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家长名校情结难解 部分孩子压力下致精神疾病


 发布时间:2020-09-28 18:29:44

○汤晶晶家住的鸽棚 ○笑对人生 13岁是一个女孩的花季,她却过早地承受了生活的艰辛和磨难,但她依然有一颗健康向上的心。因为有爱,她并不觉得和别的孩子有什么不同。她怀揣梦想,刻苦学习 13岁的汤晶晶,活泼开朗,爱说爱笑,爱看书。昨天,记者在长丰县杨庙中学,见到了这个美丽可爱的女孩子。晶晶是八年级的学生,家里有三口人,爸爸妈妈和她。爸爸身患尿毒症,母亲患有帕金森病,所以家里的轻活重活,都是晶晶来做的。每天早晨,天还没亮的时候,晶晶就开始打水做饭,如果爸爸出门不在家,她要给妈妈做好早饭和中饭。学校离家不远,骑车的话,不到20分钟就可以到了。早饭一般是稀饭,“家里很少有鸡蛋,即使有,我也不能吃,那要留给爸爸妈妈吃,因为他们是病人,需要更多的营养。”爸爸怕她吃不饱,会给她一元钱,让她在学校门口吃个早点。家里最值钱最珍贵的是那十几只鸽子。“有时候可以拿去卖钱,有时候可以给父母吃。” “因为我做的菜不好吃,所以只要爸爸在家,而且身体好一些的时候,我就会跟爸爸撒娇,让爸爸做菜。” “我爸的脾气很好,不像我妈,脾气倔倔的。有时候她跌倒了都不让人扶,偏要自己起来。在一个地方坐久了,让她挪个地方,她不愿意,还会发很大的脾气。”晶晶三年级时,在外地打工的妈妈患病了,“回来后,家里花了很多钱,也没能治好她的病。

” 母亲生活不能自理,晚上要起来两三次,她自己起不来,需要别人扶她才行。“有时候是我扶她起来,有时候我睡着了,她就喊爸爸。” 作业多或者下雨下雪的时候,晶晶就留在学校吃饭。学校没有食堂,校门口有卖盒饭的,二元钱或三元钱一份。“二块钱的盒饭只有素菜,土豆丝或是大白菜;三块钱的,会有二个菜,有荤有素。三块的,我舍不得,只吃二块的。”即便如此,晶晶也舍不得,有时候会去买一袋方便面,到值班室倒开水冲泡。“方便面有一块的和一块五的,一块的通常是吃不饱的。但是那也没办法,因为我要把钱省下来买笔芯。” 买笔芯也是很有讲究的,晶晶说,她很少用0.38和0.5的,“因为这两种笔芯跑水快,我一般只用0.35的。” 记者有些疑惑地问:“这有什么区别吗?” 晶晶笑了:“0.35只要5毛钱一根,而0.38的要一块五二根,0.5的通常要一块钱一根。上个星期因为作业多,我一个星期就用了三支,这对我来说,实在是太奢侈了。” 中午在学校除了写作业,晶晶会从图书馆借很多课外书看。她喜欢科技、军事、历史、地理方面的书,别人送的一套《十万个为什么》她都已经把它翻烂了。“我不太会读小说,我至今都分不太清水浒和三国里面的人物。” 晶晶的班主任陈冬老师说:“晶晶是个非常懂事的孩子,学习非常刻苦,生活上十分节俭,她性格开朗,乐观,平时和同学能够融洽的相处。

”全班37名同学,她的学习成绩能排在前6名,在全年级能排在前20名。晶晶说:“班里的同学都很用心读书,我要是不加把劲读书就赶不上啦!”她的目标是考上长丰一中。晶晶说,她最大的愿望是有一天爸爸妈妈的病好了,她说,“当有一天爸爸妈妈的病都好了,那我们会过一种什么样的生活?可妈妈说我,是不是你哪根筋搭错了。” “我觉得我的爸爸妈妈与别人的爸爸妈妈没什么不同,我跟别人的孩子也没什么不同,爸妈都很爱我,我也爱他们,因为有他们,我的生活是很快乐的。” “我平时比较疯,爸说,我疯起来,都不知道自己姓什么了,所以我每天都认真学习,将来有个好工作,好养活爸妈和我自己。” 校长高伟说,农村学校的贫困孩子很多,为了照顾这些孩子,学校尽量免除他们的费用,让他们安心上学,晶晶从来没向学校做过申请救助,学校也不知道她家的情况。今后会给晶晶提供帮助。她是全家唯一的希望 踏着初冬冷峭的寒风,记者来到了杨庙镇四树村南岗村民组汤晶晶的家。一个孤零零的院落,几间低矮破旧的小瓦房,三张破旧的床。正对门的一间是客厅带厨房,放着爸爸汤善余的床。里面的一间是晶晶和妈妈住的,两张小床,放在北面靠墙的床是晶晶的,靠南面放着的是妈妈郑晓婷的床。妈妈的床边没有墙,是一张窗纱和一块塑料薄膜,挡着外面的灰尘和寒冷,透进满地的阳光。

晶晶的妈妈面无表情地坐在轮椅上,脸上还有一些跌破的伤痕。汤善余说,这里原来是他们家养鸽子的地方。以前他一边做兽医,一边养鸽子,家里虽不算多富裕但不愁吃穿,“就在晶晶一周多岁的时候,我得了肾病,开始没在意,后来越拖越重,直到后来到医院才查出了是尿毒症。”时隔不久,妻子郑晓婷又患上了帕金森病,家里一下失去了两个劳动力,20多万元的存款也很快花光了。家里能卖的都卖了,一家人不得不搬到鸽舍里来住。患有尿毒症的汤善余,每周要到县医院去透析3次。汤善余先开电动三轮车到镇上,然后再花7元钱坐村村通到县医院。他们家只有一个人的田地,也给别人种了。镇上为他们办了低保,勉强维持生活。晶晶放学回家,只要有空,就在门前菜地里种点蔬菜,“这样就不要买菜了。” 家里地上堆放的山芋、南瓜和桌子上的咸菜是村民们送的。晶晶说,每次去买米,总是拣最便宜的米买。晶晶的爸爸妈妈是再婚,“我这辈子51岁才得了这个孩子,看得重,平时管得也很严。她很听话,回到家里,做完家务就看书写作业。” 晶晶的房间只有吊在房顶中间的一个15瓦的节能灯,凌乱的家中,只有晶晶的两个书桌上的书是码得整整齐齐的。书桌上没有台灯,晶晶每天晚上就是用这个从后背照过来的节能灯照明来写作业的。

她的眼睛近视度数达到了700多度。这个65岁的老人听记者说他家的灯不行,便很着急地问:“那你们讲要什么样的灯才行,我明天就去给她买。” 汤善余说,晶晶很懂事,从不乱花钱,他常在桌上放一些零钱,但晶晶每次只拿一块或两块,从来不超过三块钱。他说:“我们全家现在只是靠着政府给一点吃一点。这个家里只有孩子才是我们唯一的希望,为了孩子,我要坚持下去。” 采访结束,远远地看着这个贫困的家庭,想着这一家人。这个冬天,在记者眼里灿烂的不是阳光,而是穿着单薄的晶晶和她纯真的笑脸。杨慧  记者 杨赛君 文/图。

孩子 名校 学校

上一篇: 90后跨入美国高校 中国学生在美面貌发生改变

下一篇: 福建首届亲子创意手工大赛启动



发表评论:
相关推荐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琪花资讯网 版权所有 0.365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