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解亚洲 两兄弟从德国出发步行前往印度


 发布时间:2021-01-16 09:39:01

印航快捷航空公司空难,166名乘客及机组人员人员仅7人生还。印度民航部长巴特尔表示,初步观察,跑道和飞机本身并无问题;客机冲出跑道达2000呎(约600米),酿成灾难。印度航空公司(Air India,AI)旗下平价航空公司印航快捷航空公司(Air India Express)1架自迪拜(Dubai)起飞的波音737-800型客机22日降落印度南部的卡纳塔克邦(Karnataka)芒格洛尔(Mangalore)市波贾普机场(Bajpe Airport)时冲出跑道,起火烧毁。据报道,包括4名婴儿在内,机上有160名乘客,6名机组人员。事发后共有8名生还者被送医急救,其中1人在送医途中丧生,死亡人数为159人。大部分罹难者都是印度克勒拉人(Keralites)。7名生还者有3人重伤、3人轻伤、1人毫发无损。

据报道,失事客机2008年1月15日开始服役;正驾驶55岁塞尔维亚裔英籍葛鲁席卡(Capt Zlatko Glusica)有1万小时飞行经验。波贾普机场每天都有定期航班飞航印度南、西部,以及中东主要大城。由于机场座落在山丘上,机师须非常精确进场,如不小心容易误判失事。据报道,这架客机降落时冲出跑道、撞击机场围栏,冲进机场旁的树林和山谷中。1只轮胎先爆胎后,另1只也跟着爆胎。据初步报告,飞机起火后发生爆炸;除机尾外,整架飞机几乎被烧个精光。巴特尔(Praful Patel)表示,初步观察,跑道和飞机本身并无问题;客机冲出跑道达2000呎酿成灾难。机场当局强调,事发当时的能见度达6至7公里,符合标准。印度民用航空总局将进行全面调查。

俄罗斯代表团前往“亚洲达沃斯”——中国博鳌经济论坛——探讨发展电子商务及投资远东事宜。据俄罗斯《消息报》网站3月22日报道,“亚洲达沃斯”3月22日在中国海南省开幕。20个亚洲、欧洲和美洲国家的代表团出席了主题为“亚洲新未来:新活力与新愿景”的论坛。预计将为俄中合作召开单独会议和会谈。今年率俄罗斯代表团参加论坛的是副总理阿尔卡季·德沃尔科维奇。报道称,代表团成员、俄联邦邮政首席执行官德米特里·斯特拉什诺夫对俄罗斯《消息报》透露,俄罗斯制定了一揽子在论坛上讨论的建议。他说:“有许多将在论坛框架下讨论的项目。我们首先感兴趣的是扩大在电子商务方面的联系。”中方也证实了双方发展该领域的意愿。全球速卖通俄罗斯及独联体地区业务发展总监马克·扎瓦茨基表示,全俄最大的邮政配送运营商与主要电商平台扩大合作意味着,商品将以快得多的速度奔向客户。

扎瓦茨基说:“俄罗斯邮政积极发展这一业务方向,成立了专门负责与在线商店合作的部门。如今,包裹10天内就能从中国到达莫斯科。过去,这最多需要90天,商品到达客户手中时还不能保证完好无损。” 报道称,除电子商务外,俄中还将磋商发展远东农业的问题。俄代表团成员、俄远东发展基金总经理阿列克谢·切孔科夫介绍了远东项目数十亿美元的投资前景。他表示:“我们打算会见中国伙伴并商讨落实发展地区农业的共同项目。项目最初投资金额为130亿卢布(约合1.9亿美元、12.5亿元人民币)。一旦成功——我们对此有信心,则中国不排除向远东农工企业投资20亿至100亿美元(约合130亿至650亿元人民币)的可能。” 报道称,与会者还将在论坛上探讨最近的全球经济趋势、亚洲国家发生新一轮金融危机的威胁以及发展中国家在全球经济中的作用。亚洲开发银行首席经济学家魏尚进表示,与会者应高度关注亚洲国家的经济形势。

他相信,美联储提高基准利率、中国经济增速放缓及经济改革、全球物价下跌增加了亚洲国家第五轮金融危机来临的可能性。博鳌论坛计划安排一系列高科技和工业创新话题的讨论。与会者还将聚焦宏观经济、政治、经商环境等问题。报道称,2001年,博鳌亚洲论坛在中国领导人支持下成立,旨在打造类似于达沃斯世界经济论坛的亚洲常设对话平台。出席会议的通常为现任和前任国家及政府首脑、知名政要和学者、大型国际和国家企业高管。

特朗普和桑德斯在美国政坛崛起,让世界震惊。美国给世人的形象,一直是个政治可预测和稳定的国家。极端主义或边缘运动可能在其他国家出现,占据美国政界的却一般是明智的中间派人士如杰布·布什和希拉里·克林顿。让人惊讶的是,前者已经退出美国总统选举,后者的前景也不明朗。到底怎么了?这只是另一个短暂的政治现象?还是反映了美国政治的结构性转变?把这个情况和亚洲做个比较,或者可以凸显一些影响政治走向的结构性课题。简单的说,悲观的政治为边缘政客的生存提供了肥沃的土壤。

法国国民阵线党魁马琳·勒庞的崛起也是如此。向来主导美国政治的乐观政治情绪已经转移到亚洲,其结果是亚洲明智的中间派人士纷纷在选举中胜出,比如印度总理莫迪(2014年5月)、印度尼西亚总统佐科(2014年7月)和新加坡总理李显龙(2015年9月)。为什么亚洲社会会转向中间政治,美国和欧洲部分地方却走向边缘呢?简单地说,期待有更好未来的社会,选择把命运交给可以托付的人如莫迪、佐科和李显龙;对未来感到恐惧的人,却把希望寄托在边缘人士身上。

特朗普和桑德斯的崛起清楚地显示,美国人对他们政治体系失去了信心。理论上,美国人有一个由人民选出和为人民服务的政府。事实上,由人民选出来的政府是为特别利益团体而不是普罗大众服务的。美国政策被利益团体骑劫的观点,在2008年至2009年金融危机期间进一步强化。美国银行家几乎摧毁了美国经济,但锒铛入狱的大银行家只有1个。当桑德斯表示:“美联储并不监管华尔街,而是被华尔街监管,这是让人遗憾的事实。我们必须让银行为经济生产和所有美国人服务,而不是一小撮富有的投机者”时,可以说是很好地反映了美国人的愤怒。

他指出:“如果国会没有办法管制华尔街,那我们只有一个选择,把大到不能倒的銀行拆开,让它们再也不能摧毁美国人的工作、家庭和毕生储蓄。” 不平等性和长期失业让情况雪上加霜。桑德斯还表示,美国顶尖0.1%富人拥有的财富,是底层90%人口拥有的财富的总和。没有几个白人中等收入家庭相信,自己的孩子会有比他们更美好的未来。结果,还在加剧的普遍愤怒情绪引发了极端政治。相比之下,好些亚洲社会(不是全部)都对民粹主义敬而远之,采取了经济上必要但不讨好的措施。

莫迪果断地取消了缴税收入超过1万4600美元的消费者的燃油津贴。佐科也同样废除燃油津贴,仅保留为柴油提供的0.07美元少量津贴。李显龙诚然遵照其父李光耀的教诲,不实行国家财政预算不能承担的津贴。就连面对政治困境的马来西亚首相纳吉,也推行了让许多人怨声载道的消费税。这些不讨人喜欢的政策无可避免的引起一些不满。但这些领导人都没有改弦易辙。他们坚持“正确”的措施,因为这可以确保更美好的未来。许多亚洲领导人受到李光耀的启发。李光耀曾说:“我一直设法做得正确,但不是政治正确”。

他相信应该让人民明白一些“硬道理”,而不是采取权宜之计。在美国和欧洲目前悲观情绪笼罩的政治环境,说实话的从政者会被选民惩罚。德国总理默克尔表示,除了人道主义原因,对老龄化的德国来说,叙利亚难民也是一种人口红利。然而,她却因此受到惩罚。更让人吃惊的是,向来明智的瑞士人可能公投修宪,把犯下谋杀罪或在10年内犯下两项轻罪(如超速驾驶)的外籍人士驱逐出境。把外籍人士描绘成害群之马的政治海报也出现了。西方的民粹主义可以被消除吗?答案是肯定的。

不过,媒体一面倒的负面报道,必须有正面报道的平衡。一般西方人相信,世界正脱离正确轨道,而媒体也只是如此报道。但客观来说,情况并没有这么糟。长期来看,军事冲突呈减少趋势。贫穷率也下降。中产阶级在世界各地出现,新兴市场也冒起。度过目前的衰退,未来会更好。简而言之,有了适当的领导人,西方国家也可以和其他国家一样,对未来充满希望。

亚洲 德国 印度

上一篇: 巴基斯坦火车与校车相撞致8人死亡

下一篇: 俄前金融巨头死因疑点重重 其好友否认是自杀



发表评论:
相关推荐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琪花资讯网 版权所有 0.358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