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货船在菲海域发生凶杀案2死1伤 死者身份确认


 发布时间:2020-11-22 11:48:16

原题:中国吸烟率稳定,但烟民数量增多 1980年至2012年期间,中国的吸烟率总体呈下降趋势,从30.4%降至24.2%,但与此同时中国烟民数量增多近1亿。不过,中国的吸烟率已进入平稳期,2006年以来几乎没有发生变化。研究发现,中国的烟民数量居世界首位,2012年为2.81亿,约占全世界吸烟人口的1/3。这项由西雅图健康指标和评估研究所开展的研究,名为“187个国家的吸烟率和烟草消费,1980年-2012年”。(近年来)中国、孟加拉国和印尼等国的人口大幅增加,但吸烟率几乎没有变化。这有助于解释2006年以来全球范围内日常吸烟现象减退速度为何放缓。此外,尽管中国烟民总量仍处于逐渐增多状态,但吸烟人口的性别失调现象正变得愈发明显。2012年,中国女性烟民仅占本国烟民的4%,而1980年时该比例约为8%。(作者Amy Qin,丁雨晴译) 阿联酋阿拉伯新闻电视台1月9日报道,原题:中国,禁烟路上障碍多 中国政府日前宣布,将在2014年底前努力实现所有公共场所有效禁烟。

作为世界烟草消费第一大国,中国吸烟人数达3亿之多。吸烟,已经逐渐成为中国人(以男性居多)社会生活中司空见惯的现象。近年来,中国政府为鼓励禁烟,采取过很多专项措施,但都遭遇阻碍。专家分析,最主要的问题是国内烟草业过于强大。过去,中国烟草业曾成功抵制政府的香烟涨价以及在烟盒上印制健康提醒标志等措施。现在,面对禁烟新举措,他们会否继续加以抵制? 缺乏严格执行是禁烟政策不成功的另一因素。中国目前还没有全国性的控烟法律。现行《公共场所卫生管理条例》虽然有禁止在公共场所吸烟的规定,但还是不够明确。2008年,中国政府推出过在图书馆等多数公共场所禁烟的专项措施,但禁烟的标语虽然挂出,却没有得到人们重视。看来,中国的禁烟事业仍然路漫漫其修远兮。(吕可丁译)。

澳大利亚总理陆克文27日公布了《亚洲世纪之澳洲的中国国家战略》(Australia in the AsianCentury Country Strategy for China),为澳大利亚未来如何与中国加强联系描绘了蓝图。陆克文发布的声明指出,中国的崛起定义了21世纪的全球经济及政治秩序,澳中关系也以前所未有的速度发展。中国是澳大利亚最大的贸易伙伴,重要的投资来源国,也是澳大利亚最大的留学生来源国。预计到2025年,中国将成为全球最大经济体,其经济转型改变着本地区的战略平衡,也使得全球战略中心向亚洲地区倾斜。声明中称,《中国国家战略》是一份旨在令澳中关系更为强劲的计划,概述了澳大利亚在2025年前,如何拓宽及深化和中国的社会、商业及政府联系。战略包括在澳的教育系统中融入有关中国的内容,例如学校推行关于中国的教学大纲、为学生设立相关奖学金、扩展和中国相关的学位及课程等。

声明还表示,随着中国的国际经济影响力与日俱增,澳大利亚在G20峰会等国际论坛上与中国的互动,也变得日益重要。澳大利亚明年将是G20峰会的主办国,届时中国领导人也将莅临澳大利亚。除了《中国国家战略》,澳大利亚还针对另外4个重要的本地区国家,印度、印尼、日本和韩国分别发布了“国家战略”。(实习编辑:刘琪琪 审核:谭利娅)。

跨过一座临时搭建的木桥,便可抵达近年来闻名遐迩的千年佛塔遗址。步入遗址区,可见高大挺拔的古老榴莲树下,一个方形佛塔底座遗址十分醒目,不远处有工人在施工挖掘。8月27日记者专程前来探访,随行的当地华裔、关爱慕亚拉占碑千年佛塔会创办人蔡邦胜居士指着前面一大队人马告诉记者:“今天来此考察的有印尼前外交部长哈山、占碑省省长哈山巴斯里以及印尼大学教授、考古系学生。他们考察完后将在占碑省就千年佛塔文化举行研讨会。” 这位祖籍中国潮州的华裔介绍说,根据历史记载,占碑的佛塔早在公元664年唐朝就已建设,成为室利威查雅王朝国王祭拜的重地。印尼国家历史文物研究中心在1981年开始对其遗址进行调查研究,发现约有80处佛塔遗址被埋于地下,此后陆续对4个遗址进行挖掘,显示出这是印尼古代马来王朝在亚洲的一所最大型的佛教学府,占地2612公顷,因为是学府,其建筑格式与日惹的婆罗浮屠完全不同,其中包括了师生的生活区和祭拜区。

他引领记者来到离哥拉洞(KEDATON)佛塔底座约200米处的一口古井前介绍说:“这口‘古井’是今年6月印尼大学的学生和教授们在作学术研究佛塔时发现的。古井的结构特别,内外围有分别,尤其是其内围还砌上瓷砖,可见当时这里是佛教活动主要地点。” 随行的印尼大学考古系教授阿古斯阿里斯慕兰大告诉记者,中国唐朝佛教义净高僧于7世纪曾到过三佛齐学经,他在书中描述过“在围墙围住的环境里,千多僧伽聚精学习与祈祷”的情景。在印度尼西亚苏南省三佛齐境内佛塔,甚至苏北省、北干一带佛塔,都没有围墙围住,只有占碑的佛塔,每座都有围墙围住。以此,推测中国唐朝义净高僧当时看到的景观是占碑的佛塔。所以义净高僧于7世纪所到的三佛齐应该是所属的占碑佛塔地带。何况占碑佛塔地带其中的佛塔Candi Kembar Batu挖掘时,发现有中国唐朝的开元通宝铜币。除此之外,也发现宋朝绍定四年(公元1231年)刻有中文字的锣(Gong),以及中国古代各种文物。

蔡邦胜说,今待确证的是公元671年唐朝高僧义净僧人曾来过此取经,故当时慕亚拉占碑与中国已有往来,另外待考证的是阿提峡尊者在1012年为了到印度学习佛法,先到金州学习梵文达12年之久,然后再到印度学习佛法,它所到的金州岛就是现在的苏门答腊岛,而所到之地可能是慕亚拉占碑。他以此推想占碑佛塔地带的历史应该比中国西藏的佛教圣地更早,中国西藏佛教是由密宗莲花大师(Padmasambhana)于公历第8世纪首次传进的。公历9世纪期间,孟加拉国高僧Atisha尊者,他是王子,据悉,他也曾居住占碑佛塔地带12年之久。Atisha尊者此之后居住在西藏(1041年至1054),最后在西藏辞世。蔡邦胜先生指出,这些古代佛塔的历史遗物,大部份是公元7世纪到9世纪前后的唐宋朝运来的瓷器、铜像和当地红砖筑建的佛教佛塔及相关文物,这显示出这片在峇当哈利河边的古迹是一所一千多年前在印尼的大型佛教大学,说明当时印尼室利威查雅王朝和古马来文明在当地蓬勃发展,曾经是亚洲文明和佛教文化的中心。

首次来这考察的印尼大学中文系教授武妍丽参观佛塔后对记者表示,她从中国古籍《四库全书》里了解到,印尼和中国的交往较早可追溯到汉朝时期,那时爪哇人先是去中国“朝贡”,至唐朝时才有中国人来到爪哇交流。由此可见印尼中国交往历史之悠久。告别占碑时,这位在苏门答腊岛经营3A牌咖啡十分出名的蔡邦胜居士说,每每千年佛塔有活动或有考察团来,他都不惜投入财力物力鼎力支持。他十分渴望国内外专家的考证能对当地省政府申办慕阿拉占碑千年佛塔成为世界文化遗产,创造有利的条件。他更希望中国的考古专家能前来探讨这个和中国文化与世界文化有关联而被遗忘的千年佛塔,这样对促进中印尼友谊以及当地的旅游业,造福占碑人民将起着积极的作用。(完)。

中国 菲律宾 伤者

上一篇: 日本研究显示每天刷牙2次以上有助预防癌症

下一篇: 世卫警告称寨卡病毒可能在亚太地区进一步扩散



发表评论:
相关推荐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琪花资讯网 版权所有 0.494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