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媒:澳大利亚成世界上最依赖中国的国家


 发布时间:2021-01-26 01:59:29

原题:中国国内冲突的全球根源 世界如何看待中国很有趣。头一天我们视中国为庞大的全球工厂,认为中国与全球联系紧密;第二天我们就看到中国的内部问题,将近期发生在昆明的恐怖主义袭击等视为纯粹的国内冲突,认为它们与世界其他部分完全无关。将这一切都归咎于执政党很容易。然而,全球化对中国的影响往往被忽视,即便全球化在某种程度上通常比执政党更强大。诚然,中国是全球化的最大受益方,也因此获得前所未有的财富和实力。但许多人并未注意到中国在社会、环境和道德等方面为发展付出的高昂代价。全球化将中国分成两个不平等的部分:成功、心满意足、立场一致的上层精英和贫穷、沮丧、被边缘化的底层民众。中国近年来的社会压力集中爆发,包括新疆和西藏地区的局势紧张,不应只被视为孤立的文化或政治争斗,而应被看做中国新的阶级斗争和全球化冲突的“喊杀声”。

近期民调发现,中国公民最关心的是腐败、污染和社会局势紧张。其实,这些问题都与那些帮助中国崛起的全球化因素直接相关。全球化带来的机遇也有隐形成本。随着相对贫困与日俱增,这种失落情绪还会引发社会骚乱。当某些少数群体感到新的“中国公司”惠及汉族却“剥削”其所在群体时,状况变得更为复杂。隐藏在社会紧张背后的正是全球化导致的失落情绪。中国将自己的命运搭上全球化便车,实现迅猛崛起。但对中国当局而言,真正的危险恰恰是对经济发展速度的依赖。中国只有维持其势如脱缰的增速,才能继续满足广大民众对就业和生活标准的期待。无论是中国,还是世界其他部分都不能忽视这个难题;我们每买一件“中国制造”,都会促进中国的财富增长,也加剧民众的沮丧、社会紧张及空气污染。

这两方面非常不幸地相伴而来。(作者汪铮和万斯·克罗,王会聪译)。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秦刚举行例行记者会。在回答记者提问时,秦刚透露,奥巴马总统将会和中国领导人进行会晤会谈会见,同时还会有机会和中国公众,特别是中国的青年人进行交流,他也会有机会参观上海和北京的名胜古迹。有记者提问:可否介绍奥巴马访华的确切行程,是否会向北京的大学生演讲或和他们进行交流? 秦刚回答说:“奥巴马总统这次访华的日期我们已经对外宣布了。奥巴马总统将会和中国领导人进行会晤会谈会见,同时还会有机会和中国公众,特别是中国的青年人进行交流,他也会有机会参观上海和北京的名胜古迹。” 他还透露,奥巴马总统在上海将有机会同中国的年轻人进行交流互动。目前中美双方正在就这场活动的具体安排进行沟通和协商。

在发布会上,有记者提问说:奥巴马总统是美国历史上第一位少数族裔总统,中国什么时候才能有少数族裔的国家主席? 对此,秦刚回答说:“奥巴马当选总统这是美国的内政,我不便评论。我想强调的是,中国人民同样能够行使宪法赋予的各项政治和民主权利。”。

埃及驻华大使馆旅游参赞阿布称,2017年1月至5月期间到访埃及的中国游客数量较2016年同期增长了约94%。据俄罗斯卫星网6月28日援引《中东日报》报道,2017年前5个月,有约15万人次中国公民到访埃及,仅5月就有1.8万人次中国公民前往该国。在此期间,中国游客在埃及酒店共计预订了85万夜次住宿,较2016年同期增长116%。报道称,旅游业是埃及财政收入的主要来源之一,埃及在尽全力使旅游客流量恢复到2010年的水平(约1500万游客)。在来自欧洲主要国家游客减少的情况下,该国政府在寻找新的市场,中国可能成为主要目标。

报道称,埃及在中国宣传埃及旅游的系统工作已经取得成效:2017年前5个月,中国跃居埃及第4大旅游客源国。中国城市前往开罗、红海度假地、阿斯旺和卢克索的航班预计将增加。此外,埃及还计划取消一些针对中国游客入境的限制,比如在度假期间随身携带至少2000美元的规定。埃及参赞表示:“工业和其他经济领域的巨额投资是埃及和中国之间的纽带,我们希望邀请中国资本参与旅游领域项目,包括酒店业。”。

讲道:“几千年前,伟大的思想家孟子说到‘山径之蹊间;介然用之而成路;为间不用;则茅塞之矣’。我们的任务是打造我们为我们的子孙后代追寻的通向未来的路径,避免不信任,剥除那些现在阻挡我们开辟路径的茅塞;永不忘我们一起努力的历程。”而今年2月,希拉里访华时用了中国成语“同舟共济”。新加坡《联合早报》今日发表署名文章指出,美国政府越来越“爱用”中国成语名言,显示出加强中美关系的愿望,但另一方面,美方也存在很多矛盾的心态和做法。文章摘录如下: 我非常兴奋地看到奥巴马的讲话中居然用了这句智慧的中国成语。然而,略有遗憾的是,孟子的原话中紧跟后面的 “今茅塞子之心矣”,奥巴马讲话中没有用。

对华政策相当务实 最近,我们经常听到奥巴马政府官员引用中国成语。这一动向并非中国的文化“软实力”穿透了美国,正在塑造了美国思维,而是显示了奥巴马政府中的中国问题专家正在发挥作用。“以子之矛、攻子之盾”嘛! 为奥巴马提供这样高明的中国成语的顾问确实高明,只是直译了孟子的话,没有直接使用“茅塞顿开”的成语,因为他的政府内部和美国国内有许多不主张加强与中国关系的声音和势力。遗憾的是,孟子的“介然用之而成路”被糟糕地翻译为“暂时(短期)成为路”(a trail becomes a path in a short time)。也许这是非常美国式的理解,却反映了奥巴马的实用主义:只是因为美国目前需要中国,才加强对华协调。

也许许多中国人要问:将来渡过了危机,是否还需要这样的中国路? 如同其他政策,奥巴马政府的对华政策也是相当务实的。这里的“务实”有两个含义,一是寻求中国的合作本身就是务实的表现,而不是务虚,因为奥巴马政府确实面对深重的挑战,没有中国的合作,无法应对这些挑战;二是,奥巴马政府网罗了许多一流的中国问题专家,深知中国问题的复杂性,在处理对华问题上格外小心谨慎。目前,仅从华盛顿看,美国国内在对华政策上意见继续纷呈,但大体是两种: 第一,希望延续布什政府时的政策,经济关系为主,双方利益关系密切;其他问题为辅,如恐怖主义和朝鲜问题等密切合作;但守住一点底线,那就是,拒绝把与中国的关系上升为“战略关系”。

从布什政府退下的高官为奥巴马政府建言:奥巴马政府要继续布什政府的对华政策,因为布什政府的政策很成功。另一种是修改了的克林顿时的政策,即综合处理对华关系,不仅要谈经济和气候,而且要谈其他。这意味着美中关系更加全面,同时,美国用“非经济”议题牵制中国。政策框架大体成型 目前,是后一种主导了美国对华政策思路。这后一种思路,既有美国对华政策的延续,又有奥巴马政府的创新。试图主导对华政策的国务卿希拉里,就任以来一直就是这样说的:美国与中国的关系是综合性的关系。一方面,综合性的对华政策就是希拉里说的“综合性的伙伴关系”;但是,另一方面,因为要涉及中国的许多内政,中国方面不希望美国这么做,但国家安全委员会和国务院显然已经确定要与中国讨论全面的问题。

这就是为什么中美之间新的对话机制是一个冗长的名字:“战略与经济对话”。美国把非经济的议题列入日程中,显示了奥巴马政府外交政策的另一面,即“有原则”。在奥巴马政府的外交政策大将中,国务卿自不用说,驻联合国大使赖斯(Susan Rice)、国防部负责政策规划的副部长弗卢努瓦(Michèle Flournoy)和国务院政策规划司司长斯洛特尔(Anne-Marie Slaughter),都是“自由的国际主义”、用西方价值进行“全球治理”的忠实信徒。考虑到与中国关系的复杂性,希拉里在中美对话前夕在《华尔街日报》发表文章称:“我们不会总能在解决方案上达成一致,我们必须坦白承认双方之间的分歧,包括设立进行这些讨论的合适场所。

在努力使中国成为一个重要合作伙伴的同时,我们将继续与我们在亚洲和全球的长期盟友及朋友密切合作,倚靠适当的国际团体和组织。”而奥巴马在这次对话开幕式致辞时说:“中美不会在每个问题上一致的。” 不管如何,以这次对话为标志,奥巴马政府的对华政策框架大体成型:积极寻求和加强与中国的全面合作。也许,经济、全球安全、全球治理等问题,是中美关系中的核心问题。如果两国围绕这些问题展开,21世纪的中美关系将有大变化。(庞中英)。

澳大利亚 中国 经济

上一篇: 法国市长宣传针对难民排外情绪惹官司

下一篇: 伊新领导层人选协商数周无进展 议会吵架后休会



发表评论:
相关推荐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琪花资讯网 版权所有 0.730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