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科学家提出巨型水上飞机设想 一次可载2000人


 发布时间:2020-12-01 15:50:16

打算将用于运送自卫队“夺岛作战部队”的17架“鱼鹰”运输机部署在佐贺机场。日本共同社7月23日称,安倍政府此举无疑是着眼于中日围绕钓鱼岛的对立而力图加强应变能力的举措。计划还将临时部署美海军陆战队的“鱼鹰”运输机纳入考虑范围,可在加强美日同盟的同时牵制中国,可谓一举两得。一名政府人士称,这旨在争取地方理解,消除全国性的“鱼鹰过敏”,但人们对安全性的担忧根深蒂固。据报道,日本防卫副大臣武田良太22日上午向佐贺县知事古川康表示:“在认真探讨日本安保应有状态时,政府认为使用佐贺机场是最佳选择。” 日防卫省计划在2015年度预算申请中首先列入5架“鱼鹰”的购买经费。根据构想,今后考虑引进的两栖攻击舰将搭载“鱼鹰”和负责“夺岛作战”任务的长崎县佐世保市“水陆机动团”开往离岛。在防卫省事务级别的探讨中,“鱼鹰”部署候选地包括千叶县木更津机场、长崎县大村机场等现有自卫队设施。一名防卫省干部表示这一设想有政治判断的因素,称“最初没考虑使用普通机场。但此次大概牵涉到政治问题”。日本防相小野寺五典指出了部队运用的地理优势,但武田称不使用现有自卫队设施的是出于“综合判断”,未做具体解释。

古川在22日会谈后的记者会上就和自卫队共同使用对经济造成的影响难掩心中的愤怒,称“完全不认为是因赤字而得到财务方面的强化”,否定国家财政支援的侧面。报道称,力争实现普天间机场县内搬迁的安倍政府看准了11月的冲绳县知事选举,正积极出台减轻基地负担的政策。开始考虑以随着美军整编负担增加的都道府县为对象设立新的交付金制度也是其中一个环节。安倍政府一名高官表示,美海军陆战队“鱼鹰”运输机若被允许暂时部署在佐贺机场,这将成为减轻负担的一项“显而易见的成果”,可对表明参选的现任知事仲井真弘多提供支持。同意今后继续就部署计划进行协商的佐贺县今后如何应对成为焦点。然而,佐贺县政府大楼前22日聚集了因担心事故反对部署的民众,愤怒的呼声不绝于耳。在日本舆论看来,要获得当地包括普通市民在内各界的理解绝非易事。

德国法兰克福、慕尼黑、科隆/波恩、杜塞尔多夫、多特蒙德、汉诺威等六座最主要机场的工作人员27日举行联合罢工,导致当天全德近千个班次的国际国内航班遭取消或延误。此次罢工由德国服务行业工会(Verdi)发起,涉及上述六大机场的地勤和部分机场消防人员。据德国最大的航空企业汉莎航空当天发布的一份公告显示,该公司从27日早间6点05分到晚23点20分飞往欧洲和世界主要城市的许多航班遭取消,延误的航班更是不计其数。据德国电视一台报道,仅慕尼黑机场当天1100班次航班中,就有多达700个班次已被取消。相比之下,法兰克福机场的情况稍微不那么糟糕。总部位于首都柏林的德国服务行业工会是德国第二大工会,规模仅次于金属工业工会(IGMetall)。

此次发起罢工是由于德国服务行业工会要求雇主给上述机场的工作人员加薪6%。本月中旬,该工会拒绝了雇主提出的在两年内加薪3%的条件,并发起了这次警告性罢工。此次罢工已是德国在半年内第二次发生航空业大罢工。2015年11月,德国空乘人员工会与汉莎航空的劳资谈判发生破裂后,于当月发起了大罢工,造成法兰克福、杜塞尔多夫、慕尼黑三处机场大面积延误。汉莎航空日前已承诺,将为受本次罢工影响的乘客提供免费退票等服务。不过,德国服务行业工会总部所在地柏林机场并未遭到罢工影响。中新社记者27日从柏林相关航空企业负责人处了解到,当天柏林泰格尔机场的进出港航班如常。(完)。

英国金融时报网9日发表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埃德蒙·菲尔普斯为该报撰写的题为《欧洲衰落源于创新乏力》的文章。文章说,欧洲大陆很多国家目前的形势都很差。确实,人们的总财富没什么变化,投入博物馆、公园和其他公共设施的社会资本也没有受到影响。然而,在西欧,经济现状令民众感到失望。推动少数族裔和年轻人参与到经济中来(这是他们维持自尊并融入社会的基础)的措施比任何时候都更为匮乏。这些群体里真正参与经济活动的人中,成功人士减少了。自199年以来,欧洲几乎所有国家的工资率增长都在稳步放缓,可见经济在衰落。问题出在哪里? 欧洲经济学家谈到了南欧丧失竞争力的情况。他们表示,相对于过去的趋势水平,产出和就业放缓了,因为薪资涨幅超过了生产率增幅,这让劳动力成本变得过于高昂,并迫使企业裁员。一些持这种看法的德国经济学家主张,那些受影响的经济体必须让工资下降。

还有一些经济学家则建议采取货币刺激手段——例如央行的资产购买举措——以提高物价并让目前的工资率水平变得合理。这有助于解释上一个10年里意大利、希腊和西班牙的男性就业比例为何会下滑。但这种解释引发了一个问题。欧洲的就业人口比率曾出现更大幅度下滑,比如上世纪七十年代在德国和意大利,八、九十年代在法国,就业率都出现了大幅下滑。这些下滑是否也是薪资不合理引起的?如果是这样的话,我们为什么没有看到薪资回落? 古典学派的经济学家将就业率下滑以及产出放缓主要归咎于劳动力供应减少。他们认为这种减少在很大程度上是由于财政挥霍——欧洲从上世纪九十年代中期到二十一世纪头十年中期就出现了这种情形。在希腊、意大利还有法国(后者程度较轻),不可持续的减税和支出热潮放大了家庭对个人财富相对于薪资收入的预期。政府还增加了福利,这提高了人们对于社会福利水平相对于自身收入水平的预期。

欧盟的结构性基金(将资金转移到较贫穷国家)更是火上浇油。财富的增加使得很多员工缺乏卖力工作的动机,因此企业的生产成本上升。凯恩斯的门徒——他们关注总需求——将家庭财富增加等同于就业增加,因为他们认为这增加了消费者需求。他们表示,如果要降低失业率,欧洲需要更多的财政“挥霍”。一些证据支持古典学派的观点。然而,这场辩论的双方都忽略了一个发挥关键作用的因素。欧洲深度衰落——体现在包容度、就业满足感以及工资增长等方面——的主要原因是生产率的剧烈放缓,这始于上世纪90年代末,影响到欧洲大陆很多地区。它阻碍了工资率增长,抑制了就业。这种放缓源于创新减弱。即便在战后时期,欧洲的创新状况以过去的标准来看也是疲弱的。上世纪六十年代,创新再次减弱,因此在利用创新进一步促进生产率增长方面,欧洲在很大程度上依赖美国。但在上世纪七十年代,美国创新局限于硅谷而整体减弱。

欧洲可以吸收利用的美国创新与过去相比大大减少,导致九十年代末欧洲大陆生产率放缓,这种情形后来波及到德国。除了始于上世纪九十年代的衰落,在此次金融危机之后,欧洲很多国家还在受到低迷影响。这种低迷将会过去,但衰落却不会轻易结束。欧洲大陆正在流失大量优秀人才。它必须为创造一种有价值的经济生活而奋斗。

飞机 机场 世纪

上一篇: 埃及前总统穆尔西今受审 “山雨欲来”局势难料

下一篇: 美媒称伊朗或成下一个伊拉克 美应避免引入战争



发表评论:
相关推荐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琪花资讯网 版权所有 0.292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