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发生2012首宗死亡车祸 一青年冲越车线遭撞


 发布时间:2021-05-06 18:47:54

两岸四地的海员工会代表出席。主办方指香港海员大罢工在中国工运史、世界工运史以及中华民族近现代史上都有重要地位及意义。1922年1月至3月间,香港海员发动“谋生存、反剥削”的罢工斗争,起初参加罢工海员6500多人,其后因形势急速发展,支持海员行动而参加罢工的全港工人达到147000多人。经过历时56天行动,最终取得港英政府对被镇压死者抚恤赔偿、释放被捕工会人员、资方加薪等胜利。香港工联会会长郑耀棠在大会上说,纪念这段历史对今天有极大启示作用,即工会最主要职能就是维护工人合理、合法权益,一方面要了解工人诉求,另一方面紧贴社会脉搏,及时制定和采取相应措施,与时并进。

香港海员工会主席李志伟在发言中说,航运业是香港四大经济支柱之一,它对香港的工人就业、经济繁荣、社会稳定都有着重要的作用。为此国家已将保持香港航运中心地位、发展香港航运列入“十二五”规划,这是国家对香港的关心和支持,我们有责任为培养香港海员和各种海事专业人才尽力,为香港航运中心升级转型出谋划策。中国海员建设工会主席丁小刚表示,香港回归之后,在“一国两制”方针指引下,两地海员工会相互支持、相互鼓舞、相互促进,共同保障海员的权益,推动航运稳定发展。2011年以来全球政治经济形势复杂,也给全球航运带来极大挑战。

因此中国海员建设工会将秉持相应理念,与香港海员工会在互不隶属、互不干涉和互相尊重的原则下,加强沟通合作,在维护两地海员的合法权益、提高海员综合素质、推动《2006海事劳工公约》早日生效、促进船员体面劳动等多项工作中,共同发挥工会的作用。(完)。

昨天,由香港赛马会慈善信托基金捐助1183万港币支持开展的“跨境新力量计划”正式启动。该计划为期3年,旨在帮助深港两地跨境学童及家长,推动两地稳定共融。除罗湖外,福田、南山也将增设服务点。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香港赛马会董事范徐丽泰,深圳市委副书记、市社工委主任戴北方出席启动仪式。跨境学童是“一国两制”和深港融合大背景下的独特社会现象。随着两地来往日益频密,跨境婚姻、跨境家庭越来越普遍,跨境学童群体规模在增大,目前每天有2万多孩子从深圳各个口岸过境到香港上学。由于两地差异,这些孩子及其家庭在生活、工作、文化上面临许多困扰。为了使跨境学童更好地融入社会、健康成长,深圳市罗湖区妇联、香港国际社会服务社于2007年启动了有针对性的服务,并于2011年在香港赛马会的捐助下,成立了首家专业化、规模化的跨境服务机构——罗湖区跨境儿童服务中心,同时启动“蜕变新力量——跨境家庭共建香江”的服务计划。

两地的无间合作,至今已令5万余人次受益。昨天启动的“跨境新力量计划”是“蜕变新力量——跨境家庭共建香江”服务计划的延续。这项计划将保留原有的亲子教育、跨境家庭互助网等服务,还将新增留港跨境学童家长服务、跨境学童教师支援、社区教育等服务。除了罗湖总部,福田、南山也将增设跨境家庭服务点。范徐丽泰在致辞中说,跨境儿童群体对深港两地来说都是宝贵的财富,未来他们将成为建设香港的栋梁,也将成为连接深港的桥梁。香港赛马会作为香港最大的慈善机构之一,乐于不断加大资助力度,通过对这个群体的帮助,拉近两地距离,实现同心、同步、同进的目标。戴北方代表深圳市委、市政府对热心支持、参与跨境家庭服务的深港两地机构和专业人士表示感谢,也希望深圳各级各部门更加重视对跨境家庭的帮助,在政策和资源上给予大力支持,希望各级妇联组织创新服务理念和手段,加强与社会组织的合作,为跨境家庭提供更好的服务。(记者 任琦)。

香港政治体制一定要向前发展,当前出现的阻碍改变不了方向。这场较量的意义不亚于1997年回归。关于如何理解香港特区政府决定择机推出第二阶段政改咨询的问题,陈佐洱表示,根据香港基本法与全国人大常委会的有关决定,香港政治体制一定要向前发展。他说,当然也估计到过程中会有这样那样的阻碍,包括当前所出现的“占领中环”等情况。溪水江水向东流,有时碰到一点礁石浅滩,似乎要拐弯改向了,但毕竟会汇成浩浩荡荡的大江奔向东海,这是改变不了的总趋势。

陈佐洱明确表示,“占中”策划者发起违法行动,矛头指向中央。所谓“要求全国人大常委会‘道歉’,收回关于香港普选的决定”,这绝对是徒劳,做不到的。相关决定“经过深思熟虑、反复酝酿,广泛征求了香港各界的意见,经过全国人大常委会议全票通过,是最高法律权威机构作出的重大而正确的决定,全中国都应遵从”。陈佐洱指出,围绕如何规划这次普选的较量,其实质不是多一点或少一点民主、快一点或慢一点民主的问题,是要维护或夺取香港管治权的问题,其意义不亚于1997年的香港回归。

“17年前香港回归是收回主权,现在是捍卫管治权。假设有朝一日,香港还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一个特别行政区,但选出的特首人选不是爱国爱港的了,这不就圆了当年中英谈判时英方想做而没做到的‘以主权换治权’梦吗?那97年的回归还有多少实质意义呢?” 采访中,陈佐洱再次向记者阐释了8月底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香港普选问题的重要决定,指所设计的政治框架是一次真正的普选,是香港民主的一大进步。“平心而论,它和世界各国各时期各种各样的普选比较也毫不逊色。

”(完)。

马路 男子 香港

上一篇: 调查指港网站拍卖品逾半是假货 破案率不足7.5%

下一篇: 解放军驻港部队“七·一”将向公众开放军营



发表评论:
相关推荐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琪花资讯网 版权所有 2.515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