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报告:气候灾难加剧多种族国家武装冲突风险


 发布时间:2021-04-12 10:23:45

若另外的国家照搬中国模式,那会以失败告终,因为每个国家的情况都不一样。但从国际公认的经济学来讲,中国的成功能解释得通,因为其特殊的经济模式赖以构成的要素是普遍的。一年来,有关中国的经济刺激计划能否成功引起诸多争议。而今天,这个问题已尘埃落定。在所有其他主要经济体出现萎缩的情况下,中国今年将取得8%的增长率。而且,正如英国《金融时报》首席经济评论员马丁·沃尔夫所说,“这种飞速增长是可持续的吗?当然!” 在这种成功到来前的30年里,中国一直是世界上增长最快的经济体,年平均增长率达9.8%。中国的城市投资一年里增加逾30%,而大多数其他国家的投资却在下降。中国的银行贷款逆势增长,而在英国和美国,贷款的缺乏阻碍了经济复苏。而且,正如伦敦政治经济学院的丹尼·科尔教授不久前指出的,在过去25年里,中国对世界消除贫困的贡献率达100%。不过,一方面中国强调其经济制度具有“中国特色”,不寻求把其经济模式推向其他国家,政府说他们的职责是带领13亿人口的国家发展经济。但与此同时,中国认为其自1978年的政策遵循了“经济规律”。

这看上去是相互矛盾的。当然,中国特定的政策组合无疑是独一无二的,确实具有“中国特色”——如果有人试图想去怀疑这种特色那就太愚蠢了。若另外的国家照搬这种模式,那会以失败告终,因为每个国家的情况都不一样。但从国际公认的经济学来讲,中国的成功能解释得通,因为其特殊的经济模式赖以构成的要素是普遍的。虽然中国不想推广其经济模式,但这并不意味着其他国家不能从中汲取经验。类似的分析显示,首先,中国之所以应对金融危机能取得成功,是因为它的政策不仅在实际中行得通,而且从经济学理论观点来看也是正确的。其次,对于其他国家来说,这种经济政策的构成要素,可以成功地用于议会民主制国家。这里有必要澄清这种政策的关键要素——不仅考虑到中国的实际运用效果,也考虑到源自欧美的经典经济学理论。首先是中国的政策符合大多数古典经济学原理。英国19世纪的经济学家亚当·斯密最初阐明,劳动分工对提高生产率具有决定性作用,这已被现代经济学证实。在现代经济中,劳动分工必然是国际性的,高水平贸易是参与劳动分工及从规模经济当中受益的惟一途径。

在中国经济中,高水平贸易对其“开放”进程至关重要。保护主义和“进口替代”战略,不可避免导致资本利用率和生产率低下,中国反对贸易保护主义是其经济模式的必然一环。其次是中国高度的投资水平。现代经济学研究证明,在劳动分工确定之后,经济增长的最大要素是固定资产投资的增长,这不仅适用于中国这样的发展中经济体,也适用于发达经济体。第三点对于金融危机具有决定性——现代经济学认识到,造成衰退的主要力量是投资下降,因此主张通过低利息率及短期预算赤字克服投资不足。但现代经济学还认为,“一定程度的投资全面社会化,被证明是确保最大程度充分就业的惟一手段。” 但在一个完全由私营部门主导的经济体中,这种“一定程度的投资全面社会化”不可能发生。在当前的金融危机中,中国的决定性优势在于,它不必依赖间接手段(降息和预算赤字)来影响投资。中国可以通过其庞大的国有公司部门增加投资,命令其国有银行贷款。而在英国,财政大臣阿利斯泰尔·达林还在徒劳地请求英国银行增加贷款。中国的经济政策确实极具中国特色。

但这种政策赖以构成的基本要素,符合公认的经济学规律。(英国《新政治家报》John Ross 译者/古雷)。

联合国称,至少30个国家,包括拉丁美洲大国阿根廷、巴西、墨西哥,以及孟加拉、泰国和新加坡将在22日正式加入《巴黎气候协议》。报道称,这意味着这份历史性气候协议距离正式生效只差“一步之遥”。《巴黎气候协议》务求抑制全球升温较工业时代前少于2℃,以及在本世纪下半叶达到中和排放。依照协议规定,在占全球碳排放总量55%的55个国家提交批准文件后,此协议就能在最后一国核准后的第30天生效。据悉,美国与中国已在本月初正式加入,两国的温室气体排放量相加起来占全球排放量约40%。截止本月20日,在占全球碳排放总量40%的29个国家已经提交了批准文件。

俄罗斯国家杜马国际事务委员会主席阿列克谢•普什科夫认为,相比“七国集团”,俄罗斯对金砖国家模式更感兴趣。普什科夫在推特中写道:“拟于6月在德国举行的G-7峰会成为美国及其亲密盟友的俱乐部。那里既没有俄罗斯,也没有中国。我们对金砖国家模式更感兴趣。” 金砖国家(巴西、俄罗斯、印度、中国和南非)峰会也定在今夏:峰会将于7月8日在乌法举行。“八国集团”在G7成员国2014年决定不派领导人出席索契发达国家俱乐部非正式峰会,并在俄罗斯缺席的情况下聚首布鲁塞尔后,变为“七国集团”。七国在克里米亚事件背景下作出了相关决定。目前“七国集团”中包括德国、美国、加拿大、日本、法国、英国、意大利。

俄罗斯外长拉夫罗夫就此表示,没有人将俄罗斯排除出G8,因为“八国集团”只是一个各领先国家领导人汇聚在一起讨论共同关心问题的俱乐部,而“不是任何可以将谁排除在外的机构”,且不存在任何排除的程序机制。

气候 灾难 国家

上一篇: 普京含泪宣布大选获胜

下一篇: 调查称日本近七成年轻人愿在大城市以外地区工作



发表评论:
相关推荐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琪花资讯网 版权所有 0.716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