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授称强奸陪酒女比良家女危害小惹争议 暂不回应


 发布时间:2020-09-27 02:09:26

强奸陪酒女比强奸良家女危害小? 清华教授言论惹争议 今表示暂不回应 昨天下午1点,清华大学法学院教授易延友在微博上说了句“强奸陪酒女也比强奸良家妇女危害性要小”,一时引起轩然大波。截至今天上午10时30分,该条微博的评论数量已达到72893条。针对网民的批评,易延友教授在今天上午给本报记者回短信表示:“暂不回应。” 易延友是在李某某的新任辩护律师遭到舆论批评的大背景下发表上述言论的。最近几天,先是李某某的新律师说要做无罪辩护,后是有人放出该案受害人系陪酒女的风声。在李某某的辩护律师遭到网民批评之时,易延友教授在微博上发帖称:“替李天一的辩护律师说几句:1、无罪辩护是他的权利。

引述海淀检察官的说法:让人做无罪辩护天塌不下来。2、未成年人受特殊保护,律师发声明要求大家遵守法律并无不当。3、强调被害人为陪酒女并不是说陪酒女就可以强奸,而是说陪酒女同意性行为的可能性更大;另外,即便是强奸,强奸陪酒女也比强奸良家妇女危害性要小。随后,在遭受网民批评后,易延友又发了一条微博,表示:“关于最后一句,修正如下:强奸良家妇女比强奸陪酒女、陪舞女、三陪女、妓女危害性要大。” 易延友的这一观点遭到李承鹏等众多微博大V的批评。中国政法大学法学院副院长何兵在微博上表示,易延友教授是民主和法治的坚定推进者,但他这观点确实有问题,依其观点可以推出:强奸新妓女比强奸老妓女危害大。

北京广衡律师事务所主任赵三平认为,妇女有神圣不可侵犯的性权利,任何人都不能违背妇女的意志强行与其发生性关系。既使受害人是卖淫女,但她在案发时不愿意和被告人发生性关系,被告人也不能用强,否则就是强奸。至于易延友所说的强奸良家妇女与强奸陪酒女在危害性大小上的区别,赵三平律师认为,危害结果是一样的。就像杀一个90岁的老人和杀一个18岁的年轻人,危害结果不以受害人的年龄和职业的不同而不同。“有人之所以放出受害人是陪酒女的风声,无外乎是想给受害人贴上性工作者的标签,让大家认为受害人在性方面比较随意,从而误导大家认为受害人是自愿的。

”赵三平律师认为,这种做法已经侵犯了受害人的名誉权,受害人有权追究相关方的侵权责任。(记者杨昌平)。

怀化市公安局鹤城分局刑侦大队通过1 个月的艰苦侦查,成功破获一起利用迷药实施抢劫的恶性案件,抓获犯罪嫌疑人米嫦娥。9 月10 日晚21 时许,犯罪嫌疑人米嫦娥(女,鹤城区人) 在中心市场主动与独自一人逛街的受害人欧某套近乎,称其身材样貌与自己妹妹十分相似,请受害人帮忙为其妹妹挑选衣物。由于嫌疑人为一名孕妇, 受害人欧某没有警惕,认为只是助人为乐便答应了。在挑选衣物时,嫌疑人以感谢为由将事先准备好的下有迷药的一瓶牛奶送给受害人喝,等受害人逐渐失去意识的时候将其随身携带的钱物洗劫一空。民警在此提醒广大市民, 和谐社会需要助人为乐的精神,但是广大市民在助人为乐的同时要学会保护自己,提高警惕,不要轻易独自与陌生人前往陌生地点或食用陌生人提供的饮品及食物。

法学教授为“强奸危害论”致歉 此前在评论李某某案时称:强奸陪酒女比强奸良家妇女危害性小 “强奸陪酒女比强奸良家妇女危害性要小,”前天下午,清华大学法学院教授易延友在微博中就李某某涉轮奸案发言,引发争议。昨天下午,易延友将前述微博删除,承认言论欠妥并致歉。有媒体于15日报道称,李某某家人质疑该案受害人杨女士为“陪酒女”。当天杨女士代理律师田参军即通过京华时报公开予以驳斥,表示对此说法无法接受,且“陪酒女”也不能成为李某某等人逃避法律制裁的挡箭牌。

前天下午1点,清华大学法学院证据法研究中心主任易延友教授即在实名认证微博中发言,称无罪辩护是李某某律师的权利,且因未成年人受特殊保护,律师发声明要求大家遵守法律并无不当。“强调被害人为陪酒女并不是说陪酒女就可以强奸,而是说陪酒女同意性行为的可能性更大。另外,即便是强奸,强奸陪酒女也比强奸良家妇女危害性要小。”因受到网友攻击,他1小时后将最后一句修正为,“强奸良家妇女比强奸陪酒女、陪舞女、三陪女、妓女危害性大。” 易延友的以上言论迅速遭到大量网友的攻击,称其将人分为三六九等,该微博转发量超过10万条。

包括部分法学专家及律师均直言,被害人的职业对是否违背妇女意志等案情认定及量刑方面确实会有影响,但不论被害人身份如何,刑法对强奸罪的社会危害性认定是相同的,易延友的说法明显欠妥。田参军也发文指出,易延友将强奸的社会危害性建立在妇女同意性行为的可能性的基础上,是不妥当的。“因为,可能性不等于现实性,不能抵消妇女性的不可侵犯权利的绝对性。况且,人人平等,当严重危害社会的行为侵犯的对象是人的时候,就不宜以人的名望、财富、职务,尤其是职业来判断社会危害性的大小。

” 受到质疑和指责后,易延友一度发微博称,网友的评论不堪入目,网络不能奢望成为理性对话的公共平台,随后不再发言。昨天下午6点多钟,易延友将前述微博删除,并发出一则致歉声明,“本人昨日微博言论确实欠妥,对由此引起的消极影响深感不安,特向各方致歉!” 易延友此前学术和社会声誉良好,被评价为是“致力于推动法治社会”的学者,但前天微博发表前述言论后,包括其朋友在内的多名法学界人士都表示惊诧。记者多次与易延友联系,他均未答应接受采访。

(记者 雷军)。

强奸 陪酒女 受害人

上一篇: 专家:实现高考改革形式公平与实质公平的统一

下一篇: 南方日报:尊师 先不要往老师头上泼粪



发表评论:
相关推荐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琪花资讯网 版权所有 0.21000