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专家:“90后”是敢于担当的一代


 发布时间:2020-08-13 10:16:37

昨天,宁波又收揽了多名知名学者。浙江大学的李伯耿、严晓浪、姚先国、金雪军、刘海涛、陈光明6位教授被聘为宁波第一批“9211计划”学科领航教授,华晨、肖文、吴飞、孙守迁、鲍世宁、蒋德安、张忠根、谢新宇、赵光宙、金彭年、施岳定11位教授被聘为第一批“9211计划”教学卓越教授。当日上午,浙江大学宁波理工学院院长金伟良教授为他们颁发聘书并佩戴校徽。“9211计划” 是浙江大学和宁波市政府进一步深化战略合作,即浙江大学在今后3年内增派9名知名教授到学院担任兼职特聘学科领航教授,选派20名教学名师或(专家)到学院担任教学卓越教授指导教学工作,以及并开展1项干部教师挂职计划和1项青年教师博士学位提升计划,宁波市政府对学院高层次人才队伍建设给予一定比例的经费资助。(本报记者 邵巧宏 本报通讯员 黄蓓蓉)。

六教授联名投诉工程院院士刘兴土“抄袭剽窃”事件,加上稍早些的浙大药学院“贺海波论文造假”事件,又一次把“学术腐败”这一痼疾暴露在公众的视野中。媒体报道, 3月3日,被六教授联名投诉的工程院院士刘兴土,来到东北师范大学,向75岁举报人之一李建东教授鞠躬致歉。李建东表示,他将不再追究此事。刘兴土院士与李建东教授的和解,是当事人自己的事情,外人不必过多置喙。但对于这类事件不断发生的原由,是值得探究的。只要这种事情一出来,就会听人说起,以前,“科学家”是一个多么崇高,多么神圣的称呼!现在“科学家”怎么成了这样?有人把原因归结为院士选拔制度的缺陷和退出机制的失灵,如道德委员会成了聋子的耳朵。这当然是不错的。但恐怕不止于此。几十年或近百年前,在现代科技比较落后的苏联和更落后一些的中国,“科学家”、“工程师”被赋予神圣与崇高的色彩,但是,科学的发展不能靠这层色彩。改革开放以后,科学技术受重视的程度是前所未有的,但是,这个“重视”仍然受到很大的制约,或者说,受到了不应有的“重视”——在很多高校里,学术权威如果头上没有一顶乌纱,说话就不灵。

因为有了学术职称可以申请研究经费,于是,没有真学问的行政官员当然也要“弄个师长旅长的干干”,以“科研”之名分一杯羹。因为“官本位”体制,评职称、批科研经费,这些资源主要掌握在行政官员手中;学人的尊严,学术的尊严,说是荡然无存可能过了点,但肯定是朝这个方向在恶化。前几年,有一张被发到网上的照片,引起网民的热议:许多长者,簇拥着一个年轻女子站在中间,看模样是在合影留念。有人不解:这个女子怎么不懂礼貌。后来才知道,这个女子是代表上级部门搞高校评估的。站在她两旁的是这所大学的领导和教授。这张照片再形象不过地体现了行政官员在高校的地位:从高校的评估、教师学术水平的衡量,到教育资源的分配,到都是由行政官员的级别决定,不是由学术本身的需求所决定。即使有学术人员参加,也不会改变这个原则,学术当然只能匍匐在行政级别面前。院士也好,教授也好,不可能不受到体制与环境的影响和制约。院士道德委员会失灵,跟反贪局局长受贿,是同一个道理。前些天被曝光的广东肇庆市端州区一班官员公费旅游,当中不就有一个是纪委书记吗? 任何一个社会和时代,人性的善与恶不会有太大区别,关键是社会的运作机制要有惩恶扬善的功能,要有培育精神文化的功能。

要求个人的慎独、自律,总不如制度和体制的完善靠得牢。-戎国强。

对教育部和人事部联合出台的教授评级定岗标准相关规定产生疑问。“季羡林曾经被考虑是否能评一级教授,但是,根据规定季羡林不是院士,就没有被批准,这是不公平的!” 今天,吴祖强提交的《关于文科和艺术类高校空缺一级教授职位既不合理也欠公平》的提案,得到多位文艺界委员的支持。据了解,根据教育部和人事部联合发布的相关规定,把高校教师的岗位分为13个等级。教授岗位分一至七级。其中正教授岗位包括一至四级,副教授岗位包括五至七级;中级岗位分3个等级,即八至十级;初级岗位分为3个等级,即十一至十三级。吴祖强说,我国高等院校教学人员的职称评定,一直以来未能形成稳定、规范的体制,新规定将教授、副教授、讲师、助教4个级别中的教授级别再给予细微分级,原是一种进步,但在评审时却附加通知说,文科、艺术等高等院校不评一级教授,因为只有获得院士级别才可进入这个级别。

“我国目前只有理工专业领域才设有科学院,即有可以产生院士的体制机构,文科大学及艺术高校因为没有院士就不能设有一级教授职位,是不合理、欠公平的规定,体现了有关决策方面长久以来重理轻文、歧视艺术的习惯思路。”吴祖强说。

英雄 群体 教授

上一篇: 网友力挺北大“猪肉哥”:不卖良心不丢脸

下一篇: 盘点高考后要补的课:人际关系 社会生存



发表评论:
相关推荐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琪花资讯网 版权所有 0.166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