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校的操场寒假能开吗?学生想回学校活动遇闭门羹


 发布时间:2020-09-21 19:41:43

昨天早上,昆明铁路机械学校一名刚入学半年的16岁女生在寝室自缢,结束了自己16岁的生命。女生的家长想不通在家活泼开朗的女儿为何要放弃生命。校方则称可能和该学生性格内向有关。她在晾衣服的铁丝上轻生 死者小侯今年16岁,是昆明铁路机械学校2012级物流班的学生,刚入学半年。早上6点10分左右,3号宿舍4楼的一间寝室,几名同学刚起床,就发现同小侯在晾衣服的铁丝上自缢。接到学生报告后,宿管老师第一时间赶到寝室,用剪刀剪断绳子把小侯放了下来,并拨打了急救电话。但令人惋惜的是,急救人员的紧急抢救还是没能挽回这个16岁的年轻生命。昨天上午,小侯的母亲接到老师的电话从晋宁老家赶到学校,当时她以为只是孩子身体不舒服,可没想到却再也见不到自己的女儿了。“前几天她还给我打过电话,告诉我她被一个同学吓到了,一下撞在门上,还说这两天她有点害怕。当时我就想来学校问问,但是她又说不需要。

” 校方对其他学生进行心理疏导 对于小侯自杀的原因,校园里议论很多,有同学说因为学习压力大,也有人说是因为失恋。学校和家长对死因也各执一词,双方已开始协商善后事宜。昆明铁路机械学校副校长乔吉祥称,刚入学的学生学习压力一般不大,事件可能和学生性格有关。“据我们了解的情况,该学生性格有些内向,跟同学交往少。前不久我们还发现小侯有割腕自杀的倾向,当时就对她进行了心理疏导。” 而死者的姐姐对这个说法并不认同。“平时她在家很活泼,大大咧咧的一个女孩子,来到学校上学以后不知道什么原因就一直心情忧郁。” 为避免事件对其他同学造成心理影响,校方已经要求4楼所有学生搬到其他宿舍楼暂住,并对学生进行了心理疏导。(方成)。

华东师范大学家庭经济困难学生参加外语中高级口译考试、托业考试等职业技能考试,都将获得学校提供的“考证”补贴,单个考试项目补贴最高可达500元。为确保此项工作的科学合理,同时考虑到学校费用的承受能力,学校决定先对“含金量”较高的15个项目进行补贴,具体包括:上海市外语口译岗位资格证书(英语高级及中级考务费、日语中级考务费)、教师资格证(仅限非师范专业)、普通话水平测试等级证书、上海市计算机中级、日本语能力测试证书(包括一、二级)、会计从业资格证书、中国银行业从业人员资格认证证书、思科认证网络工程师、Oracle认证专家等。学校将对特困学生实行100%补贴,困难学生补贴80%,一般困难学生补贴70%。补贴仅限于考试费用,且仅限于学生在校期间获得的培训证书。据悉,此次补贴项目采用了“考前申请,考后补贴”的模式。学生可在备考前,直接在学校勤助中心网站提出申请,经过院系、学校的审核后,确认自己所参加的项目是否能够获得补贴或可获得补贴的金额。

考试通过后,学生可直接持证书前往勤助中心领取补贴。

浙江省教育厅就接到了各种学校补课举报就达1600余起。尽管浙江省教育部门,特别是教育厅连续数年出台了多项政策,力图为学生减负。但是,1600余起的庞大举报数量令诸多举措“飘”在空中,并未体现出应有的效果。记者通过调查发现,学校违规补课泛滥,一方面是处罚力度过轻令学校敢于铤而走险;另一方面,部分地方教育部门自我定位错误,本是监管部门,却成为学校补课的最大“保护伞”,面对记者采访,甚至不断为违规补课学校进行开脱。教育部门和专家还认为,家长和校方不正确的教育观念对违规补课推波助澜,或成为违规补课现象的主因。夏令营成补课“遮羞布” 教育局成补课“保护伞” 今年诞生了浙江省文科状元的海宁市宏达高级中学被学生举报违规补课了! 据海宁市宏达高级中学一位新高二的同学透露,他们从7月5日至19日进行了为期14天的补课,补课是以英语夏令营为由进行,主要内容是上新课。该同学还表示,夏令营结束后,又被通知在8月15日进行第二期补课。海宁市教育局基础教育科吴姓科长在接受中新网记者采访时表示,宏达高中是一所民办学校,自由度较大。对此,浙江省教育厅基教处处长方天禄予以驳斥,他表示,无论是公办还是民办学校,都严禁暑期违规补课。

至于其是否属于违规补课,海宁教育局的吴科长一直未做正面回答。他表示,目前该夏令营已经结束,并一再强调宏达中学是所民办学校。但当记者问及自由度体现在哪里,若违规补课如何处罚时?这位吴科长表示这是根据家长和学生意愿进行的,并匆匆挂掉电话拒绝了进一步采访。除了宏达高级中学外,杭州、宁波、绍兴、湖州……多地学校均被举报存在违规补课、提前开学等行为。杭州市淳安县的淳安中学、威坪中学今年暑期也被学生举报违规提前开学,和宏达中学一样,其形式也是夏令营活动。有学生透露,夏令营实则是在上新课。淳安教育局监察室一名姓吴的主任表示,提前开学的情况确实存在,但高三是依据教育厅规定让毕业班学生进行补习,高二年级是开展夏令营活动,高一年级是开展国防教育。“不能否认,有些学校存在利用夏令营的形式进行变相补课。”方天禄表示,有学校确实是利用夏令营打补课“擦边球”,真正的夏令营是学生参加社会活动、接触社会的一种形式,不应以上新课为目的。吴主任承认,夏令营内容确实是以课程为主。“淳安地处山区,学生学习基础薄弱,农村家庭条件不是很好,再加上家长不在身边,没人监管,家长和学生想去学校补课的意愿比较强。” 令记者惊讶的是,作为教育监察室的官员,吴主任称,对于违规补课并不主动调查,只有举报才会去调查,没人举报就不会去调查。

“整个浙江都是这样的情况,家长学生确实有补课需求。” “浙江省教育厅对违规补课是令行禁止的,但下了命令却依然没有禁止补课,教育部门在执行力上确实也存在问题。”浙江省教育厅基教处副处长方红峰对此也予以了承认。浙江教育减负因处罚过轻 多项措施难真正落地 尽管海宁和淳安两地教育局的官员均表示,补课是家长和学生的需求,但是其管辖内学校的做法已然违规。今年7月初,浙江省教育厅就下达了《关于严禁中小学暑假期间组织学生违规补课的通知》,其中明确规定,除高中毕业班学生可进行不超过两周的文化课补习外,各学校不得利用节假日进行违规补课、上新课或以各种名目举办文化补习班、培优班、提高班等。据方红峰介绍,今年暑期该教育厅共接到违规补课举报1600多起,“其中大多数都是公办学校。” 比起往年,今年暑期接到的举报违规补课的学校数量并未减少,方红峰说,这只能表示已遏制其扩大的势头,违规补课情况并未有多大明显改观。屡禁不止的违规补课现象,不仅不利于学生均衡发展,同时也令这些年来的浙江省教育厅的减负举措难以落到实处。除了“禁补令”,记者了解到,近几年来该省接连不断出招减负。浙江省教育厅厅长刘希平曾用“六个严格”对该省的减负提出了几大措施:严格开设课程;严格控制学生作业量;严格控制补课;严格规范考试管理;严格确保学生的休息和锻炼时间;严格规范招生秩序。

此外,从今年起,浙江省将全面建立并实施“减负”情况通报制度,以切实减轻学生过重课业负担。各县(市、区)教育局要分别于每年4、6、10、12月底,将所辖学校“减负”相关情况上报。对于查实确有违规补课的学校,方红峰称,会让其立即停止补课,并做出整改,情况严重的进行通报批评。此外,对查实的普通高中学校,会暂缓对其进行普通高中特色示范学校评估。面对教育部门年年喊严禁补课,但年年都会接到大量的补课投诉的现象,方红峰坦言,“禁补令”下达各地后,效果并非一蹴而就,处罚太轻可能也是一部分原因。每年都有数以千计的民众投诉,教育部门意识到处罚过轻,为何不加重处罚力度? “加重,怎么加重处罚?”面对记者的疑惑,方红峰表示,对于违规补课的处罚内容是根据相关法律规定的,并不能超出其范围。不正确教育观念成违规补课肥沃土壤 “屡战屡败,屡败屡战。”面对春风吹又生式的违规补课,方红峰将其称之为一场战役,而教育部门在这场战役中一直是输家。分析“打败战”的原因,方红峰认为,既有教育内部的原因,也有教育外部的原因,但很大部分原因是众人观念上的不一致。“教育厅喊不要违规补课要减负,但有些教育局、校方和家长不理解,他们认为孩子不补课成绩就上不去。

” “大家都在补,我不补不是吃亏了吗?”同样,浙江省心理卫生协会秘书长、杭州师范大学心理系教授傅素芬也认为,这样的想法广泛存在于家长和校方的思维中,但这也是从众心理的表现。“补课体现了家长和校方在心理上对未来的担忧。”傅素芬认为,产生这种心理的原因跟现今教育体制下的升学压力有关,但补课屡禁不止最主要的还是跟众人的教育观念有关。如何解决屡禁不止的违规补课现象?方红峰认为,教育部门无法做到监督每一所学校。“违规补课的现象是长时间存在,调整也是个漫长的过程,教育部门现在能做的就是查到一起违规补课,就处罚一起,做好自己该做的事。” 据了解,浙江省自2008年建立督学责任区制度以来,目前已在该省各地建立了督学责任区,在规范学校办学行为、开展学校发展性评价等方面发挥了积极作用。“这样督学责任区的全面建立,可能在今后对学校在违规补课方面起到监督作用。”方红峰认为。傅素芬认为,目前的升学是通过高考和中考来进行。“通过考试升学,考核元素比较单一,只要这个制度不改变,那违规补课现象也很难改变。” “在大多数家长、教育部门和校方的眼里,学生上重点学校才是学习目的,其实学生的健康全面发展比起上重点大学更重要。”傅素芬说,只有家长和管理者教育观念的改变,以及升学制度中加入其他考核元素时,那违规补课现象才会渐渐消失。

(完)。

学校 李先生 孩子

上一篇: 现代家长角色定位模糊 家庭教育须回归"严父慈母"

下一篇: 近八成雇主三季度将增加招聘 销售是加薪集中职位



发表评论:
相关推荐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琪花资讯网 版权所有 0.377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