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学生建议递到全国人大:培养学生社会责任感


 发布时间:2020-09-23 23:57:50

正当本市的“校服门”事件成为公众关注的热点时,记者也听到了来自坊间和专家的另一种声音——教育界不妨反思一下多年来停供课间奶的做法,别冲冠一怒因噎废食,让校服也沦为下一个或被斩断的“课间奶”。学生奶遭遇曾雷同 2000年,国务院将分步实施国家学生饮用奶计划作为《中国儿童发展纲要》的一项重要工作,并在上海、天津、沈阳等5个城市进行试点。当初,本市叫停学生奶时流行过一个专业术语,叫“乳糖不耐症”,是指有的人在饮用了牛奶后,会因为不能充分吸收和分解乳糖所引发肠鸣、腹胀、恶心、腹痛、腹泻等症状。“乳糖不耐症”的个体差异很大。其实,当初正是因为有一些学生出现了此种生理症状,便有了各种“食物中毒”“毒牛奶”的以讹传讹,最终导致课间奶的终结。

学生服曾风靡一时 回忆课间奶在本市的前车之鉴,不能不令人对今日学生服的前景平添了几分猜想。因为,有关校服的存废之争已经杂音渐起。上世纪九十年代中期开始,本市教育部门所属企业组织生产的健生牌校服,最高市场占有份额高达九成以上。那时推出学生服制度还有一个初衷,便是尽可能在学生中“同化”身份,以防青少年在穿着上的攀比。但全市性的学生服也不可避免地带来忽略了校际个性的问题。“有特色学校却没有特色校服”,成为人们对学生服千篇一律的诟病。此后,全市统一的学生服渐渐淡出了人们的视线,由各校自行联系厂家生产、自行订购发放的校服成为了主导。但由于相应监管的缺位,以致时常会有各种问题校服流入校园。区域学生统一着装 纵观目前许多学校的一个普遍做法,校服似乎已经沦为一种应景的“礼仪服”,一般只要求学生在周一的升旗仪式或其他全校性集体活动时穿着。

遇到冷空气突袭,教育部门甚至还会专门下发紧急通知,要求及时告知学生可不穿校服。此次的所谓“毒校服”虽是极端个案,但却很可能“一粒屎坏了一锅粥”,恰如当年课间奶的夭折。上外松江外语学校校长朱学清说,应借鉴有些国家的经验,将公办中小学的学生着装写入教育法,并从面料、款式、质地等方面制定出学生服的“国标”。此外,鉴于目前“一校一服”容易产生监管无序的问题,不妨将公办学校的校服重新恢复为学生服,即以区县为单位,同一个行政区域内的学生穿着统一的服装,从而加大政府对学生服的管理力度。(记者 王蔚)。

北京的中小学校或邀业界精英、学界泰斗等名家“开课”,或让家长“回炉”体验学校生活,纷纷以别具一格的方式为学生们送上引人入胜的“开学一课”。9月1日,北京师范大学附属中学迎来了一位特殊的老师,她就是在太空中讲授物理实验课程的女航天员王亚平。身着深蓝色航天服、头扎马尾辫的“太空女教师”受到学生们的热烈欢迎。在近20分钟以“中国梦 航天梦”为主题的课堂上,学生们踊跃提问“王老师”:“您为什么选择航天事业?”、“太空之旅是荣耀和风险并存,您是否想过退却?”等等。课程结束后,北京师范大学附属中学初一年级学生杨承昊表示“很感动”。他说自己的梦想是当个教师或者科学家,“可以教更多的人,让更多的人拥有梦想。” 来自北京第四十三中学高三年级学生杨玥在听完王亚平的讲课后,坚定了自己当一个服装设计师的梦想。“当初没有听王老师的讲课,觉得自己的想法不切实际”。

杨玥称,坚持,一切都有可能,因为王老师说了,“梦想就像宇宙中的星辰,看似遥不可及,但只要努力,一定能够摸得到。” 除了“太空女教师”给学生们带来了新学期的喜悦外,1日,神舟号飞船总设计师戚发轫走进北京市第一五九中学与学生们共话“追寻飞天强国梦”;中国绕月探测工程副总工程师姜景山参加北京市第二十四中学开学典礼,讲述了他长期从事航天遥感技术及载人航天工程研制工作的心路历程,并将“天宫I号”模型赠送学校。北京市第二中学的上千名家长则在新学期的第一天“回炉”校园,感受孩子的校园生活;北京市东城区定安里小学里,孩子们把写有梦想的纸条装入瓶中,这些纸条将在学期末被开启,验证学生们是否通过努力离梦想更近一步。当天,诺贝尔文学奖得主莫言还寄语中小学生,“新学年、新台阶、新气象,好身体、好成绩、好心情”。据初步统计,今年北京全市将有超过130万名中、小学生走进校园,开始新学年的校园生活。

(完)。

学生 建议 北京

上一篇: 国务院:2012年国家财政性教育支出占GDP比例4%

下一篇: 扬州大学“星座教学”遭质疑 校方称只是趣味活动



发表评论:
相关推荐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琪花资讯网 版权所有 0.387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