医院一病房内,准备为被告清洗左臀上的伤口,惟被告突然无任何警示下向他攻击。谷表示他当时立即捉紧被告双手,将他制服。其后数名惩教署职员进入病房协助制服被告。而为谷当日作检查的周医生说,其伤口为表面伤口,惟伤口当时并无血迹。辩方盘问证人时称被告无理由需要袭击他,谷反驳说,过往治疗被告时亦曾遇到被告不合作,惟证人承认,被告治疗多次,还未遇过被告对他反抗。谷否认曾向被告打毒针,案今续审。半身瘫痪的叶继欢,昨由五名惩教职员于犯人栏内监视下应讯。被告穿着黑色长袖T恤出庭。他在聆讯期间一直静心坐在担架床上,听取律师陈词。昨入庭听审的市民,全部须检查随身物品才可进庭。叶继欢所坐的囚车亦见高度戒严,先由警察电单车开路,囚车前后亦有冲锋车作掩护,随行警员荷枪实弹,除穿上防弹衣,还戴上头盔。

叶继欢因藏械及开枪拒捕正服刑三十六年。

2007年接受化疗抗癌的少女吕巧琳,疑遭沙田韦尔斯亲王医院医生误将静脉注射药物从脊髓注入致陷入昏迷,经20多日救治,其母决定为她拔喉。死因庭昨就案件展开聆讯,威院临床肿瘤科顾问医生李英杰作供称,事发时无指引将静脉及脊髓注射的药物分开施行,如医生不清楚药物用途,应反复追查,惟证供显示涉案医生梁锦雪曾对注射药物起疑,却没有咨询他。死者吕巧琳(21岁),2005年底患上急性血癌,2007年初需每3个月回威院接受化疗,她患病前曾任围棋导师约1个月。其母何帼儿昨日作供时表现冷静,指于2007年6月15日女儿第2度回院,在一名医生和护士协助下接受化疗药物注射,2小时后女儿表示感头痛、双脚无力,至翌晨身体僵硬、全身疼痛再入院,其后更陷于昏迷。

何帼儿指,女儿曾被医生怀疑细菌感染,但抽取脑髓化验仍找不到病因。同月20日,经李医生告知才获悉早前替女儿打针的梁锦雪医生将2种药物同时从脊髓注入。由于女儿昏迷后只能靠药物及仪器维生,她终决定为女儿拔喉,于7月7日被医护人员移走维生仪器。李英杰医生供称,医院癌症治疗中心一般有安排医生专责为病人注射化疗药物,死者被安排的药物是静脉注射药物“长春新碱(Vincristine)”和脊髓注射药物“阿糖胞”(Cytarabine)”,前者由药房预先稀释,后者则须负责注射的医生亲自处理。他表示,死者注射的静脉药物是一种神经毒药,如从脊髓注入会严重损坏中央神经系统,甚至致死。他解释,注射药物前需“5对”,核对病人身份、药名、施行途径、药物的份量及次数。

死因庭主任问及,如所注射的药物已标明“只作静脉注射”,但其它医护误以为可作脊髓注射,医生该怎样处理?李回答指,应看清药物包装上的标签,甚至再查核药单和处方的医生。临床肿瘤科医生陈冬青供称,于6月18日曾向梁锦雪了解,梁表示事发时曾对同事准备好的药物有所怀疑,惟梁最终没有在注射药物前向他咨询。梁的代表律师指,李供称当天至少有2名医生在化疗房间当值,但实际上只有梁一人当值,且她翌日要参加专业资格考试。

香港卫生署数据显示,2008年因哮喘发作引致的医院病人入院及死亡人次共超过7500宗,今天(4日)为世界关怀哮喘日,香港哮喘会提醒医生,必须遵照“国际哮喘护理指引”诊断、评估及监控病情,尤其不应单独处方长效气管舒张剂(LABA)治疗哮喘,因LABA本身并无抗炎作用,必须与吸入式类固醇同时使用。4成患者年龄未达24岁 卫生署刚公布的数据显示,于2008年因哮喘发作引致的医院病人入院及死亡人次中,近4成个案的年龄是在24岁或以下,另有91宗因哮喘而引致死亡的登记个案,当中7成为长者。香港哮喘会昨日举行记者会,该会荣誉顾问黄永坚昨日在记者会上表示,上述住院及死亡个案看似不多,但与其它先进地区相比,比例却属偏高,香港哮喘住院率是澳洲的3倍,死亡率是芬兰的8倍。在过去十年,香港的哮喘死亡率并没有降低。由于最近有研究显示香港部分医生并未按“国际哮喘护理指引”诊断病情,甚至错误处方药物。香港哮喘会荣誉顾问梁宗存医生在同一场合补充,医生必须遵照“国际哮喘护理指引”诊断、评估及监控病情,如医生单独处方LABA,反增病人入院及死亡风险。他们建议医生应定期监测哮喘病人的肺功能情况,只看病征评估病情,容易出现偏差;假若同时使用仪器监测病人肺功能,却能更准确评估病情。

医生哮喘护理知识参差 最近有调查显示香港医生的哮喘护理知识水平参差,部分未达“国际哮喘护理指引”标准,未能准确诊断哮喘病情;也有受访医生在评估病情时,只看病征作诊断,少有考虑肺功能情况;另45%及36%医生会为成年及儿童患者单一处方(LABA),违反美国食物及药物管理局(FDA)及香港卫生署的建议。梁宗存认为,哮喘是慢性病,病情或随环境气候变化出现反复,呼吁医生需为病人订定个人“哮喘应对计划”,包括写明每日用药剂量,确保病人每日使用时可预防哮喘发作。谭一翔医生补充,病人平日在家也可使用最高流速计简易测试自己的肺功能,如发现最高流速只达平日的6成或以下,即显示肺功能显著减弱,应立即求诊。

医疗 无国界 医生

上一篇: 香港二手车商人虚报行车里程获刑 8万变2.8万公里

下一篇: 香港特首赴吉隆坡 争取与东盟各国签订自由贸易协定



发表评论:
相关推荐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琪花资讯网 版权所有 0.151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