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一医院涉纱布遗产妇体内 实习医生涉“三宗罪”


 发布时间:2021-01-16 11:02:25

香港韦尔斯亲王医院放射科涉嫌马虎“看X光片”漏诊病人有肺癌肿瘤,疑令身患恶疾的六旬妇人关丽娴浪费两个月黄金治疗时机死亡,死者子女质疑是联合医院“看漏症”翻版事件,誓为亡母讨回公道。威院承认,事后覆检有关肺部X光影像,发现左肺门有一阴影,惟影像模糊,较难辨认,院方已向家属道歉。不幸丧生的63岁女病人关丽娴,生前一向健康,去年底开始有吞咽困难、胃痛、咳嗽、头痛、失眠等病征,曾多次向家庭医生求诊。体重不足一百磅的她更逐渐消瘦,长女张女士说:“(母亲)就算好努力食,但不够5分钟就去厕所全部呕出来。”关妇在今年2月到沥源普通科门诊诊所求医,获安排翌日到威院放射科照肺部X光片,3月再到该院外科专科门诊处理上消化道问题。到4月初,威院未就X光片作回音,关妇继续痛楚难耐,她遂到私家诊所再照X光,医生赫然发现其左边胸骨紧贴横隔膜位置有一黑影,确诊患肺癌第四期,肿瘤直径达10厘米,且已扩散至肝脏,立即转送玛丽医院抢救,并曾两度接受化疗,留院3个多月后最终因并发肺炎去世。

死者家属其后约见威院代表,家属昨引述与会的放射科顾问医生曾当场承认,如果细心阅读,可以看到X光片有一个黑影,可能是第三期肺癌肿瘤,“说不是百分百正常,但又不是百分百不正常,又说如果这样都要叫病人回来医院,很多病人都需要叫回来,医院根本做不来。”家属质疑院方疏忽,要求调查涉事医生,并向医管局总部和医委会投诉。威院回复表示,院方接获家属投诉后,曾覆检有关肺部X光影像,发现左肺门有一阴影,惟影像模糊,较难辨认,故没有在报告中提及,院方已就事件向家属道歉,会作深入研究,并将个案纳入部门临床稽核。临床肿瘤科专科医生岑信棠说,病人出现的病征与食道癌较相似,理解院方将死者列作上消化道患者,但直言如果其他医生从同一张X光片看到出问题,但涉事医生看不到,院方有需要彻查,“虽然第三期乙肺癌只得两成存活率,但早医总好过迟医!” 关注病人权益小区组织干事彭鸿昌指,事件反映涉事医生经验不足,又指类似的漏诊事故一再发生,令市民对公营医疗的信心再打折扣,认为院方有需要加强培训该名医生。

一名内地产妇在香港浸会医院分娩,却因羊水栓塞失救死亡。院方11日回应称,羊水栓塞是属于罕见事件,并无任何先兆。院方表示,为孕妇注射的催生剂分量低,没过量使用,认为事件不涉及人为过失。但院方并无交代当时孕妇在出现剧痛期间,没有医生在场的原因。特区政府指出事件属于严重医疗事故,要求浸会医院四周内提交调查报告。涉及这次事件的汪姓内地产妇,33岁,怀孕37周零6天,因有早产迹象,于上周五的11时50分左右到浸会医院妇产科准备分娩,并接受产科护理。至上周六早上8时,该产妇分娩没有进展,助产护士按照主诊医生的要求,为产妇注射催生剂。

至9时30分,产妇突然出现剧痛,要求助产护士给予止痛药,助产护士离开拿药,但当时在场并无其它医生。5分钟后,助产护士携药返来,发现产妇没有反应,并出现缺氧、面青、口唇发紫等发绀现象,怀疑羊水栓塞,于是立即为产妇进行急救,并通知主诊医生、驻院妇产科医生、驻院儿科医生和麻醉师。医护人员其后将产妇送至手术室进行紧急剖腹取子,并于9时57分成功分娩一名2.9公斤重的男婴,但产妇情况一直危殆,经深切治疗部抢救后,延至11时50分不治。浸会医院行政总监陈崇一表示,事件已呈报卫生署及死因研究庭,院方对事件非常关注,并对死者家属表示深切慰问。

陈崇一说,产妇在准备分娩期间,出现羊水栓塞综合症,是属于非常罕见的事件,而且事先无任何预兆,完全不能预防。对于产妇出现剧痛期间,没有医生在场。陈崇一表示,助产护士已按既定守则及产科护理程序,为产妇作定时监察,而且与主诊医生有充分的沟通。他说,由于产妇的产程可长达10至20小时,不可能全程有主诊医生在场,因此认为事件不涉及人为过失或专业失当。陈崇一说,事件也与催生剂分量无关,虽然院方前后为产妇注射两次催生剂,但总剂量都不超过0.375个单位,没超出产妇所需要的水平,而且产妇在注射催生剂后,血压脉搏及胎儿心跳都正常,期间其丈夫也一直陪伴在侧。

陈崇一指出,由于羊水栓塞的死亡率高,属于高风险的病情,许多时候母亲及胎儿都会失救,但院方今次在产妇出现羊水栓塞的20分钟内,成功剖腹取子,已反映机制产生作用。他透露,男婴已转送屯门医院治理,现仍在深切治疗部观察,情况令人满意。香港食物及卫生局局长周一岳就这次事件表示相当难过,已向有关家庭慰问,院方也向卫生署提交初步报告。他形容,这次事件是严重的医疗事故,因为类似死亡的个案不多。他说,院方需要就此作详细调查,并要求院方在四星期内提交详尽报告。

“我对接生程序问心无愧……好抱歉,辜负了家属对我的托付。”内地产妇汪风霞在香港浸会医院分娩身亡后,曾“遥控”助产士注射催生药的主诊医生林孝杰13日首度开腔。林孝杰在电话中接受记者访问时,指事后反复思量过程中自己可否扭转结局,答案至今仍然是“即使我在场,结果都是一样”。他又说:“现在虽有挫败感,但仍会咬紧牙关,继续执业。” 林孝杰13日早由院方安排与死者家属见面,被家属斥责“迟到早退”是不尊重死者。林孝杰事后坚称并无迟到,说会议原定早上9时开始,他8时多已到场,更有保安员为他开门,让他先入内坐着等候,反而死者家属于9时10分才抵达,“不信,可问保安员作证”。林孝杰解释,得悉院方安排13日与家属会面后,已告知13日上午10时需赶赴港岛为一名择时辰开刀的产妇接生。会议开始初段,家属就补签入院纸等问题质问院方,由于会面目的主要是就四大过失作出解释,他因此中途加以催促。

及后,当林孝杰逐一辩解后,死者家属也无发问,当时已是10时,最终因赶赴做手术而离开,他强调:“我是非常尊重他们,也乐意稍后任何时间都会接见死者亲属。” 林孝杰于2001年考获香港妇产科学院院士,执业8年,他说“这是我接生以来首次有产妇身亡事故”,案发至今,他无法找出可以改变惨剧的方法,“整个过程的步骤,妇产科医生一般都是这样做”。他说,深信事主当时并未达至需要剖腹产子的地步,“如果中途贸然开刀,对产妇也是高风险的做法”,他并直言若下次面对同一情况,“我都会依这次程序做”。林孝杰重申,当日催生剂已加500cc糖水稀释,而且是逐滴注入产妇体内,整个过程只用了0.375个单位的剂量,相信事件与剂量浓度过高无关,怀疑产妇羊水栓塞致命。他指出,目前世界上孕妇出现羊水栓塞的机率为二万分之一,母子死亡率为60%至80%,只能慨叹“这次不幸地发生在我和她身上”。

“其实我对他们二人(汪风霞及陈耀辉)很有印象,因为他们2至3个亲友都是由我接生,所以对我有信心,这次怀孕便找我。”林孝杰说:“我对接生程序问心无愧,有愧的都只是好抱歉,辜负了家属对我的托付。”语毕,电话另一端的林孝杰停顿了数秒,呜咽起来。未几,声音转为沙哑的林孝杰续说:“这件事,大家都不想见到,我现在的压力不会比他人少,很有挫败感及不开心,我需要时间适应。相信(事件)会影响到病人对我的信心,但我仍会咬紧牙关继续执业。” 最后,林孝杰感谢浸会医院有一套健全的紧急机制,“幸好事发时有当值医生迅速到场协助施救,成功救回其中一条生命(男婴)。” 据行内人透露,林孝杰与另一名妇产科医生有合作关系,不少来香港产子的内地孕妇,通过经纪介绍到两人的诊所求诊,若是开刀分娩就由林孝杰的拍档负责,若是自然分娩的就交由林负责。

纱布 产妇 医生

上一篇: 香港3名旺角暴乱分子被判刑 2人监禁3年1人进教导所

下一篇: 粤澳名优商品展销会在澳开幕



发表评论:
相关推荐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琪花资讯网 版权所有 0.211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