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子疑欠赌债被禁锢在旅馆 从窗台逃跑坐檐蓬求救


 发布时间:2021-01-26 11:04:53

香港一名物业管理公司主任新婚一年后妻子与男子私奔,大受打击加上工作压力下,今年8月回家途中偷窥15岁女邻居洗澡,更好奇地把过程以手机拍下,持续半年后被人揭发,19日承认控罪。被告邓光辉(35岁)承认一项在公众地方作出扰乱秩序行为及一项制作儿童色情物品罪,收押至12月4日判刑,其间索取背景及社会服务令报告。辩方求情指出,邓在2001年与相恋14载的女友结婚,但一年后邓妻即随另一名男子远走高飞,令邓大受打击,加上工作面对很大压力,出于好奇下犯案,他一直不知女邻居仍未成年。案情指出,今年8月12日晚上11时30分,住在元朗山贝村的村民发现同村的被告透过抽气扇的空隙窥看15岁女事主洗澡,村民通知女事主母亲报案,警方稍后在其村屋内搜出一只光盘,内有两段女事主洗澡片段。

过去4个月,香港有82名学生成为“假冒官员电话诈骗案”的受害人,共计损失逾760万港元,年纪最小的受害者仅14岁。香港青年民建联主席颜汶羽及副主席招文亮15日早上联同警方,在港铁沙田大学站派发防骗宣传单,提醒学生要提防电话诈骗。颜汶羽受访时表示,电话诈骗案手法层出不穷,值得引起学生警惕。例如曾有骗徒假扮快递公司职员致电事主,讹称邮递包裹被内地公安查扣,借此引导事主到虚假网站,输入个人银行账户资料等,以盗取事主的银行账户存款。此外,骗徒的手法还包括假扮信贷中介职员,声称可为事主向银行申请低息贷款,事主却反被收取高昂顾问费;或向事主声称楼房按金已逾期还款,要求事主将按金转账到其他信贷公司。

近期类似电话骗案的个案不断增加。颜汶羽呼吁香港市民,切勿向陌生人透露银行帐户号码及网上理财密码,也不要随意登入任何以手机信息发出的网站链接,及向来电者透露子女、亲戚或朋友的名字。此外,内地执法人员也绝不会通过电话或网络,要求市民提交个人银行账户等资料。如市民怀疑遇上电话诈骗案,请立即报警求助。招文亮则希望香港警方及保安局加强与电讯管理局商讨新方法,包括研究让市民手机可查看对方来电是否由网络电话拨出。同时,警方及保安局应加强检控违规中介或信贷公司,加强宣传教育市民预防各种新式的电话诈骗案手法。

香港一名23岁信用卡推销员声称因醉酒而与年仅13岁表妹三度非法发生性行为,事件被表妹的老师揭发。被告13日在区域法院承认3项与未成年少女性交罪名,还押本月28日以候被告的家庭背境及事主的福利报告宣判。被告周继明,13日承认3项非法性交罪名。案情指事主X于1992年1月17日在内地出生后,即交姑妈领养,X的出世纸上父母一栏是填写姑妈夫妇2人,X现年17岁,就读中四,被告比X年长6岁。1997年,5岁大的X偕同姑妈及被告移居香港居住,与X的姑丈团聚。同年,姑妈生下另一女儿,一家5口同住慈云山慈乐村一单位。2005年12月至去年1月期间,X未足16岁,被告先后三次走入X的房间与她发生性行为, 事后,被告叫事主勿向姑妈透露事件。直至今年1月17日事主出外做义工,因太晚回家,姑妈拒绝让她入屋,事主便与朋友在街上流连,其后事主由朋友母亲带返学校,事主向老师透露曾和被告性交,校方于是报警。

香港一名少女在吉野家任兼职时,疑被强奸拍片案,辩方13日指负责拍片、任助理店务经理的第三被告,曾见事主与首被告在后巷拥抱亲吻,劝两人停止及返回店内工作,但事主否认。辩方又指事主被奸后,次被告曾对她有不轨企图,但第三被告出言阻止,事主也同意第三被告正直及公私分明。第三被告李孝忠(18岁)的大律师盘问事主时说,事发前事主与首被告何嘉杰(16岁)经常互相拍打性器官嬉戏,又趁工作时在后巷拥抱亲吻,案发之际事主为首被告手淫及自行坐在其大腿上性交。事主一概否认。辩方又质疑事主没有对性侵犯作出反抗,且与首被告性交后,次被告马浩芹(16岁)曾捉住事主的手,但第三被告说:“人不想同你搞呀,你就不好搞人啦。

”事主虽不同意辩方说法,但同意第三被告正直及公私分明。事主供称,被奸后仍照常工作逾3小时,被问为何不马上离职及报警,她表示“未下班”及“打算当没有事发生过”。

香港中年雇主夫妇涉嫌长期残酷虐待印佣案27日续讯,案中首次到香港工作的印佣继续供称,女被告用绳将她绑着软禁在家,迫她穿着透明大胶袋当上衣致胸部露出,又要她穿纸尿片,不可穿内裤,就算男被告及小孩在家都要如此装扮。30岁印佣 KARTIKA PUSPITASARI昨天(27日)供称自己经常捱饿,3日才吃一餐,雇主还会强塞她的头到坐厕逼她喝厕所水;被告扔掉她所有衣服,剪裁一些透明胶袋让她当衣服穿上,或叫她穿着其3岁幼女的衣服,令其胸部坦露人前;她虽感尴尬却无从投诉。逼着纸尿片 3日冲凉1次 被告更不许事主穿内衣,只准她穿纸尿片,亦不可每天洗澡,最多3天或1星期冲洗一次,由被告带她到公园用水抹身了事。事主曾于被告到泰国旅行5日期间都被绑在椅上,穿上胶袋衫和尿片,完全没有进食;对方一回到家中就要求她清洁家居,当时只感到“全身在震”,身上亦因多天没洗澡而有异味,被告只叫她换尿片。辩方多番质疑事主遭受如斯虐待都没有逃走,事主坦言曾试过只有她和被告幼女独处,惟她可怜女童不欲她独留家中,最终没有逃走;她表示曾与被告一同出外,但每次都不敢逃走,因她当时身体十分瘦弱,很害怕会再被人虐打。

被告曾带印佣便利店汇款 印佣表示其夫已去世,育有一名3岁女儿,由其母亲照顾,并曾在新加坡担任佣工7年,一直与主人关系融洽。辩方指被告其实曾支薪给事主,亦亲身带她到便利店汇款回乡,事主均全部否认;她表示中介公司曾探望过她一次,但当时只工作了一个月,仍未发生虐打情况。案件今续。

男子 单位 事主

上一篇: 调查显示港人开心率跌回金融海啸时 自我评价下跌

下一篇: 财产申报中漏报公司 香港教育局长发声明致歉



发表评论:
相关推荐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琪花资讯网 版权所有 0.215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