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琐事向子动粗 香港狂躁父亲拍裂9岁儿子脾脏


 发布时间:2021-01-17 02:45:30

《福布斯》香港富豪、上市公司伟易达集团主席黄子欣的儿子黄以礼,今年一月凌晨在铜锣湾被警方揭发停牌驾驶,他求情解释当日为接载患癌母亲到医院,出于孝道才被迫犯案。惟裁判官认为被告多次声称不知已遭停牌,并无悔意,决定判囚2个月、停牌一年,但批准他保释等候上诉。现年33岁的黄以礼报称商人,本月12日认罪后原被法庭收押候判,但同日向香港高院成功申请保释外出,方能见母亲最后一面,黄母于本月18日去世,他正忙办母亲丧事,26日得悉判监表现错愕。辩方资深大律师谢华渊称,被告生于富裕家庭,自小顺风顺水,家人笃信基督教重视教养,惟被告母亲不幸患癌,须长期留医美国旧金山。被告须兼顾事业及照顾病母,妻子却与母亲闹不和,令他饱受压力。今年一月,被告得悉母亲药石无灵,打算返港度过临终生活,遂安排2名私人司机由机场接载母亲及运送医疗器材到养和医院,不料被揭发停牌驾驶。

辩方指他出于孝心犯案,强调今次情况特殊。裁判官黄汝荣认为被告向警方及感化官均称,去年7月因有律师代表没到庭应讯,不知被裁定超速罪成及停牌9个月。黄官指被告应主动向律师查询,认为他无真诚悔意,拒绝接纳感化官建议判社会服务令,又不考虑缓刑。

曾将檐篷倒塌意外的赔偿额与小业主摊分的香港仔添喜大厦大业主叶氏家族,爆发母子争楼诉讼。创立家业的叶海波遗孀胡少芬,11日入禀控告儿子叶伟基,指对方曾答应照顾她及同住,她遂交予2000万元购入浅水湾相邻单位居住。但胡后来发现儿子并未按嘱托,将购入物业归入她名下,又没有兑现照顾母亲的承诺,故兴讼要求索回2000万元或取回该单位。叶氏家族在香港仔一带拥有不少物业,现年76岁的原诉人胡少芬在入禀状透露,自己育有一子一女,包括长子即本案答辩人叶伟基(51岁)及幼女叶玉枝。原诉人指自己本与女儿住在浅水湾丽景园,前年7月其女儿从丽景园移居他处,叶伟基即表示愿意照顾年老的母亲,并答应举家搬往丽景园与母同住。原诉人续称,叶伟基不久告诉她,指丽景园一个与她住处相邻的单位以2000万元放盘,胡遂打算购入单位,并询问儿子是否愿意入住与她为邻,获得儿子首肯。原诉人即将2000万元交给儿子,指示他购入该单位,并要求自己作为单位的唯一业主。直至去年4月,原诉人发现儿子以2280万元购入单位,但单位却以叶伟基的名字登记。

儿子不单从无搬入该单位,更将单位放盘出售。原诉人指儿子的行径属欺骗及不诚实,要求索回2000万元,或由法庭颁令该单位属她拥有。记者11日造访原诉人位于浅水湾丽景园的寓所,一名老妇应门,但她自称并非胡少芬,又声称胡少芬外出未归。胡少芬于50年代嫁给经营猪肉档的叶海波,两人合力将生意发扬光大,香港仔以至黄竹坑一带的餐馆都向他们取货,赢得口碑和赚得第一桶金。两人于50年代末期开始在香港仔收购旧楼重建,包括将香港仔大道的旧楼重建成海波大楼,又与友人合资兴建添喜大厦。叶海波于90年代去世,现由子女叶伟基及叶玉枝负责打理各物业。

高龄73岁老翁长年遭受无业在家的儿子伸手要钱,甚至对他拳打脚踢,3日父子俩再度发生口角冲突,老父亲拿出水果刀吓阻,却失手杀死儿子,案发后老翁相当后悔,带着凶刀主动投案。据台湾“今日新闻”报道,警方在案发的果菜市场拉起封锁线,尽管地上的血迹已经被清洗干净,邻居对于父亲杀死儿子的人伦悲剧还是议论纷纷。邻居指出,“砰一声,疑摩托车怎么这样,怎么有个人躺在那边?”,邻居表示,“听到声音之后,砰一声之后,我们就马上报警,救护车也顺便送了。” 高龄73岁的老翁平常只靠每个月6000元微薄的老人年金过活,还得照护中风卧病在床的妻子,偏偏40多岁的儿子平常游手好闲不工作,经常向他伸手要钱,不然就拳打脚踢,对于儿子的恶行,邻居时有耳闻。邻居表示,“(死者)会喝酒对啦!会喝酒没工作,会打他父亲,我有听到他在讲,说法官要关我4个月还是几个月,因为爸爸告他家暴,可能儿子郁闷。

3日下午,儿子喝醉酒上门,老翁为了吓阻拿出水果刀,没想到儿子一个踉跄被父亲手中的水果刀刺中腹部失血过多死亡,老翁事后带着水果刀自首,显得相当后悔,警方也在第一时间通知社工安置老翁的太太,不敢让老太太知道她最亲密的丈夫亲手杀死了亲生儿子。

香港荃湾福来邨发生儿子在母亲面前跳楼自杀悲剧。一名在单亲家庭长大的勤奋孝顺男子,每月把三分之二月薪给母亲做家用也毫无怨言,但近月疑不堪开工不足以及与女友分手的双重打击,昨晨(18日)向相依为命的母亲说出遗言后,即跑到寓所露台攀窗跳楼自杀。男死者沈佑霖,26岁,头部爆裂及全身多处骨折重伤昏迷,救护员经检验证实当场死亡,毋须送院。案发后50多岁姓金母亲因目睹爱儿跳楼自杀情绪激动,不适下一度送院治理。据悉沈佑霖自小其父已离家不知所终,剩下他与兄长及母亲三人相依为命,20多前年搬往福来邨永泰楼一单位居住,沈母依靠综援金含辛茹苦将两名儿子养大,但早年兄长到日本半工读生活后,一家经济重担,便依靠在货柜场任职铲车司机月薪1万元(港元,下同)的沈佑霖支撑。沈佑霖非常孝顺,每月把7000元交予母亲作家用,每逢放假也会陪母亲品茗及逛街。好景不常,去年10月佑霖因任职公司生意不景,暂时停职及半薪出粮,失业危机令他大受困扰,其间打散工帮补家计。不了沈佑霖与拍拖多年的澳门女友突然提出分手,沈佑霖疑在工作及感情问题双重打击下,连月郁郁不欢,母亲担心不已。

前晚,沈佑霖特别相约近20名旧同学及“死党”晚饭,其间曾透露受到工作及感情问题困扰,友人曾好言相慰,但佑霖最终仍寻死。消息称,昨晨9时许沈佑霖在寓所内突向母亲表示:“好唔(不)开心,我想死……”之后,即跑至露台攀窗准备跳楼,沈母大惊从后扑上紧抓儿子大腿阻止,但被儿子挣脱,亲睹儿子由14楼直堕地面发出巨响。沈母大惊报警,惟救护员赶至经检验证实沈佑霖已经死亡,沈母惊闻噩耗伤心过度,一度要送院治理。警员调查后相信案件无可疑,列作自杀案处理。

被告 儿子 男童

上一篇: 深圳海关“亮灯”截水客 香港民建联:有成效

下一篇: 逾半香港市民支持立法会通过2012年政改方案



发表评论:
相关推荐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琪花资讯网 版权所有 0.262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